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互联网创业,广州为何被边缘化?

时间:2015-07-07 编辑:robin 阅读:5 次

很多人在谈论,今年是北京互联网创业的爆发之年,创业项目俯拾皆是,VC和PE遍地撒钱。据了解,北京的互联网创业者数量(36%)比广东和上海加起来(34%)还要多。而与此同时,部分一二线城市的互联网产业或落寞或崛起,比如上海的互联网在逐步沉沦,大连互联网略显孤寂,成都手游繁华中有泡沫.…..而在南国,广州的互联网产业地位与创业氛围在逐渐被边缘化。

说到广州的互联网产业,当然很多人会想到微信。广州有微信,难道还不算互联网产业发达?但事实上,在笔者看来,微信成长在广州并不是广州的互联网环境氛围带来的,而是有腾讯内部的特殊性。我们知道,腾讯内部基于微信本身有着微妙的政治斗争,张小龙偏安广州一隅有利于保持微信的独立性,更有利于不善人际关系的张小龙摆脱各种派系的人事纠葛,也有利于马化腾更好的为张小龙放权,这些偶然性使得微信却可以扎根广州。但这不能代表广州有着很好的互联网创业孕育与孵化的土壤。

互联网产业本身的集聚效应,深圳对互联网人才吸附力更强

我们看到,在过去一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突飞猛进,无秘、脸萌、Zealer等移动互联网创业型公司都在深圳冒出尖儿来,但紧挨深圳的广州却略显落寞。甚至我们看到,广州本土的网易都开始把总部北迁、而网易研发中心更是迁到了杭州,广州的互联网热度在持续降温。

互联网产业本身有着滚雪球的集聚效应。比如说,相对来讲,北京的互联网创业环境好,大家都往北京跑,这必然导致北京周边的互联网产业空心化。在南国,广州与深圳一哥之争由来已久,而根据今年广东社科院发布“现代化进程”测评结果,广州在总分上已经输给了深圳,另外,在五大单项指标的测评,也丢掉了“省内第一”。

相对来讲,深圳的创业氛围似乎更有利,因为深圳移民城市与特区政策优势与基因往往使得深圳成为创业者与冒险家的乐园。华为、腾讯、中兴等IT类标杆企业扎根深圳形成了巨大的人才吸附力。加之深圳政府的政策对IT产业的支持力度与产业环的完善,制造、内容、支付等配套在同步推进,目前来看,深圳在支撑互联网发展的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电子制造业等领域的产业发达程度甚至已超越广州,这些因素也正在推动百度、阿里巴巴、360等企业都跑去深圳布局。

这也有城市文化与背景因素,比如深圳作为移民城市,外来人口占绝对主流,海纳百川兼容并蓄,创业者更容易融入城市文化。各方面的优势因素也在推动一种集聚效应,推动深圳互联网或IT产业的创业繁荣的同时,也在导致广州互联网人才流失与整体地位的边缘化。

互联网产业整体偏重赚快钱的领域而不是代表移动互联网未来的新兴领域

当然,广州也不乏优秀的互联网公司,网易、多玩、UC、唯品会、梦芭莎,还有4399等许多的创业型游戏公司都是其中的代表。这里面顺便提下唯品会,唯品会的公司气质事实上与广州低调的生意人的气质吻合。去年赴美上市的唯品会成为一只让人艳羡的妖股,引发巨大的舆论关注,这本身是一个绝佳的宣传与营销机会,但没想到此后的唯品会却长期在社交媒体中失声,其CEO沈亚也鲜被人知,怎么说也是国内第三大电商公司,却任由京东与阿里互相掐架打口水战,导致自身存在感丧失。

我们总结发现,广州的互联网公司其实有共同的特征,就是营销能力欠缺,虽懂得低调赚钱,不做赔钱的买卖,但局限性也很明显,就是做不出品牌高度与广度。另外,他们也不做看不到盈利前景但代表未来的移动互联网新兴项目,格局欠缺。它们基本都选择将主业务以及盈利模式放在来钱快的游戏领域戏与电子商务领域。总体而言,与北京甚至深圳相比,广州的互联网创业环境与互联网产业多元化的现状都有不小的差距。

作风低调缺少领军人物,广州的传统经商文化与互联网产品文化产生隔阂

之所以如此,我们还要要看当地的文化,广州的文化因素某种程度与互联网的文化有一定的隔阂。由于广州靠近港澳,也是近代西方文化的发源地,自古以来都是南国的商贸大港,传统型与贸易型企业成为当地产业主流,长期以来也是政府政策关注与扶持的重心,导致广州的文化中的贸易本性根深蒂固,互联网这种新型产业被相对掩盖掉了。另一方面,我们知道广府文化的特征就是行事作风低调,不事张扬,追逐可以快速盈利的项目,互联网这种短时间不盈利的新型领域缺乏投资人的关注。

北京互联网企业高举高打,营销先行,雷军、贾跃亭、周鸿祎等是其中的代表,他们往往做事雷厉风行,产品未动,营销先行,不谈盈利谈愿景讲生态,舆论关注非常高,社交媒体运用的风生水起,这点与互联网行业需要话题需要爆点的特质是匹配的。而广府文化中低调行事作风其实更偏向于生意人思维,无论是唯品会的CEO沈亚还是网易的丁磊等,都是相对低调内敛的个性,少见参与社交媒体等各种曝光,这种特质使得广州普遍缺乏业界关注的领军人物。

与此同时,生意人思维决定了创业者关注那些能看到稳定的盈利来源的项目,在广州的互联网圈感受下就会知道,搞电商、微商的创业者尤其火爆,另外,无线 SP 和各种游戏产业从业者也相当庞大。而微商在广州往往更有市场,因为微商说到底依然是传统的产品,只是把经营模式搬到了线上,这符合广州传统制造与贸易城市的基因,广州的护肤品、服装等领域的行业大拿不少嗅觉灵敏,看到了微商的潜力,往往通过强强联合的模式来推动线下品牌齐齐发力线上做微商品牌。

但从本质上看,这依然是一种逐利而动的商人本性,而非基于移动互联网产业创新性产品而触发的相关创业。所以我们看到,微商产业也从来没有一夜爆红的公司。有业界人士表示,广州是个谨慎现实的城市,亚运会来了也不会锣鼓齐鸣,创业者看重“见票就收。”就充分体现了这种特质。

类似雷军做小米手机这种先圈用户再圈钱的模式,在务实的广府人看来,可能是一种不靠谱的忽悠。他们的基因决定,不会去做几年内都不盈利的项目。所以,广州的投资者愿意将资金撒在看得见产出的项目,比如传统实业、对外进出口贸易等领域,当然,这与前面所提到的,广州这座城的贸易基因与优势上,也是完全匹配的。

而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创业其实更多的是产品思维,打磨产品以及针对好的产品拿出好的故事给投资听,这是移动互联网创业的重要条件。你不说,就没人看得到。

基于互联网创业的专业媒体宣传、融资等产业链条缺失

另外是媒体的环境影响,目前广州的传统媒体非常发达,但南方报业集团下的媒体偏向于关注本土社会民生,基于互联网领域的垂直专业类媒体少之又少。领先的互联网媒体与社交媒体都在北京,导致广州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少被外界所知。这些方面因素推动了广州的市民草根文化发达之外,也对互联网高举高打讲究爆点推动的文化造成了阻碍,也给更多互联网创业者的融资造成了难度。

据相关数据显示,在广州青年创业群体中,36%的受访者认为创业扶持最重要的是资金扶持,其他是政策扶持(占26%),技术扶持(21%)。我们看到,北京中关村聚集了大量的投资机构、创业媒体、创业咖啡等整套完善的创业服务体系,而与之相反,广州的互联网创业生态环境欠缺,导致互联网投资文化跟不上。

有业内人士说:“广州的互联网企业一旦做到营业额与日流水到达一定的高度,往往倍感彷徨困惑,他们需要找市场营销专业的人才来寻求品牌的突破。“这事实上加剧了广州创业者融资找钱进一步做大的困境。虽然目前也有关注移动互联网产业创业者的深创投、启迪等知名投资机构分支落户广州,但总体而言,因为懂互联网营销懂宣传懂造势的公司不多,投资人看不到这里的潜力,气候未形成,而创业者对资本的了解也不够。归根结底,广州基于互联网创业的培训、宣传、融资等系列支撑创业的产业链条缺失,也是广州创业氛围未成气候的重要原因。

互联网气候未成、巨头布局少,也使得广州互联网行业的薪酬也没有竞争力。根据去年速途研究院联合58同城、智联招聘等业内公司发布的各城市互联网行业薪酬报告可以看出,其中,北京以8297元的互联网行业的平均薪酬排在第一位;其次是上海与深圳,分别以7994元与7003元。厦门以6445元的平均薪酬排第四,广州互联网行业的平均薪酬仅5656元,排在第八位。

创业者格局欠缺,埋头走路的同时更需抬头仰望星空

总体来看,广州的经商文化导致互联网创业者普遍格局不大,紧盯赚快钱项目,缺乏战略眼光。由于缺乏互联网氛围的创业者圈子活动,创业者也缺乏讲故事包装与造势的能力,导致对行业普遍缺乏前瞻性对创新性的互联网领域缺乏敏感度。

在北京,大家有地儿高谈阔论各种创业项目与机会,谈理想谈颠覆谈改变世界,在广州却比较少见这种圈子文化。广州互联网创业氛围需要打破一种观念,即不能一直拘泥于具体业务,不要紧盯着赚钱项目,而要更多思考公司战略层面与营销层面上的问题,埋头走路的同时,需要多抬头仰望星空,以及积极地去对接资源、寻找人才,需要讲故事的能力以及打造知名品牌的能力。

但抛开广州的现实困境不谈,广州的创业氛围目前也正在开始好转,总体呈现上行的趋势。也可以说,微信对广州互联网创投圈有一种辐射力与影响力,围绕着广州微信入驻的TIT的互联网创业咖啡馆和孵化器正在慢慢成长,围绕着微信周边,已经汇集起了一大批广州的创业者、投资人,以及怀揣资金准备撒钱的互联网业界大佬等。

当然,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也存在机缘巧合的成分,阿里巴巴落地杭州、微信扎根广州都是有着其本身的创始人的因子与缘分在。我们还看到,目前广州的琶洲互联网创新集聚区首批推出的7幅商业地块,被国美、腾讯、阿里巴巴、复星四家企业在底价收入囊中,出让总价高达78.041亿元,这意味着未来更多互联网巨头未来或将入驻广州,这对广州的互联网创业也会产生较强的带动与辐射效应。

当然,广州的互联网发展还需要时间沉淀,广州需要政府孕育更好的环境给予互联网创业扶持,发展移动互联网创业的投资孵化机构,让创业项目在广州自然孵化。目前来看,广州三年涌现出的创业孵化基地已经有170处,其中不乏互联网创业者。而与此同时,广州的互联网创业圈急需创业者自发形成圈子文化来积聚自身的能量,吸引投资人关注,这些因素如果逐步扩展开来,或将逐步改善广州互联网创业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