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厂商人物

专访高德联合创始人:当初差一点与四维合并

时间:2015-07-20 编辑:robin 阅读:3 次

高德联合创始人肖军

2015年3月,时任阿里集团CEO陆兆禧在一封内部信中宣布,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俞永福( 微博 )正式担任高德集团总裁,原CEO成从武和COO张勤将不再担任高德的管理职务。

把时光倒回到2013年,当时 阿里巴巴 2.94亿美元入股高德,持股28%。到2014年阿里巴巴宣布以每股21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高德,涉及总现金额约11亿美元。

2014年8月高德正式从纳斯达克退市,成为阿里巴巴的全资子公司,按高德停止交易前的股价计算,当时高德市值超过14 亿美元。

如今,随着成从武和张勤的离开,意味着阿里和高德的整合已尘埃落定。

不过,高德的命运有些可惜,其作为曾经的独立上市公司,原本应该有更好的前景,最终却是由阿里接手,成为阿里集团的子公司,调整后,高德原有的职业管理层大多财去人去。

高德联合创始人肖军日前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当初高德最心仪的其实是 百度,百度也有意愿,只是决心不够,之前也曾有碰撞,但彼此没有一笑泯恩仇。

高德曾有机会并购对手四维。肖军感叹说,当时高德表现得太强势,引发不必要抵触,机会也稍纵即逝,随着资本市场格局逆转及四维A股上市,地图市场的格局也发生很大改变。

当初做高德是误打误撞

在高德的3个联合创始人中,肖军是真正的创业者,也就是做业务的人,另外两个联合创始人侯军和成从武的背景都是财务投资人出身。三个人中,成从武作为高德上市时和之后的CEO,知名度最高。

说起高德的诞生,当初也是偶然事件。最初,高德是以肖军注入GPS相关技术成果而从零起步创建起来的大通实业公司的一个独立事业部,GPS导航这一块业务只是想从日本OEM进来硬件并将其软件汉化,再配上中国的地图,然后建立销售队伍去拓展业务。

高德在做好准备工作后发现没有地图源,不得不自己去制作地图。此时的高德在地图领域基本是个门外汉,但也许正是因为没有传统测绘概念的束缚,高德创造性的利用自己积累组合定位技术不仅有效解决了普通GPS的精度缺陷,还结合视频数码化技术,在全球首创了汽车移动采集绘制导航地图的新方法,提高了百倍效率,彻底颠覆了旧模式。

现在大家经常在北京大街上看到有一些测绘车子头顶一个测绘装置,在满大街的跑。这种做法应该算是高德首创。

肖军对腾讯科技表示,自己当初提出用汽车测绘的方法制作地图,原理是,平均每个车一天能跑一百多公里,一百辆车一天可以做一万公里,理论上三个月就可以把中国扫一遍。

高德在北京租15辆车,一跑起来测绘的效果不错,高德开始大规模的在全国做地图测量。等到地图测绘完毕后,高德的管理层猛然意识到,做地图业务还需要资质,否则根本不能在中国发行上市。这时就要想办法获得国家相关部门的认可,而这在当时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我们并没有对国家政策了解得那么清楚,虽然知道有政策,但没有人觉得高德就完全不能做这一块,如果真的了解,可能就没有高德了,可能事物都有两面,真的是无知者无畏。”

肖军说,现在腾讯也在做地图,看起来做地图很容易,但在那个年代高德不得不动用各种能用的资源碰这个钉子,就像今天的滴滴快的一样,不断和管理部门沟通,花费很大精力,才与四维等3家企业一起获批资质。

肖军很自豪的说,“我觉得抛开地图的经济效益不谈,高德最大的成就是所带来的社会效益,通过高德,把地图由一个保密的东西变成大众可以享受的应用,这是高德对整个社会做出的巨大贡献,否则所有有关位置的服务都无法开展。”

其实,高德成立过程中还有个小插曲,即高德作为大通实业公司的事业部时差一点被关掉。这主要是由于高德一直无法创造持续的效益。

到2002年5月,大通实业内部讨论关闭这一事业部,这遭到了肖军的强烈反对,肖军认为事情肯定会有转机,也就是几个月的时间后,日本丰田集团的爱信AW等汽车导航仪厂商同意与大通实业成立合资公司,锁定了地图需求。

这对侯军、成从武、肖军三人来说,是一个天赐良机。那段时间,侯军、成从武、肖军也挺难熬,日本丰田内部有很强的四维派支持力量,他们必须赶在四维破坏成功前成立合资公司。

“成立合资企业就必须将事业部独立出来,但新注册公司很费时间,高德这个名字没有特别意义,只是正巧有个朋友开了一个空壳公司。”肖军说,那时真是天天提着一颗心,四维也在拼命搞破坏。为节约时间直接拿空壳公司名使用,就叫高德。

祸起高德上市 创始人矛盾爆发

由于高德是从大通实业的事业部发展而来,这使得几个创始人之间股份就没明确划分,即便划分也仅停留在口头承诺,当高德发展得越来越大时,一些潜藏的矛盾就开始爆发。

到高德上市前夕,矛盾已到了非常尖锐的地步。谈到最后,侯军、成从武、肖军本着为公司发展的目的,确定侯军先从CEO位置上退下来,只担任名义上的 高德软件 董事长职务。

在选择高德新CEO人选时,成从武与肖军都是合适的人选,成从武原本推荐肖军做CEO,考虑到上市要更多与投资人打交道,最终还是选择成从武任公司CEO职务,肖军任COO。

侯军隐退后,成从武与肖军又开始出现新的矛盾。

早前,成从武基本不管理高德业务,其主要负责大通实业的旅游等其他几个产业,2004年前,高德生存主要是靠大通实业的其他产业“输血”。肖军则负责主抓高德业务。

高德上市后,成从武开始主抓高德这一块业务,由于没有能够掌控的人员,成从武从外部大规模空降了一批职业高管。高德此时还面临着公司转型的难题,在公司走向何方这一问题上,空降团队与“老人”团队产生了冲突。

如,肖军认为,地图数据没行动能力,只是数据,应寻找到一个类似大众点评这类模式。高德也有另外两条路走:1,被腾讯收购,恰好腾讯有人来洽谈投资;2,与对手四维合并。后来肖军因此被批是右倾投降主义。

肖军指出,高德可走大众点评模式的原因是,高德一直是陆军DNA,高德的数据采集已到线下店门口,高德也有很好的针对企事业开展地图服务的政企事业部,有自己的适合中小企业使用的CRM、ERP系统,很容易对线下店铺进行系统改造及对接。

成从武则认为,高德传统模式太重,做互联网模式要轻。这也是肖军不能理解的地方。肖军认为,移动互联网就会把互联网变得更重,高德的转型必须要接地气,不能只在“家”里。

这很快形成冲突。整个公司氛围也变得很怪异,大会、小会,凡是一派赞同的东西,另一派基本就反对。

2011年初,肖军决定辞去高德COO职务。肖军对腾讯科技表示,“毕竟我还算是大股东之一,长期这么敌对下去,显然对高德很不利,成从武也不会轻易离开,那只能是我离开,这样公司能朝着一个方向走,消除内耗,机会也许会大点。”

侯军、肖军的相继离开,对成从武也是很大损失。肖军说,成从武后来也觉得非常累,很多工作开展不下去。某种程度上,将高德出售给阿里巴巴,对成从武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

事后肖军反思,高德在这些事情上有很深的教训,客观上,创业公司不能本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态度,一开始就放松对股权方面的重视,而是要一开始就谈好,避免使未来问题更多。

很多时间,公司的成功有很多原因,有内部团结,锐意进取,也有好的时机,公司的失败也有很多原因,但中国的许多互联网公司走下坡路,往往也是人的原因,即内部不再团结。

做天使投资非常看重团队

从高德隐退后,肖军也没有就此退出江湖,过去1年,肖军开始转做投资,肖军和原鼎晖创投副总裁、前阿里巴巴战略投资部副总监屈田一起创办了新的投资机构——蝙蝠资本。

回顾在高德的经历,肖军说,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其实,三个人离开谁都做不起来,毕竟需要大家共同努力,高德也是到2006年才拿到VC的钱,之前一直靠输血。

“高德走到今天,应该是有好的机会的,反而丧失了机会,这是因为之前就埋下了隐患,只是上市前已把矛盾曝露,紧接着上市以后矛盾进一步演化。所以,小米、美团等企业不急于上市一定程度可能也是考虑到上市的双面性影响吧。”

肖军说,或许高德不上市,业绩压力没有那么大,就能更安心发展互联网战略。“我提出高德的发展策略也不一定对,因为大众点评到现在也是不挣钱的,但如果高德当时切入,那时大众点评才2、3亿美元估值,而现在是4、50亿,高德机会很大。”

这段创业经历让肖军对投资也有了不同的认识,即做企业要天时、地利,但最关键是人和。

这是蝙蝠资本非常看重的一点,即不管创业团队多豪华,还是要看成员的感情基础牢不牢固。如果无太多感情基础,干脆做成阿里巴巴模式,就马云( 微博 )一个人强势也可以。

肖军对从BAT及京东、小米等大公司出来的中高层很看重。肖军说,创业是个九死一生的事情,能在大公司做到总监级别,那证明这个人的眼光、组织能力,对于前景判断都不错。

当然,创业者不能太穷,本身得有基本生活保障,否则就会如中国足球一样,在太大压力之下动作变形。选择的领域总需求也不能太有限,不能变成类似高德和四维的零和游戏。

肖军说,蝙蝠资本最近投了个创业项目,创始人愿放弃价值200万美元的阿里股票出来创业,做互联网保险,方向有挑战性,但领域空白,创始人很坚决,这也是蝙蝠资本支持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