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厂商人物

汪峰投资的“野马现场”,会是音乐人的草原吗?

时间:2015-07-22 编辑:robin 阅读:3 次

早期的李宏杰可能在 Hip Hop 迷里知名度更高,因为他是中国第一个嘻哈厂牌“龙门阵唱片”的创办人、《嘻哈美国》一书的译者。后来跟他绑定在一起的标签是“张北音乐节创办人”,这个从 2009 年开始的草原音乐节已经成长为全国最著名的音乐节之一,这个月的 24 日就将举办第 7 届。

除了上述,李宏杰做过的事情还能介绍好一会儿:“中国摇滚第一刊”《通俗歌曲》杂志主编;前《ROLLING STONE·音乐时空》(滚石)中文版主编。从音乐杂志、唱片公司,到音乐节,他基本把音乐产业的每个环节都做过一遍。

现在他又有一个新的身份了:互联网创业者。

优质的音乐内容应该收费 

“我的一切都是音乐给的,所以我特别希望音乐人能得到属于他们的回报。”李宏杰这么对36氪说道。

音乐人嘛,直接得很。

烧钱轰用户,培育用户习惯,产品不挣钱靠增值服务挣钱。这些互联网从业人士每天挂在嘴边都快演化成口头禅的东西,对音乐人来说其实并不理所当然。如美国著名音乐从业者、评论家 Bob Lefsetz 评价 Tidal 时所提到的,过去太多年里音乐人做的事情一直都很简单:赢得歌迷喜欢,然后挣钱。

不过“挣钱”这个环节在国内外体现得不太一样。在美国,音乐人们最直接的收入就是音乐本身的版税。而国内,版权体系的缺位让大部分音乐人的大部分收入,只能从演出中获得。我曾和落网、看见音乐等独立音乐领域的创业公司讨论过,结论是,独立音乐人超过 90% 的收入都来自演出。

所以当音乐人出身的李宏杰,想帮音乐人拿回属于他们的回报,他要做的事情也相当直接:让他们的演出被更多人看到——以付费的方式。

“PC 互联网那些年,盗版 MP3 搜索已经让中国的音乐行业错失了一个时代。我认为只有用户为优质的内容付费才是未来,所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如果视频直播付费这个事儿我们再错过,中国的音乐行业......”李宏杰抿了下嘴,没有继续往下说。

所以他做了一个“野马现场”。这是一款让用户在移动端观看音乐演出直播的产品,大部分直播需要付费观看。产品里有“回看”功能,目前回看免费。产品的功能和盈利模式,就这么介绍完了。

简单直接,简直就像过去的音乐行业。

直播不只是架台机器就行了

用户习惯是不可逆的。如果只是和以前一样的内容,要让用户付费,理由并不充分。李宏杰相信音乐内容是有价值的,但他也明白,“用户既然要花钱看,一定得觉得这内容特牛逼。”

“我们既然坚定地相信,只有让用户为优质内容付费才是未来,那我们做这事儿肯定得是优质的 PGC。我们来控制它的审美、气质。”

李宏杰对野马的内容质量很有信心。他的合伙人之前自己经营一个视频团队,这次整个团队加入到野马的团队里。他们是李宏杰口中“中国最好的直播团队”。“直播其实是一个二次创作过程,”李宏杰说,“有些所谓直播就是架一台机器放那儿。这怎么能叫直播呢?那跟个行车记录仪差不多,怎么能叫直播呢?”

从野马现场上目前已有的十几场演出来看,质量的确优秀,无论画质、音质还是镜头、角度的设置。而接下来,7 月 24 日 - 26 日的张北草原音乐节,李宏杰准备在野马现场里贡献一场“史诗级”规格的演出直播给用户。

“包括我们自己和合作伙伴,这次张北的整个直播团队加起来有一百一十人。声音的现场混音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来做,他们的车和设备造价就得两百万。拍摄也得一百多万,包括航拍、电子轨道等。对于中国的音乐直播来说,这次已经是最高的规格。”

张北音乐节有点像是野马现场一个阶段性的自我检验。而李宏杰也没有打算能够在门票上收回这一次的投入成本。三天的音乐节,李宏杰觉得卖出几万张票,就已经算不错了。

“我们现在得让大家知道可以在线看,然后发现在线看演出的体验还不错。产品刚开始,我肯定不能想着要去收回成本什么的。”

这番话听起来,又有点“互联网”了。

三年后,每天100场

张北之后,团队的首要任务,就是把演出的数量扩展得足够多。“内容的丰富程度得做起来。我们的目标是用 3 年,做到每天平均有 100 场国内国外的音乐演出直播。”

这些演出可能还是以中小型的 Live House 演出为主。“我觉得其实不管场地大小,只要内容是好的,就一定有人想看。好比你人在上海,有一场你很想看的演出在北京,我们就是要解决这些没法身临其境的演出观看需求。”李宏杰提到,北京几个著名 Live House 比如愚公移山、麻雀瓦舍等,都已经和他们签了独家直播协议。

要扩张内容的丰富度,需要钱。所以团队刚刚完成了一笔 Pre-A 融资,由九合创投领投,融资额在千万元人民币。而团队的另一个投资人,是汪峰。

“他也是坚定地相信内容是有价值的。”谈及汪峰为什么愿意投资时,李宏杰说道。汪峰的信念可以理解,他是全中国第一个“尝鲜”的艺人:去年八月,他的“峰暴来临”演唱会和乐视合作在线直播,票价 30 元的情况下卖出了 75000 张。

对于汪峰这样级别的艺人,这个数量其实并不多。但作为第一次尝试,也算一个好的开始。这也是李宏杰对在这个时间点上做这件事有信心的原因之一。“为视频内容付费,新生代互联网用户们其实已经有一定的习惯。”另外,乐视也是野马现场的一个合作伙伴,这有点像是渠道上的补充。

聊到最后,我问他对这个事情有多大把握。

“其实我就是想让中国音乐家多挣钱,过得体面。不用老感觉像别人得可怜你一下似的。可能我们注定是铺路石,别人踩在我们身上走过去,我觉得可以啊没问题。如果成了,那不是就太好了。”李宏杰说。

“因为我真的是对音乐特别感恩,我的一切都是音乐给的。一切。我的所有。毫不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