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厂商人物

优步中国柳甄:B轮融资“搞掂” 最好在中国上市

时间:2015-11-15 编辑:robin 阅读:2 次

 

优步中国柳甄:B轮融资有“本土资本”已“搞掂” 在中国上市才是最好的事情!

曾经因为优步中国在上海设立一个子公司而被认为无情地抛弃了“最早进入”的国内城市广州,从而使得广州这个城市备受本地公职的“怜悯”。作为目前优步中国的最高领导人,柳甄日前就来到广州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也许是因为来到了她口中这座“开放而且包容”的城市,所以柳甄这次也爆了不少猛料......

安抚广州?将在广州设立华南运营总部!

按照Uber(优步)公布的数据显示,Uber(优步)在全球共在63个国家,350多个城市运营。广州为目前所有城市中订单量最大的城市。

从柳甄的角度来分析,她认为从宏观来看待这个问题,一个城市的业务发展好坏,快慢有很多因素。“比如私家车的保有量,这是很重要的,还有很多人说,专车平台发展要看当地的交通情况等等,但其实对我们来说最重要是一个文化。我发现很多地方的发展都与文化有关,比如说成都人都非常热爱消费,喜欢尝试新的事物,其实广州人也有这个特点。我们觉得广州的人民、市场、市民,对于互联网新生事物的态度是非常开放的,非常敢于尝试新生事物。”

对于新生事物的接受程度,优步中国还提供了一组数据来支撑:优步中国在广州上线的多人拼车“人民Uber+”上线两个月以来,目前为止在拼车方面排在中国第二名,仅次于杭州,目前广州的订单量中有40%的订单来自“人民优步+”。

也许柳甄也能体会到广州本地公职们利用优步中国在上海设立子公司而“狂喷”广州政府丢了“芝麻和西瓜”所造成的不良影响,柳甄在广州对媒体公开表示优步中国考虑在广州设立华南运营总部。“我们非常重视广州,我们说了要本土化,其实对一个出行公司而言,仅仅谈一个特别笼统的本土化是不够的,还要扎根在这个城市,因为我们看到每一个城市的区别非常大。如果真的想服务好这个城市,必须扎根在这个城市,我们在广州已经有分公司,我们还考虑要在广州建一个华南运营总部,来支撑我们在这边的运营。”

值得留意的是,柳甄特别强调“ 我们要在这儿建独立的公司,在这里纳税,到时候会在这里有更多的本地的商业合作伙伴和战略合作伙伴,希望跟广州的市民、政府,还有方方面面的公司以及合作伙伴能够共赢。 ”

不过最后柳甄也对广州这个城市发表了自己的内心看法,柳甄首先从企业的角度来说,认为广州其实是一个包容、创新的土壤,“我希望Uber在广州可以作为一个共享经济的代表,移动互联网的代表,能够在广州扎根。”

但柳甄在从互联网整体的角度来说,就坦言这块土壤的管理者显然“施的肥还不够给力”。“互联网公司用户体验是第一。因为这里(广州)有市场,有人们的认同感,有需求,人们是认同这种价值的, 最后这个土壤到底适不适合?我们很愿意来这儿,但是我觉得这个土壤是方方面面的,气侯,是否给我们足够大的空间,包容性等等,其实我希望城市的各个管理者、参与者都需要一起培育这个土壤。 ”

B轮融资?在中国上市才是最好的事情!

“ B轮应该很快了,应该是这一两个星期 。”虽然此前有传言优步中国已经启动B轮融资,但是并没有确切的消息,而柳甄在广州却首次公开表示,B轮已经接近完成,而对于投资方,柳甄也证实百度将会参与B轮融资,此外 被柳甄称为“分不清是国有还是不国有,更愿意是说成是本土资本”的国有资本,也证实将参与优步中国的B轮融资。

“有些人说你们有一些国字头的,可能政策法规方面会不会好一些,我觉得有一天(优步中国)在中国上市了,所有中国人民成为我的股东这是最好的事情。”

对于合作方的选择,柳甄还特别从商业的角度来解释选不选择“国”字头资本的理由。“我觉得最好的是商业协同性,认不认可我们的价值,对我们这样的商业模式,能不能给你盈利,带来利润,带来好的投资回报,这一点是最重要的。”柳甄进一步解释:“什么叫做有商业的协同性?比如说百度,百度这两轮里面都有投资,我们在用百度的地图、百度的钱包,我觉得这叫商业协同性。不久前在上海和中国太平做了一个保险方面的发布会,在中国的每一个乘客都有一个乘客意外险,价值100万,比如说我们跟海航,我们也有商业合作,有战略协同性,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愿意跟所有出行的公司寻找一些合作点,我们跟银行也有合作,我觉得只有这样的协同性,共赢的基础上,大家才能走得远,否则光有一个‘国有’的帽子,不一定走得远。”

除了B轮融资敲定外,柳甄在广州还大方地透露,优步中国已开放共享口Uber API。此前,Uber API在国外市场已经小范围开放,但是首批接入的APP并没有来自中国的APP。这次从柳甄口中说出,也许对中国APP们是个好消息。“我们刚刚打开了Uber的API,所有的接口完全是开放共享的,任何一个APP,可以是58同城、可以是饿了吗、美团,所有的这些APP都可能接入,我们有一个端口可以打Uber车,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生态圈。”

在柳甄看来,开放了Uber API后,任何应用里面有用车的场景时,Uber都可以成为其选择,而这也帮Uber打开了现在所流行的“生态”的大门。“我们把这个API完全开放,共享,给所有的软件的开发商和程序都有这样的接口,这就是生态,我们给他们带来流量,不是我们自己做什么,而是在我所有的服务链里面,大家都互动起来、相互依存,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健康的,良好的,而且持续发展的一个很好的生态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