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中国移动支付甩开美国:信用卡成后者绊脚石

时间:2015-11-16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你所拥有的,反而会成为负累,阻碍你前进。这样的故事曾在商业世界无数次上演。柯达曾发明了数码相机,但胶卷业务仍为其最大营收来源,因而无暇顾及发展数码相机业务,最终其他数码相机公司借柯达的发明将柯达逼上了破产之路。

类似的剧情也在全球移动支付领域上演。美国因为拥有强大的信用卡体系,刷卡消费已经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的一种习惯,因而移动支付在美国变得步履艰难。美国移动支付渗透率落后于日本、中国等众多国家。

将中美的移动支付进行对比,无论是在用户规模还是用户接受度上,中国都已经后来居上,全面超越了美国。

在美国移动支付市场, 苹果 姗姗来迟的“苹果支付”和 谷歌 (微博)的“安卓支付”(谷歌钱包的替代品),以及三星对LoopPay的收购,屡屡成为新闻话题,但是在美国移动支付市场,PayPal才是毋庸置疑的老大,在美国的支付份额也是苹果和谷歌的几十倍。在中国,支付宝在移动支付领域占据市场份额超过50%,同时微信支付近几年也在迅速壮大。

相比Paypal与支付宝,二者差距已十分明显。早在2013年底,支付宝移动支付总金额就已超9000亿元,远远超过硅谷两大移动支付巨头PayPal和Square移动支付3000亿元的总和。

信用卡阻碍美移动支付发展

过去一年,苹果、三星和谷歌都已相继推出了自家移动支付系统。这些所谓的“数字钱包”工作原理大体相似,旨在取代银行卡刷卡消费,使用消费者手中的智能手机来完成支付。

不过,有最新研究报告显示,使用这些新支付技术的用户并不多:在美国,大约有20.7%的iPhone 6/6 Plus以及iPhone 6S/6S Plus用户曾使用过Apple Pay。

在这些使用过Apple Pay的用户当中,有57%的用户表示,他们在一周时间仅仅使用一次,而15.3%的用户则表示,在一周时间他们从未使用过。对于三星Pay和Android Pay来说,这一数字就更低。

在美国,移动支付之所以还未被广泛采用,最大的原因在于其信用卡体系已十分完善,刷卡支付并不复杂。无论是搭乘地铁,还是去百老汇看演出,人们普遍选择刷卡消费。而这,已经成了美国消费者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惯,很难被移动支付这样的新支付方式所改变。比如苹果Apple Pay正尝试取代银行卡,但是对很多人来说,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因此并没有对此表现出多大兴趣。

美国移动支付企业要面临的,是教育消费者摈弃旧式的支付习惯。该领域比较大的“玩家”正在尝试通过提供节日激励或折扣来刺激消费者使用其产品,但这一做法无异于隔靴搔痒,短期内无法真正改变用户的支付习惯。

在用户体验方面,苹果、谷歌已经考虑得十分周到细致,因为他们深知一旦在用户体验上无法满足要求,他们苦心打造的支付方案便会遭到弃用,但各地不断出现的支付操作延迟、系统无法识别等技术问题,依然使得Apple Pay的推广受阻,在遇到问题后,用户和商家随时就会切换为传统的刷信用卡或付现金的支付方式。

另一个阻碍美国移动支付获得广泛推广的障碍是安全性问题,尽管苹果、谷歌等在移动支付功能推广过程中都一再强调其安全性,但普通消费者并不理解其所宣传的多重加密、随机生成数字等复杂技术概念,对于安全性要求极高保守的用户来说,他们还需要较长的时间去习惯和适应将信用卡信息保存在手机中、再直接通过手机来支付这样的新鲜手段。

政策成国内移动支付最大不确定性

在中国,因为金融信用体系不完善,信用卡普及和使用率较低,当移动互联网的大潮席卷而来时,由于人们并没有刷卡消费的习惯,而移动支付又切切实实比现金消费更加方便快捷,因而大家更易于接受。

也就是说,对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还没有真正成为信用卡的忠实用户时,就直接跨越式进入了移动支付时代,并成为其拥趸。

不过,中国移动( 微博 )支付发展面临着市场两级分化和政策上的不确定性。

从2011年5月央行发布首批支付牌照起,目前全国范围内获得支付牌照的企业总数已经达超过200家。在数量如此众多的第三方支付企业中,真正能够找到盈利模式或变现渠道的,仅仅只有寥寥数十家。尤其是中小支付机构面临巨大生存压力,前几大支付巨头如支付宝、 财付通 等占据了近80%的市场份额,剩下约20%的份额由其他中小型支付企业“抢食”。

对于中国移动支付企业而言,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仍然来自于政策层面。

随着《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的出台,监管层的用意已经十分明显。

征求意见稿明确定位了第三方支付的职能,即“支付通道”。第三方支付机构不是银行,而给他人银行账户转账的业务是归属银行的,这条规定明确了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可以做银行的转账业务,银行账户和支付账户之间的转账只限于本人同名银行借记卡。

这意味着,一旦照此执行,以后用户将无法再通过支付宝等移动支付工具向他人的银行账户转账。此举必将导致用户体验大打折扣。

对用户而言,人们经常使用到的支付宝和财付通等,由于征求意见稿在认证、额度和转账方面进行了严格限制,一些最基本的支付体验也将大受影响,比如转账途径变得繁琐、转账成本提高以及到账时间变慢。同时,支付宝等创新空间被压缩,未来所能提供的增值服务也十分有限。

征求意见稿已经影响到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基础功能。更确切地说,受影响的不仅是第三方支付机构,还包括各大电商平台,以及使用第三方支付的广大用户。

Paypal入华与支付宝国际化均不易

对于中美两国支付企业来说,想进入对方的市场也不容易。一方面是Paypal希望入华,另一方面是支付宝、微信支付正在出海,但都需要面对来自当地政府监管的挑战。

对支付宝而言,进军台湾地区时就遭遇了监管比较封闭的情况,当地的金融监管方针是“货通大陆,金留台湾”,在封闭市场上,支付宝要想进入就十分困难。同时,与银行合作的挑战和困难仍然存在,在跨境汇款外汇服务上,也需要更深层次的创新。

此外,与PayPal在国际业务方面有很大占比不同,支付宝此前主要在国内开展业务,支付宝品牌在海外认知度还很低,只能缓慢渗透到全球市场。在这样的情况下,与支付宝同台较量的是Paypal、苹果、谷歌等,因此国际化注定会面临不少坎坷。

对于Paypal而言,想要进入中国也并非易事。每进军一个国家或地区,Paypal都需要在当地单独申请牌照。尽管PayPal早在几年前就已向央行递交牌照申请材料,也向央行汇报了部分业务情况,但至今尚未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

作为外国企业,PayPal未获得中国支付牌照无法进行人民币业务结算,业务发展受限制,而退一步讲,即使Paypal未来顺利拿到央行牌照,并成功进入中国移动支付领域,也很难在巨头混战的市场中找到一席之地。支付宝与微信支付正在上演从线上到线下的跑马圈地,Paypal想要大规模吸引C端用户的难度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