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工信部新规将出 掐断手机预装APP财路?

时间:2015-11-30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工信部新规将掐断手机预装APP财路?

智能手机预装APP应用已成为行业当下的普遍现象,并已形成非常“成熟”的产业链,每年市场规模约在25亿-30亿元左右。但随着工信部将出台新规要求,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可由用户方便卸载。业内人士估算,伴随主管部门加强严管,预计预装APP市场规模将会消减60%以上。

近日,工信部《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APP)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开始公开征求意见。分析认为,相关管理规定的建立与出台,旨在规范手机APP预装市场。眼下,几乎每位安卓用户都有“被预装”的情况。这一顽疾如何形成?工信部的新规能否改变这种现状,北京青年报记者就此对业内人士进行了采访。

预装软件自己删不掉

不久前发布的《中国Android手机预装产业及用户使用情况报告》显示,市场Android手机预装软件数量多,平均每部手机拥有8.2个预装软件。该报告调研背景说明指出,此次调研涉及手机品牌包括:VIVO、小米、魅族、酷派、索尼、HTC等国内主流Android手机,不同款式共92台,发现预装软件757个(共计170款)。

D女士的手机是一部国产千元机,是一次商家积分换购时的赠品。她表示,开机的时候已经装有不少软件,包括云软件、手机管家、用户社区、浏览器、手机备份、手机客服、工具盒子等等,“这些还都好,但是有个文件夹是游戏中心,装了不少游戏。原本想把手机给孩子用,看到这么多游戏还是算了。”D女士同时表示,自己不会卸载,只是总觉得手机内存不够用。有几次想安装点自己需要的应用,需要提前删除掉不少照片才行,否则系统提示空间不足。

手机预装软件自启动现象严重,易造成手机内存大量被占用以及手机电量易损耗等现象,严重影响用户使用。“手机里有自带应用,我不删掉这些可以,但希望它别更新,别推送,但都不行,它说你没有权限。”G女士用的是一款韩国品牌,她表示自己之前安装了内存监控软件,内存经常在黄色警告线以上。“系统预装多,2GB的内存空间霸占得所剩无几。”F先生说自己双十一凌晨从网上抢购的一款国产手机,这种情况令他很无奈。此外,预装软件还存在大量“联网后自动消耗流量”情况,“用户一旦打开过一次预装软件,很多预装软件在联网环境下偷跑流量,造成用户流量不安全,特别是在使用2G/3G/4G网络时安全隐患更危险。”

刷机公司可实现批量装入

艾媒咨询张毅指出,智能手机预装APP应用已成为行业当下的普遍现象,并已形成非常“成熟”的产业链。“驱动力是APP开发商,因为用户的多少直接决定APP开发商的市场价值,也就是公司价值,所以他们会不遗余力地推广APP安装量,不惜付费预装。”

360安全专家陈冲指出,手机预装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厂商自己来预装,另一种则在经销商层面,同时包括卖手机的个体店铺,或者刷机商等不正规渠道也在预装。

相关专业人士则告诉北青报记者,从产业链框架来看,首先是软件开发商要装软件,后面的环节则分为厂商直接植入,“植入的过程也会有第三方的刷机公司,来帮助实现批量装入。”此外还有渠道商植入,“渠道分两级,国代和省代,同时还包括各种个体手机销售店铺。”

“要找到一台手机销售出来没有装过软件,可能有,但是这挺难找的。”专业人士表示,总体来看,不仅有手机厂商,也有销售渠道都在进行APP预装。“基本上所有手机都会有这两种‘刷机’渠道。而对于渠道的预装,手机厂商基本控制不了,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苹果算个例外,经销商很难进行软件预装。”该专业人士说。

“哪款应用给钱多就装哪款”

相关专业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近年来预装软件价格便宜的有0.5元,贵的可到10元,视难易程度而定,其中2-5元居多。

艾媒咨询张毅表示,预装软件已经成为手机销售的利润来源之一。他以一台2000元左右的手机为例,出厂成本通常要在800元到1000元,此外手机销售的终端渠道商要赚600元,批发商赚一百到两百,往往手机厂商每部手机毛利只在两三百元。“一个APP以两块钱为例来计算,一部手机如果装30-40个应用就意味着可带来整部手机20%-30%的利润,而这几乎不需要成本。”

张毅表示,具体预装情况各家厂商不一,在智能手机日渐薄利的当下,预装收入对于一些手机厂商而言具有“诱惑性”。与此同时, 在更为隐蔽和灰色的渠道销售环节,相关专家表示实际上很难有具体的统计数据。根据此前媒体曾报道的一则案例,有工人私下给出厂的手机安装应用,获利上百万,最终被查出抓获。 “个体行为的获利都如此可观,如果机构或商家去做可以想象‘盈利’规模会更大。”

360安全专家陈冲指出,相比手机厂商的预装,经销层面非正规渠道的预装造成的影响更为恶劣,有些甚至是严重的。“大厂商的预装应用多数都有一定标准,比如不能导致系统卡顿、不能上传用户隐私、不能长期占后台自动唤醒,这些属于品牌的自律行为。而非正规销售渠道的预装则完全没有品牌约束可言,谁给钱装什么,哪款应用给钱多就装哪款。”

新规出台后应用商不会再砸钱

工信部的《暂行规定》强调,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可由用户方便卸载。张毅估算,预装APP每年市场规模约在25亿-30亿元左右。伴随主管部门加强严管,他预计这一市场规模将会消减60%以上。“以前的潜规则是基本不能卸,开发商给两块钱,安装激活是一个价,可以卸是一个价,不可卸是另一个价。未来规则明确要求可卸载,软件应用开发商就不会再花这么多钱在预装上面。”他表示。

陈冲指出,目前已有多家国产主流品牌逐渐意识到预装隐患,主动承诺可卸载及减少预装或提供用户选择权。但 从行业角度看,对于预装APP的治理,业内普遍欢迎和期待相关主管部门能够出台明确的判定标准,包括究竟可不可以预装,以及哪些预装应用是使用所需,哪些属于违规甚至违法,此前缺乏清晰界定。 他认为,管理意见的出台可以令行业有规可循,积极作用很大,预计实施后将带来明显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