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被“突查”的e租宝:一家谜一样的公司

时间:2015-12-07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12月3日“e租宝被深圳经侦突查,40余人被警方带走”的消息,让e租宝这家在行业内颇受质疑的公司迅速进入到公众视野。

e租宝成立于2014年7月,在短短的一年半时间当中,其撮合交易额超过700亿元,成交额环比增速在30%-70%之间,今年下半年成交额更是增长了6倍。E租宝的增长速度让同行望尘莫及。

除了惊人的业绩增长速度,腾讯财经《棱镜》调查发现,e租宝在平台风控标准、借款公司的真实性、办公规模等方面都存在诸多疑团。

《棱镜》在问及对e租宝的印象时,内部员工、业内同行、第三方研究人员、甚至包括监管层人士,均表示“看不懂这家公司”。

代销公司关系成谜

e租宝全称为“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融资租赁债权交易为基础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于2014年7月正式上线。注册资本金1亿元,总部位于北京。

e租宝官网显示,其5名管理团队成员全部来自钰诚集团,包括钰诚集团董事长张敏、钰诚集团董事、首席执行官彭力都是e租宝联合创始人。但《棱镜》尚未发现e租宝与钰诚集团存在股权关系。

钰诚集团是一家总部位于安徽蚌埠的民营企业,旗下涵盖了贸易、金融服务、高科技等产业,其中包括为e租宝提供大部分资产来源的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e租宝注册一年多以来,曾三次变更住所,最近一次是在11月3日。

在传出“被经侦调查”的当晚,e租宝官网上公告称,“经与深圳公安部门最新核实,本次对深圳某代销公司和其他相关公司的调查,只是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例行检查,目前检查全部结束,相关配合调查人员已经全部返回。”

e租宝并未透露被带走调查的是哪家代销公司。然而,多名P2P平台负责人均对《棱镜》表示,第一次听到P2P行业还有“代销公司”这一说法。一家深圳P2P平台的联合创始人表达了自己的质疑:“代销公司像是他们创造出来的一个词。”

e租宝的一位离职员工吴先生(化名)告诉《棱镜》,e租宝采取的是渠道营销模式,即公告中被调查的代销公司,跟e租宝没有股权关系,出了事情可以撇得干干净净。据他介绍,这样的代销商在全国有20多家,各代销商之间竞争激烈。

不过,代销公司员工的工资以及考核与e租宝员工基本一致,让吴先生也分不清代销公司与分公司的区别。他们内部员工甚至把芝麻金融、上海仁立、聚汇通这些钰诚集团旗下的公司,都视为e租宝的代销公司。

《棱镜》梳理发现,钰诚集团至少有芝麻金融、上海仁立、聚汇通、钰申金融、一诺财富5家子公司,5家公司均成立于2014年7月以后(彼时e租宝正式上线),这些子公司的注册地集中在上海自贸区和北京CBD核心金融办公区,注册资本均为1亿元,均代销e租宝的产品。

例如,芝麻金融是英途财富(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运营的互联网金融信息平台,在2015年4月21日至7月17日期间,其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张敏,与钰诚集团董事长、e租宝联合创始人同名。

此外,上海钰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网站售卖的6款产品与e租宝完全一致;一诺财富(北京)管理有限公司的官方介绍是,全面负责集团旗下品牌“e租宝”平台在全国范围内的线下运营、管理及推介服务。

(e租宝产品(左)与钰申金融(右)产品完全一致)

而聚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一名汪姓员工也向《棱镜》介绍,他们平台售卖的也是e租宝的6款产品,他们在线下推广时,向客户推荐的正是e租宝的APP。

据互联网金融搜索平台融360统计,目前,钰诚集团旗下共有20多家子公司,其中多家子公司的管理人员相互重合。

钰诚集团组织架构

一位第三方研究机构人士对《棱镜》表示,一般的P2P平台会通过开设自己的分公司,铺设线下网点来获客。像钰诚集团这样不计成本,大量收购线下代销公司的做法鲜见。这样做的好处在于省时省力,不用自己培养团队,还可以把客户直接转化过来;另外,一旦代销公司出了问题,还可以撇责,代销公司充当了“临时工”的角色。

e租宝在短短半年之内,其成交额增长了6倍。根据e租宝官网介绍,2015年6月21日,e租宝累计成交总额突破100亿;2015年12月3日,e租宝累计成交总额突破723亿。不到半年时间,e租宝的成交额增长超过6倍。

该人士透露,早在半年前,钰诚集团旗下的代销公司就多达50多家。这或许就是e租宝能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将交易规模迅速突破700亿元的原因。

《棱镜》就上述问题致电钰诚集团公关求证,对方拒绝评论,仅表示现在的时机不适合做回应。

平台风控标准成谜

虽然e租宝的发展速度惊人,但其平台上,也存在着让人看不懂的谜团。

e租宝方面曾宣传,该平台7月份和兴业银行签署了资金存管协议,“这是继宜信、积木盒子后,又一家行业重要平台公司实现银行资金存管。”

不过,兴业银行12月4日晚上独家回应《棱镜》称:“我行合肥分行于2015年7月与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署网借资金存管协议。因双方对接系统至今未开发,协议并未实质履行。该公司在我行合肥分行所开设的网贷平台资金存管专户,也一直处于冻结状态未启用,实际并未开展存管业务。”

另外,e租宝官网显示,目前平台上在售的有6款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在9%—14.6%之间,1元起投,只需缴纳一定的违约金,均可提前赎回,到账时间为T+2或T+10(即当天提现后,资金要在2天或者10天后到账。)

从行业来看,一般P2P平台上面的项目都有固定的投资期限,投资人只能到期赎回。而为了方便投资人因特殊需要提前赎回,一些平台开通了债权转让功能,投资人可以将债权转让给有意“接盘”的人,提前赎回自己的本金。

业务人士担忧,近700亿元的代收资金,没有债权转让功能,一旦投资人发生挤兑,这笔钱由谁来出?所有产品均可随时赎回,或存在设资金池的嫌疑。

除资金托管存疑、随时可赎回的“特色”外,借款公司注册资本和法定代表人集体变更,也让e租宝饱受诟病。

据盈灿咨询统计,2015年10月份,共有309个借款公司在e租宝平台上发布借款标,借款标共计649个,平均每个借款公司2.1个借款标。其中,94.5%的上述借款公司在借款之前发生过注册资本变更,距发布第一个借款标的时间平均为33天。变更前,这些企业的注册资本平均为154万元,变更后达2714万元。

数据显示,在309家借款公司中,有302家公司在借款之前发生过法定代表人变更,占比达97.7%。

《棱镜》查询工商信息发现,e租宝上一家名为烟台新世纪工贸有限公司的借款公司,12月1日在平台上借款5000万元。而该公司11月24日刚发生过注册资本和法定代表人变更。其中注册资本由140万元变为3000万元。

一位专注于网贷行业的研究机构主管人员对《棱镜》表示,P2P作为一个撮合交易的平台,应该对所有借款项目进行严格审核并公布。对于那些刚刚进行过注册资本,或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借款公司,P2P平台一般都会谨慎对待,多会拒绝此类借款公司登陆自己平台。

上述研究机构主管分析,e租宝平台的产品融资额较大,多在一千万元以上,如果借款企业的注册资本较低,e租宝的风控可能会受到质疑,这可能是这些企业临时提高注册资本的原因。

借款公司是否存在成谜

相比平台上,大量借款公司更改注册资本,更蹊跷的是,其中部分公司是否真实存在也成了谜团。

融360网贷评级课题组的报告显示,一家名为“深圳市隆金佳利科技有限公司”的借款企业,曾以售后回租的形式获得安徽钰诚融资租赁公司6300万授信。但经过融360实地调查,发现这家公司并不存在。

除此之外,平台自己是否真的将筹集到的资金,打给了借款企业,也存在疑问。

融360网贷评级课题组在报告中称,他们在调研过程中发现,有的借款企业从安徽钰诚融资租赁获得几千万的授信,项目放到e租宝平台上之后7天就已经融资完毕,但是e租宝并没有把钱给他们。“e租宝用我们公司的名义去融资,但是资金最后并没有给到我”,上述企业负责人表示,而遇到同样情况的借款公司不止他们一家,有好几家公司都为此报案。

综上,上述第三方研究机构人士认为,这些迹象表明,e租宝存在自融的嫌疑。

虽然银监会关于P2P的监管细则尚未出台,但监管层很早之前就划定过四条红线:一是要明确平台的中介性质,二是要明确平台本身不得提供担保,三是不得将归集资金搞资金池,四是不得非法吸收公众资金(即自融)。

作为一名原e租宝业务员,吴先生表示,平台很少给他们培训资产来源。他们在拉客户的时候,会把主要精力放在收益和风控上。此外,在央视投了广告,也是他们很好的一个宣传点。

办公规模成谜

相比e租宝的高调宣传,其公司人员规模一直未对外披露。

成立一年多以来,e租宝已经撮合交易近730亿元,代收695亿元。老牌的红岭创投被视为风格较大胆的平台,自2009年成立以来至今,代收金额190多亿元;“网贷一哥”陆金所11月末的待收余额为307.51亿元。

e租宝并未公开过其员工的数量,吴先生也表示,不清楚公司人员规模到底有多大,“算上代销公司,几万人应该是有的。”他说。

上海仁立的官网自称,已拥有分公司上百家,员工8800多人,并预计今年底将发展至1万人以上,分公司数量将超过200家;上海钰申金融则自称,已经在全国各地设立了200余家分公司,员工总数近两万人。

或许还可以从其他侧面窥探其体量。一家北京P2P平台的负责人告诉《棱镜》,自己的公司最近在扩大办公场所,结果被中介告知称,东三环的写字楼都快被e租宝租光了。

《棱镜》联系上北京一家知名商业物业租赁公司的工作人员,据悉,该公司为e租宝在东三环租了1万多平米的办公室。而据她所知,e租宝在东三环的全部办公面积预计有10万平方米左右。按照一层办公楼1000—2000平米的规模来算,相当于租了50—100层的办公楼。

上述两名员工还告诉《棱镜》,有的分公司会要求员工带单入职,单子的额度5万到10万元不等。员工一开始利用人情销售,等到将身边的亲戚朋友拉得差不多了,就可该离职了。吴先生表示,理财业务员这一行业的流动性非常大,他身边的同事多在一年内离职,“因为越到后面业绩压力越大”。

收入能否覆盖成本成谜

在央视《新闻联播》前的黄金时段、一线城市机场、地铁、火车站上打广告,出资赞助多档真人秀节目,让e租宝在短期内声名鹊起。

吴先生称,e租宝在央视的广告费,每个月为2500万元,加上其他广告渠道和形式,一年保守估计花费在数亿元。

此外,据《棱镜》计算,东三环写字楼的价格约在8元—12元/平米/天,按均价10元来计算,e租宝仅花在东三环区域的办公费用一年就超过3.6亿元。这还不包括e租宝,在北京其他地方的租金费用,以及数以万计员工的人工成本。

作为一家尚未融资的平台,那么用什么来覆盖掉这些成本呢?

《棱镜》咨询了同在安徽的一家大型融资租赁公司负责人,据他介绍,融资租赁的内部收益率达到12%已经是极限,一般行业平均水平在8%—9%。“这个行业的利差比较小,主要靠杠杆。”

他所在的公司也开始做融资租赁与P2P合作的业务,但进展并不顺利。在他看来,融资租赁跟互联网金融合作得比较少,因为融租的利差太小,与P2P平台高企的收益率会出现倒挂。P2P更多的是跟小贷合作,因为小贷的利率可以达到20%。

在他看来,以融资租赁债权交易为基础的e租宝,给投资人的收益率能长期保持在9%—14%,意味着平台可赚的手续费可能微乎其微。

而从钰诚集团公开披露的部分业务利润来看,旗下的安徽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98亿美元,2014年净利润为4280.83万元。

上述负责人向《棱镜》提出质疑:如果有风投进来烧钱还能理解,一家尚未融资的平台,收入如何覆盖这么高的成本?“它膨胀得有点恐怖,让人看不清楚。”

不过,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对《棱镜》表示,作为一家规模不小的民营企业,钰诚集团应该有能力去花几亿元做宣传。

在《棱镜》的调查过程中,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家风格激进的平台。但它依然高歌猛进,迅速壮大。

即便是在发生“被带走调查”事件的第二天,e租宝平台上也未发生集中挤兑事件。据第三方机构检测,e租宝12月4日的成交量仍然破亿元。

上述第三方机构人士向《棱镜》分析,e租宝的主要投资人是线下的老年人群体,这些人平时很少上网,即便是网络出现负面新闻,他们也看不到,更不会去提前赎回。

吴先生的说法也验证了上述分析。据他介绍,e租宝主要是线下撮合,线上交易的方式。纯线上投资的资金比较小,一般都是3—5万元。真正的大额资金来自线下,几十上百万的资金,都是通过pos机来刷卡。“线下客户主要是一些中老年人,有的连银行卡都不会用。”

不过,对e租宝来说,如果不能合理解释围绕在自身的谜团,来自“中老年人”这颗定时炸弹的压力,就难以解除。

“e租宝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去迎合那些空谈者制定的标准。就像萧伯纳说过的:他们怒了,他们骂了,让他们骂去吧!”

这段颇具文艺范儿的文字,是e租宝今年6月份,对某次质疑的回应。不知道再次处于风口浪尖的它,是否还能如此淡然的“让他们骂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