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银行与互联网金融新秀,联姻已成必然?

时间:2015-12-08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这种看法略显天真,像极了大卫与歌莉娅的故事”,Santander的Mariano Belinky就市场上现有的金融机构与日益增多的互联网金融初创公司的关系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然而,Santander InnoVenture (Santander 银行的战略投资部门)的执行合伙人却持相反的态度,他认为,在银行与互联网金融新贵史无前例的联姻上,就现在的市场环境而言恰逢其时!

(注:Santander的全名是Santander Central Hispano S.A.,也叫桑坦德银行。尽管在西班牙起家,但现在主要业务都是在英国。桑坦德银行的特点是给予顾客许多优惠,比如开户送钱、超高的利息等等。甚至客户因银行出现问题导致的损失,包括精神损失,都可以提出申诉。一旦成立,不少的一笔精神损失费会立即送到客户的手上。)

Santander 现在依然走在分布式分类账的最前沿。在今年夏天发表的一篇文章——金融科技2.0中称,这项技术将在结构与流程上对金融服务产业核心体系产生根本性的变革。Santander相信分布式分类账技术每年将为银行节省200亿美元的开支。

要把钱撒在风口上,Santander InnoVentures 最近参与了Ripple的新一轮融资。除了这些战略投资以外,Mariano本人也已成功入围该公司的董事局。

Marino曾先后就职于麦肯锡和Bridgerwater, 作为这个行业的资深人士,他坐下来与我们分享了一些关于这个行业现状的看法。

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关于您自己的一些故事吗?

我现在经营着Santander Innoventure,也就是Santander银行的风投部。如你所知,我们是Ripple的投资方,同时我也是Ripple董事局的一员。我有着计算机科学以及人工智能的行业背景,但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却是产权交易员,在那以后我也在Bridgewater待过一段时间。后来,我就去了麦肯锡,专注于金融服务,一干就是7年,再后来,我成为了Santander的一员。

那么Innoventures 的使命是什么呢?

Innoventures投资互联网金融并提供战略服务。在我们投资的技术与公司层面上,我们更像是一个战略基金,我们相信这样可以帮助我们给客户带来价值的最大化。我们现在主要的投资方向是贷款业务,支付业务,数据分析,资产顾问以及基础设施。我们会与我们投资的公司开展深入合作。

Ripple就是我们投资理念的一个典型代表,对我们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投资,是我们投资战略的核心。它包括了批发领域的支付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我们相信这项技术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银行所有资产类型的清算结算方式。因此,从我们已经覆盖的所有领域来讲,Ripple在我心中是最重要的。

您曾经在这个领域关注过其他形式的分布式分类账技术吗?

我们正在关注不同的技术使用案例。我们会投资一到两家涉及该技术应用的公司,但是我们更愿意去关注这个技术的其他方面,比如它的遵从性和安全性,以及所有其他我们需要搭建分布式分类账生态系统的方面。现在,我们已经注意到,在那些技术上相近的或者是互补的领域,一些新创公司已然悄然而生。

对于行业目前现状的走向,您有什么看法呢?

我们赞同这样的说法,就是在既有的案例表现来看,产品和服务将会出现大一统。讲得更清楚一点就是,在支付领域,Ripple正在成为真正的领头羊。

在其他方面,比如银团贷款,你现在就可以看到相似的剧情正在上演,数字资产控股有限公司正在围绕他们独家案例打造相关产品服务。然后你就会发现一些组织或者公会,比如R3CEV,正在试图帮助银行联合起来探索不同的使用案例与发现机遇。假定那些组织是一些无知的参与者,那么对于像Ripple这样的方案供应商,同时就多家银行相关特色应用案例进行联合协作,将会是一个不错的机遇。

此时此刻,我们可以观察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银行参与进来。其中一些显然要比其他银行做了更充分的准备。总体来说,你或许已经注意到银行正在聚焦内部的优先级应用案例,比如支付,而现在他们正在进行资源配置以应对转变所需。

那么像我们这样的公司会将走向何方?

我认为我们将花费两年的时间来实现第一阶段。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把这种技术嫁接到企业的运转中去呢,比如在服务系统的韧性方面,正常运行时间方面以及兼容性方面,他们可以承担核心银行系统所要求的更大负荷的工作量级。其实我们正在讨论一个金融机构的核心软件,他能处理万亿级美元业务。

另外一个我们必须克服的挑战就是遵从性法规部分,不只是银行内部,也包括银行外部。他们中的一些已将应用案例用于分布式账,比如在一些特定种类的证券处理上,必须在得到监管机构的确认之后,你才能大规模认购。

你之前讲到聚焦新技术要落实于顾客至上的理念,那么对于分布式分类技术怎么利好于顾客这样的问题,您怎么看?

Santander是一个很有创新能力的银行,所以他倾向于早些拥抱新技术以便为客户带来更高的价值。毫无疑问,对银行来说,分布式账就是那些新技术之一。支付透明改变了游戏规则,它能使人们知道款项什么时候到账,到了多少,并且知道应该支付的确切的费用。如果你能够获得实时的信息,那就更好了。假定现在有10个主要的国家或地区,他们有自己的国库,就有能力建立起银行间的业务网络,以为客户增加可观价值。

金融业似乎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而对银行来讲,也已走进了变革的实验田。我们正在感受着这个领域内新贵崛起燃气的硝烟,那么您认为在这个不确定的未来,银行将何去何从?

在互联网金融初创公司与银行交锋的领域,是有这样的说法的。但是我认为,那是非常天真的想法。合作共赢会给我们带来巨大商机。互联网金融初创公司也会有不错的成长空间,反之亦然。

我们可以帮助那些初创公司成长,扩大规模,变得成熟起来。作为回报,这些公司可以帮助我们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给客户带来更好的综合体验。我们有自己的资产负债,风险管理以及业界多年的经验。我们已然具备行之有效的结构框架,并且这种体系正以严格的方式管制着。而资产托管业务被取代,将会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有一种银行Uber化的说法,Blythe主管认为那种说法相当精确。这就像一个东西搭了顺风车去Brooklyn,然后另外一个东西对你的财产通过互联网金融公司进行信托,而这些东西又是不在联邦保险公司保险范围之列的。所以在现有的金融机构和初创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之间还是有互利共生的土壤的。

您认为我们在五年之内会有一个怎么样的改变?

展望未来五年,Ripple能够像Visa, Mastercard 以及 First Data一样成为这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成为金融服务体系网络中的不可缺失的一部分。这不仅仅对Ripple来说将会是个成为事实,对于其他的“玩家”,比如在贷款领域,大数据领域,以及一些其他的领域的参与者,也终会成为事实。

那么到时对银行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呢?

在保留系统,管理条例以及面临挑战的心态等方面都会是一种挑战。

我偏爱Santander的原因在于我们把自己视作挑战者,即使我们在行业内已经取得了第三或者第四的成绩。总会有一些银行正在觊觎着这些领域,在那些人们认为不会得到改变的地方或者那些过时的东西上,他们或许能给出一个好的想法。不能意识到公司什么时候需要做出什么样的改变,以应对新形势以及风云变幻的竞争环境,这才是当下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风险与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