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厂商人物

任宁:一个对自己狠到残忍的超级学霸,如何成为投资人?

时间:2015-12-09 编辑:robin 阅读:2 次

“学霸”似乎是投资人的标配,今天的主人公也不例外。

旅居 4 个国家,UCLA、日本大阪大学、澳大利亚 Monash University 等 6 个大学 7 个专业,还曾以院长奖得主身份获美国 Hult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 金融硕士学位。毕业后在美国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的旧金山总部担任高级分析师,回国创业又做了设计公司 ONES Idea,专为创业公司做设计,之后创办 ONES Venture 做投资。这位学霸投资人的经历,倏然间让我的好奇心指数爆棚。

故事的主角叫任宁,1987 年绍兴生人,早期创投基金 ONES Venture 的创始人。

一番周折,在 Ones Venture 投资的“喜柚”油烟机体验发布会上见到了任宁。原本以为会是一个飞扬的少年,因为少年早成大多如此。没想到却是个带点小羞涩的萌帅,带着江浙男子特有的安静气质。聊下来发现,想法很多,却只择重梳理表达,内敛中带着执着,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又不过于亟亟追逐。谈话中用的最多的形容词是“有意思”。

年少轻狂,任宁也有一段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的经历。08 年跟合伙人认识,是高中同学,合作做人学电影,担任编剧。业余做电影 7 年,制片作品《沉默的拥抱》受邀入围 2014 年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 Short Film Corner 及其他十余个国际电影节,参与的长片计划获得了香港亚洲电影基金会的全场大奖和资金支持。曾一起做了个社区,把一个军区大院改造成咖啡馆。喜欢民谣,做了一个文化公司,把全浙江的资源结合起来做巡演。“我讨厌体制和条条框框,所以之后又做了一个公司,设计公司,也就是 ONES Idea,专为创业公司做设计。”

在求学最初的时候,任宁并不是一个天生的学霸。不喜被条框束缚的他,思维逻辑跟教育体制有不可调和的冲突。他曾讨厌化学,因为提出的问题不被解答,比如“颜色反映铜为什么是绿色”。不断的折腾,让他意识到读书学习的重要性。高考前就已经把大学里能做的事情都体验过了,拍过电影做过设计,所以高考考得并不好。“进大学后,感觉别人做的都是自己玩过的,于是就在大学里变成了一个学霸。”说这话的时候,他带着自豪的笑。

读书、旅行、体育和思考是任宁的人生所爱。他具备文科生所有的特质,最后却成了一个理科生。从读硕起,任宁经历了一个有意思的转变,从文到理的蜕变。他自己的解释是:“书读多了之后人的思维会慢慢偏向于理科,因为语言的逻辑,例如化学方程式也有写诗的基因在里面。文理的分解其实并没有那么清晰,他们要做的都只是探寻世界的真理。”

同很多人一样,任宁喜欢跟有意思、会好奇的人交朋友,认可“互相认可就是朋友”的交友观。希望认识更多的人,也渴望被所有人都喜欢。

任宁最喜欢的留学国家是日本,主要跟在那里的经历有关。他作为交换生过去读研,压力比较大,同时要做 4 件事:在澳洲时的必修课远程修,付出更多的精力;日本的课程比较多,而且还要学习剑道、茶道、日本文学;申请了 12 个学校的硕士,没找中介,自己从超大信息量中获取有用信息。考商科研究生时,他尝试了“达芬奇睡眠法”,这也是为什么我说他对自己狠到残忍的原因。

那段时间,他每天平均睡 5 小时,一罐咖啡可以撑半小时,于是把咖啡当水喝。一个月后产生了很奇妙的感觉,感觉一周是很漫长的一天,有时觉得自己像一部汽车。“累只是一种感觉,压力下面必须对自己比较‘狠’。”最终,期末的时候,他拿到了澳洲和日本两所学校的奖学金,GMAC 考了 720 分,击败了 96%的人。

留学毕业后,任宁曾在美国嘉信理财做分析师,福利优厚,却选择回国创业,充分体现了“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这句话的精髓。“我的土豪同学们都有一个困惑: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家族企业做的好,是因为老爸基础打的好,做不好,是因为儿子不如老爸。”为了不活在父辈的阴影之下,他们一起做了个基金 ONES Ventures。他投的项目不限领域,言之有理即可。初期的时候一个月只投一个项目,投资态度谨慎,并不愿意投风口上的项目。

任宁有一套比较谨慎投资理念。“早期的项目不确定性很大,只能看创始人,至少得是一个有意思的有好奇心的人,因为靠谱的人总会做出点靠谱的事。遇到想法多的创始人是好事,但是做法多不一定是好事,有时候事情要坚持下去做才知道成不成。”他更愿意把被投项目的创始人当成朋友、家人,也会给予极大的自由度,“我自己不是一个控制欲强的人,对于投资的项目会有些建设性的想法,但不会强迫实施。说不说是我的事,听不听是你的事儿。你为什么做这个产品,背后的逻辑,有道理就可以。”

ONES Ventures 最近投了一个“喜柚油烟机”的项目,创始人老倪是 70 后,一直在传统行业深耕,却要跟 90 后争夺 80 后用户。之所以投这个项目,是因为任宁被这个大叔的乐观打动了。为了弥补大叔在做产品品牌和市场方面的弱势,ONES Ventures 的团队为他们做了很多,任宁更是以 CMO 自居。有人打趣他们做投资比创业都累,而他却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不是想让项目成为温室的花朵,而是希望能出一份力,帮着把一块毛料雕琢成美玉。”

跟资深投资人比,任宁的团队还很年轻,都是 85 后。但他们在试着从创业的角度看投资,认为把投资公司作为一种创业,一定能做出不一样的东西。

“我更喜欢去做有意思的事情,做的每一件事都要有自己的价值。”接下来,ONES Ventures 会把更多的目光投向硅谷,发掘那边有趣的项目。“想投美国的项目,是因为美国的项目想象力比较足,比较注重遵循方法论。而这是中国人比较欠缺的,国内的创业者太注重市场而不注重品牌,而营销推广和品牌建设对创业项目来讲也是很重要的。”

对于下半年的所谓“投资寒冬”,任宁有自己的认知:“这是一个相对的,周期波动的阶段,需要辩证的看问题。比如拥有和失去是一对近义词,失去同时拥有,拥有同时失去,冬天来了春天就不会远。”

任宁认为“创业是一种状态,而不是一个动作”。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都需要自我调节能力的提高,抗压能力变强,就自身的求学经历来看,人是累不死的。“我现在挺幸福的。特别充实,眼前充满了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