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在人人都爱约车的城市,Uber为何变成尴尬的存在?

时间:2015-12-15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根据谷歌旗下应用Waze的调查数据“全球司机满意度指数”显示,马尼拉交通状况属全球最糟糕。三公里的路程,需要耗上2个小时。

因为交通状况如此的凶残,所以和朋友或家人出去兜风自然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了。但在最近一次访问马尼拉的过程中,这里有了更多的选择。马尼拉市场上有两款主打的叫车应用,一个是来自东南亚公司的服务GrabTaxi,该应用自2012年推出,最初的功能是在线预约出租车,不过现在已经发展成囊括私家车、摩的、拼车等服务的应用平台了。第二个便是大家熟知的Uber。马尼拉的市民几乎一致地爱上Uber。Uber才进入马尼拉一个月,许多吸睛的栏目就为其写了许多赞歌。

故事回到今年5月份,菲律宾成为全球第一个制定全国性在线约租车管理规定的国家,规定在该国的法律领土上,基于app进行的在线约租车应用为合法经营。如此统一的规定,与Uber曾在欧洲和美国面临的冲突比起来相去甚远。从美国到欧洲,每一个城市、州区、国家无一不在和Uber权衡。

但在平静的表面下,一切却又都不是晴明和完美的。在马尼拉,Uber碰到了一个独特的文化挑战——硅谷的科技解决主义在远销国外时并没有被完整的一并传输出去,这是一个棘手的现实。整个应用系统都倾向于经销商和为政府官员所剥削。说句公道话,大部分城市居民都会喜欢这样的应用服务,但不敢肯定的是,不管快多少,任何人就都能到达任何地方了吗?

一个“旧金山问题”

关于Uber起源的故事有多个版本,但其CEO Travis Kalanick一直坚持叙述的是——该公司的成立旨在解决一个旧金山的问题。“被困于旧金山的街道上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2010年Kalanick在Uber的官方博客上写道。所以在巴黎一个寒冷的晚上,经过和联合创始人Garrett Camp的彻夜长谈,Uber诞生了。

这在旧金山不仅仅是一个供需问题;这其中还有一个和当地出租车行业相关的更深层次的问题。根据2013年湾区公民调查,在2011年7月至2012年6月间,乘客一共登记了1700多次对这座城市的投诉——1500辆行驶于城市间的出租车都接到过不止一次的投诉。

Uber如今市值625亿美元,在全球范围内普及了公司的业务,但像旧金山这样的问题在数以百计的城市中并不一定都存在。尽管每个城市的人们都是希望以最快的速度从A地到达B地,但Uber最为人熟知的是,它每次在要进入一个市场之前从不会花费时间去了解这个特别的市场。Uber进入很多新市场时的倾向是技术上得不到法律的认可,并受到来自监管机构的阻力——通常是被禁止运行,甚至是完全禁止。然而Uber仍雷打不动地坚守在市场上。鉴于其丰厚的资金和坚实的用户群,它能够一直游说和抗争至监管机构放松、缓和。依靠这样的方式,它总是无敌的。

道路分享演变为司机收入剥削

分享道路——这是Uber在菲律宾的市场策略。而且,这看起来似乎真正起到了作用,尤其是对公众来说。马尼拉的市民几乎一致地爱上Uber。Uber才进入马尼拉一个月,许多吸睛的栏目就为其写了许多赞歌。Uber曾向当地市民表示,该公司为用户提供了舒适、安全、便捷的交通条件,尤其是女性。不像在美国的多个城市,马尼拉的市民喜爱的是Uber能够实时测绘路线和记录整个行车过程的功能。这些数字地图技术让马尼拉用户获得安全感。

政府的不信任也对Uber的优势形成起到了作用。Uber在进入马尼拉一个月后,便获得在菲律宾国土的合法地位。虽然菲律宾政府表示,落实在线约租车服务管理规则是为了让它们更好地遵守纳税制度。但也有声音表示菲律宾政府的动机非常可疑。一位菲律宾专家曾写道:“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一个笑话‘所谓许可证书是指,政府剥夺了你从事某事的权利,然后将其卖回给你’。”

事实上,这还不是Uber被接纳的完全景象。今年在马尼拉举行的APEC会议上,Uber高管、曾策划了奥巴马2008年总统竞选的David Plouffe提出了一个想法,Uber可以通过拼车服务,让汽车在一次旅途中搭载两到三名乘客来降低空座率,进而降低私家车的使用率和所有率。

但问题是,这个想法并不适用于菲律宾的道路使用国情。事实并非是车主自己在平台注册获取服务权利,而是有一帮颇具创业精神的企业家。这些企业家先购买进一批不同品牌的汽车,然后雇用独立司机来为其运营Uber——本质上说,这种行为是在上层的Uber和基础平台之间强行分层,中间插入了一方经销商。

这些全新的汽车陆续驶入马尼拉的道路上。根据前马尼拉交通主管Yves Gonzalez在采访中表示,Uber和GrabTaxi一下间给交通道路新增1万到1.5万辆机动车。据报道,当时首都每英里公路上就有200辆以上私家车。是的,和菲律宾超过250万辆的汽车相比,1.5万确实不是一个巨额数字。然而,尽管看起来没有坏处,但也没有带来多大好处。

可是回家之路漫漫怎么破?

在马尼拉的晚上搭乘Uber回家,随机问了司机他们是如何应对这种拥堵不堪的交通状况的,他回答说:“学会忍受它。”在车流中爬行一个半小时,就是为了接上一个单。不过司机表示,即使是这么可怕的通勤经历,也从未发生过旅途被取消的状况。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很难说Uber不利于马尼拉的发展。该公司正努力地调整适应这种经济怪现象——比如,测试现金支付的可行性,这个功能是GrabTaxi所支持的。(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只有31%的菲律宾人拥有银行账户。)而且,Uber在菲律宾能满足某部分人的需求,尤其是那些能够负担得起的外籍人士或游客。

不论如何,Uber看起来都是在马尼拉扎根了。但值得一提的是,是否要将硅谷的那一套方法带到一个背景文化根深蒂固的城市,而且在这个城市中,扩大基础设施的做法反而成了需要解决的问题。这是值得研究的问题,不仅在菲律宾,也包括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