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中移动陷高管离职潮 转型面临左右手互搏

时间:2015-12-21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在上周结束的中国移动( 微博 )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中国移动旗下咪咕公司负责人戴和忠代表咪咕公司作专题发言,但据知情人士向腾讯科技透露,这可能是戴和忠以总经理身份的最后一次露面,其已于近日提交离职申请。

对此,腾讯科技向咪咕公司求证,但咪咕官方未予置评。咪咕公司是中国移动第一个真正“走出去”的子公司,其肩负着中国移动向数字化转型的重任;但在近一年的发展后,中国移动的体制包袱以及内部异见的困扰,导致咪咕公司距离真正的互联网化、市场化、去行政化的独立运作仍存较大距离。

戴和忠并不是中国移动最近离职的唯一高管,传统运营商中正在掀起新的离职潮。

去年12月,中国移动香港公司董事长林正辉离职,去任中信国际电讯公司执行董事和行政总裁;年初,中移动研究院院长黄晓庆、市场部副总经理徐刚、互联网公司(筹建 )业务一部总经理杭国强相继辞职。据传,黄晓庆去了孙正义机器人产业任高管,徐刚去了某在线娱乐公司,杭国强创业做起了风投,前不久,放弃成为中国移动终端公司总经理的唐剑锋,也选择了离职跳槽三星。

据外界消息称,此次离开咪咕后,戴和忠将很有可能加盟目前中国最大的电视剧制作和发行机构华策影视集团,负责旗下一家影视文化公司。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目前业内一些公司准备了专门的名单从电信运营商定向挖人,其筹码是数倍于运营商的薪酬、股权激励以及企业运营决策的自主权。

之所以瞄准运营商,是因为类似于中国移动的运营商基于10年最佳雇主地位搜罗储备了业界最为精英的人群,尤其是一些既有通信运营积累又有互联网业务经验的人才更是炙手可热。在中移动内部这批人被称为“优秀75后备”。

有消息称,原中国移动互联网公司(筹建)业务二部总经理、现任广州移动市场部副总经理白琳也将离职。其之前是负责中国移动重要的融合通信业务规划的主力干将。

咪咕试验田

大约一年前,腾讯科技独家曝光了咪咕公司的筹建事宜。面对互联网OTT公司的冲击,电信运营商短彩信、语音等业务遭到重创。在网络速率的不断提升下,寻求数字化服务转型成为中国移动未来发展的唯一出路。

于是,中移动提出了“三条曲线”的发展模式。第一条曲线是以语音和短彩信为代表的传统移动通信业务,第二条曲线就是流量业务,第三条曲线是数字化服务的发展。前两条曲线可以被认为是当前的主业,而第三条曲线的发展,则被寄予到咪咕公司和前不久姗姗来迟的互联网公司身上。

今年年初,咪咕公司在京正式挂牌成立,从筹备到成立不到半年时间,足以见得中国移动转型的迫切心情。根据咪咕公司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咪咕公司为内容、渠道合作伙伴带来收入高达121亿元,25家合作伙伴获得的分成收入超过1亿元,11家合作渠道合作伙伴收入超过1亿元。虽然咪咕公司没有公布公司整体收入情况,但从CP的收益分成来看,能在BAT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之下取得如此成绩已是不易。目前,咪咕公司已与超过6000家合作伙伴展开深度战略合作。

在外界看来,传统运营商由于受到体制和机制的束缚,留不住人是正常现象,但是被中国移动委以转型和第三条曲线重任的咪咕公司留不住人显得不可思议。

据中国移动内部人士介绍,咪咕公司未来整体规划是按照市场化规律运作,采用市场化的激励与薪酬机制,机构设置要去行政化,并可能在后期引入混合经济所有制,条件成熟时,择机上市。

今年7月,中国移动集团在小汤山召开总经理半年会,时任董事长的奚国华在大会讲话时表示,咪咕公司必须要采用市场化机制,要给咪咕公司营造适合移动互联网公司特点的小环境、小气候。

不过,从腾讯科技了解的实际情况来看,奚国华所提出的“小环境、小气候”直至其离任也未出现。受制于中国移动的体制包袱、内部异见和政策的反复性困扰,实际上咪咕公司距离真正的互联网化、市场化、去行政化的独立运作仍存较大距离。

如在人力及薪酬管理方面,咪咕人力及薪酬管理方面并未真正按照市场化运作,中国移动集团依旧向对待其他子公司一样采取“双控”策略。所谓“双控”即国有企业针对工资总额与工资水平双重调控政策。简而言之,咪咕公司骨子里还是个央企。

据接近戴和忠的消息人士透露,“戴和忠之所以离开很可能与上述双控有关,外界有传言称,华策给戴和忠开出的年薪比咪咕高出数倍,并给其个人及团队股权激励。而比薪酬更具有吸引力的是,华策能提供更多的企业运营自主权,比如薪酬权、用人权、投资权,乃至明确的上市计划。”该人士透露。

从运营层面来看,关于数字内容运营主体的争议和矛盾一直在咪咕公司和互联网公司之间存在。按照之前的规划,咪咕公司是中国移动面向音乐、视频、阅读、游戏和动漫等内容的唯一运营实体,互联网公司原本定位于渠道分发,不引入内容。但事实上,咪咕公司与互联网公司之间的业务分配和利益博弈从“基地时代”就纷繁复杂。

近日,中国移动互联网公司正式挂牌成立,显然双方业务运营的冲突会进一步激化。这从中国移动合作伙伴大会上互联网公司发布的信息就能看出来,互联网公司并不甘心只做渠道分发,因此两个公司之间的“打架”不可避免。用中移动内部人的话来讲:“就是左手打右手,相互掣肘。”

下一个会是谁?

戴和忠的出走是一个中国移动向市场化对标中出现的典型案例。事实上,由于收入、体制等多重因素的束缚,中国移动这一年来人才流失十分严重,尤其是中层频繁出走。

据了解,包括戴和忠等众多人在内的“优秀75后备”,这些人从知名高校毕业后即投身中国移动,成长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现在大多数正处级职称的他们,已成为中国移动未来发展的主力军,眼下频繁离职不得不让人深思。

一方面是内部央企固有的体制基因短期无法改变,另一方面外部互联网公司快速发展带来的市场化机制诱惑。“‘优秀75后备’这些人对于互联网思维领悟快,业务转型能力强,所以面对体制问题除了走出去的,还有寄托于独立子公司希望发挥自己的才华,但无奈体制影响根深蒂固。”上述人士表示。

据了解,由于还未按照市场化的机制运作,咪咕公司在对外社招专业化互联网人才时,经常被指薪酬与 BAT等公司无法对标,看不到成长和发展的空间。而像戴和忠这样内部选聘上来的人员也注定不会是咪咕公司最后一个要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