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从锤子T2代工厂出事看手机行业现状

时间:2015-12-21 编辑:robin 阅读:2 次

 继老罗上次发布会因丢失PPT导致延期之后,这恐怕又是一场让老罗始料未及的灾难,尽管中天信电子的高层进行了辟谣,不过无风不起浪,这事儿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跟整个手机产业经济有着莫大关系。

即使是周末,但也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日子,昨天深圳中天信电子有限公司老板被传跑路,4000名员工讨要工资,这家深圳纳税大户,曾为华为、三星、中兴、摩托罗拉、酷派、TCL、锤子做过代工,虽然这对于其他手机厂商来说可能影响不大,但对于老罗在一周后即将登台亮相的锤子T2来说,更像是遭遇了一场滑铁卢事件。

继老罗上次发布会因丢失PPT导致延期之后,这恐怕又是一场让老罗始料未及的灾难,尽管中天信电子的高层进行了辟谣,不过无风不起浪,这事儿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跟整个手机产业经济有着莫大关系。

对锤子T2发布会有影响吗?

倘若中天信的老板真的失联,4000名员工工资未发,那估计路边摊的说辞就会成为了现实:“老板跟着他小姨子跑了,原价3000、4000的锤子,现在只要二十块,统统只要二十块!二十块你买不了吃亏,二十块你买不了上当……”

玩笑归玩笑,12月29日是老罗定下来的发布会日,无非有两个选项,这日子是推迟或者不推迟。

如果推迟的话,老罗肯定会说:1、合作伙伴问题;2、安全问题;3、货还没存到10万,照片暂时拍不了;4、马上一起推出T2 pro,T2代金券也能用;5、PPT丢了。

如果不推迟的话,老罗肯定会说: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让发布会如期举行。接着一帮锤粉们感恩戴德,恭迎教主在发布会出场。

我估计这次锤子T2发布会100%不会推迟,因为锤子T2在锤子科技的体系中是比较重要的一个产品,同时,这到年底了,这个日子也刚好让老罗对锤粉们一个交代。另外,在北京定场地是一个很麻烦的事,各种发布会太多,大场地在年底的排期根本就不够用,如果推迟只能推到年后了。

今年频频出事的手机厂商

2015年1月,徐国祥证实百分之百手机关闭,这家曾挑战小米的公司在向前冲锋的时候,才翻过第一条战壕,就已经中弹牺牲。

2015年10月,大可乐手机由于内部对公司未来战略发展的方向存在着不同的看法,所以在丁秀洪离职之后,甚至传出大可乐正在进行破产清算的消息,对于这些消息,官方也保持了缄默的态度。

2015年11月,一加手机逐步关闭线下45家体验店,并可能并入OPPO。目前,OPPO的公司名称已经从“广东欧柏电子工业有限公司”改为“广东欧加控股有限公司”,似乎新改公司名称的“加”就是暗指“一加”。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一加手机的销量确实比较低,2015年初定的全年300-500万销量,但卖出去的手机比例很小,有爆料称一加2销量还不到10万台。在这种情况下,华为小米任何一家的销量都能直接将一加手机秒杀。

2015年12月,天语手机业务停滞,大部分地区的员工停薪休假,天语手机的官方回复是业务和战略调整,但我想说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天语手机早期押宝微软WP,结果败的一塌糊涂,回过头来想投入安卓的怀抱,却发现晚了大半截,接着又和Yunos合作,又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幸好有海外客户支撑着,要不然天语手机早就改名为“无语手机”了。

除了这些手机品牌之外,还有一些品牌值得缅怀,比如橙品节操、博沃、THL、青橙、大米,这些手机厂商无一例外的都想跟着小米学互联网营销,认为小米模式可以复制,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输的连买棺材的钱都没有。

友商同质化现象严重、接近饱和的市场竞争激烈,再加上不断挑剔的用户,倘若光靠互联网宣传这个用旧的外衣,恐怕还不能让用户信服,最终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倒闭,要么卖掉。至于未来的机会也有两个,要么海外,要么创新。

此刻,我想到了余承东说过的一句话:过了洗牌期,未来的手机行业,只会剩下几家巨头。

过的并不好的手机上下游企业

中天信不是第一家出事的手机厂商下游企业,也肯定不是最后一家,2015年大家提到的关键词里有“资本寒冬”,可能2016年要改为“手机寒冬”,因此,雷军的哽咽或是有感而发。

2015年1月,以手机代工为主要运营业务的东莞市兆信通讯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民自杀,欠了上下游供应商超过4000万。

2015年10月,深圳福昌电子,这家为华为和中兴代工过的工厂也倒闭了,共计欠一百多个供应商3亿多元,金额大的过千万,若最终倒闭,连累了10%的下游供应商倒闭。

同月,东莞京驰塑胶科技有限公司倒闭,这家公司主要为TCL、海尔、酷派、LAVA等手机厂商提供手机外壳,共欠下供应商货款约3000万以及部分临时员工的工资。

同月,东莞金宝电子厂的员工国庆后上班,发现生产线都没了。这家为惠普、戴尔、IBM、佳能、卡西欧、夏普等品牌生产各种计算器、打印机、电子琴、卫星定位器、无线鼠标、手机、机顶盒、液晶屏等电子科技产品的公司,也终于顶不住,把厂区撤掉了。

同月,台湾第二大触控面板生产商胜华科技宣布破产,这家企业也是小米手机最重要的屏幕供应商,不过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即使台湾第一大触控面板生产商辰鸿科技,形势也不容乐观。

同月,广东惠州市创仕实业有限公司的股东和核心财务失联,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创仕主业为液晶显示模组、电容式触摸屏及相关产业链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下设模组厂、背光厂、触摸屏厂和盖板厂。公司主要产品为数码新产品、C-TP等,合作客户有华为、中兴、TCL、海尔、海信、酷派等。到现在为止,创仕目前欠银行3亿元左右,民间借贷3亿元左右,200多家供应商合计欠货款3亿元左右,合计近10亿的债务。而创仕资产估值在4亿元左右(还可能存在水分),严重资不抵债。

上面这些企业,只是我取了几个比较典型的案例,其实,整个手机行业的上下游关系都很敏感,比如芯片、存储、电路板、模具、触摸屏、摄像头、外壳等,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企业的倒闭,有的是技术原因、有的是市场原因、或是自身原因,不过毋庸置疑的是,一旦一家发生情况,少则涉及几十家供应商,多则涉及上千家供应商。

实际上,国内的手机行业现在有些浮躁,也带动了一些上下游企业过分看好手机行业,忽略了现实存在的情况,在盲目扩张之后发现资金链断裂,这时想后悔就来不及了,因为手机行业浮动比较大,订单往往不能固定下来,所以到最后这些企业就选择放弃,不得已倒闭或跑路。

从创业的角度上来看,如果能坚持,就坚持下去,马云曾说:“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都倒在明天晚上,我希望我们阿里巴巴能够渡过明天晚上,看到后天的太阳。”

我也相信,涅盘之后会有重生,东山之后还能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