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新医疗金融崛起,你不能不懂的未来

时间:2015-12-28 编辑:robin 阅读:2 次

前言:回顾整个 2015年,保险、互助等医疗支付方的兴起是当之无愧的主流趋势。比之融资租赁、供应链金融,我们将其定义为新医疗金融。而 2015年 崛起的新医疗金融,有没有可能在 2016年 成为另一个爆发点?

“医疗资源短缺的问题短期内是很难解决的,但钱的问题短期内解决则是有可能的。” 在之前的采访中,抗癌公社创始人张马丁的话很有启发性。

中国医疗体系的两个基本难题是看病难和看病贵。过往几乎所有互联网医疗创业者都是从看病难的角度着手,寄希望于通过解决医疗资源短缺之后,实现提供廉价优质的医疗服务,进而解决看病贵的问题。

只是医疗资源的问题解决起来太难了,动体制、动机制、动既得利益。如果从上世纪 80年 代第一轮医改算起,在过去三十多年的改革中,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互联网革新浪潮下,移动医疗的兴起给医疗资源问题的解决带来了新的希望,只是没人知道需要多久。

那么,钱的问题呢?

长久以来,关于解决看病花钱的问题一直是从医疗保障体系着眼的。因为看病贵从不同角度,也可以理解为保障不足,患者自费比例太高。经过本世纪前十五年的努力,我国已经建成了一个基本框架完整医疗保障体系,而且政府在这个保障体系当中发挥着主导作用。

这个医疗保障体系在 “十二五” 医改期间就已经实现了全人群覆盖,但基本医保的特点就是覆盖范围广,保障水平相对较低。虽然基本医保的名义报销比例已经提高到了 75%,而且我国在 2012年 又正式建立起了大病医保制度。但实际当中的报销比例,受医疗费用、医保目录、名义报销比例、封顶线等多重因素影响,保障能力有限。

以儿童重大疾病为例,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中国儿童大病医疗保障与社会救助分析》的报告中指出,“基本医保的报销比例在 20%―45%,超过 20 万元以上医疗费用的疾病实际报销比例还会更低。”

在基本医疗保险之外,发挥重要补充作用的保险是商业保险,即商业健康险。但商业健康险在整个医疗费用支出中,仅占 1-2%的比例,杯水车薪。保险价格高,超出很多人的承受能力。虽然互联网的兴起改变了保险的模式,但互联网医疗保险仅仅处在萌芽阶段。

基本医保保障水平低,商业保险覆盖范围小,双重尴尬之下,很多人暴露在重大疾病的风险当中。而且风险已经降临。有媒体曾披露一组数据,我国 7000 万农村贫困人口当中有 42%是 “因病致贫、因病返贫”。

这就是张马丁口中的 “钱的问题”,而有着切身经历的他想起了最原始的互助形式。于是,张马丁以此为原型创办了抗癌公社。同样,与抗癌公社类似的平台 e 互助也是从 “钱的问题” 角度出发,CEO 雨乔说,他们要用互联网的创新方式真正实现 “好人有好报”。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互助平台的出现改变了对疾病的保障形式、患者的支付形式,那么它还有没有可能改变更多?

医疗金融不是个新事物

当然,从整个医疗服务体系的角度看,面对 “钱的问题” 不只是有患者,包括医院、医生也会遭遇这个问题。

① 医院

对于医院而言,最主要的支出就是采购,包括采购医疗设备和药品。而围绕着这两种产品,产生了两种不同类型的金融模式。

融资租赁在医疗设备的采购中,融资租赁是常见的金融模式。医疗机构只需要支付少量资金便可以获得医疗设备的使用权、运营权和收益权,而出租方则主要是靠收取固定利息获利。

显然,融资租赁在满足医疗机构对设备的需求以及厂商对市场的占有上,都是有利的模式,以至于《融资租赁:医疗器械销售模式创新的助推器》报告中提到,国内超过 70%的受访医疗器械厂商欲推销售模式创新。

但医疗设备融资租赁有可能与国家的两项政策规定相冲突,一个是公立医疗机构不得贷款购置医疗设备;另一个是控制公立医院规模的快速扩张。这使得医疗设备融资租赁的方式还面临很多不确定性。

供应链金融供应链金融主要是围绕药品流通环节产生的。按照现状,药品供应链主要包括四中模式:

在这个供应链当中,处于上游的药品生产、销售企业多为中小型企业,往往处于相对弱势地位,多以赊销方式销售并形成应收账款。而医疗机构的应收账款周期较长、坏账率较低,为供应链金融的运作提供了条件。

通常情况,商业银行的贷款方式仍以固定资产抵押为主而,而在药品流通领域,则是以医药企业的应付与应收账款、存货等进行质押融资,从而为其提供金融服务。

无论是医院的融资租赁,还是药品采购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其实都是比较传统的金融服务形式,存在时间也已经比较久。 不过在最近一段时间,随着 B2B 模式的形式,药品流通领域的 B2B 平台越来越多,其所觊觎的正式供应链当中的金融价值。

② 医生

除了像普通人一样,在重大疾病面前需要保障之外,医生对资金需求的主要目的是医学研究。当然,医生在这里应该是整个从事医学研究群体的代表。一般情况下,医学研究主要是有政府、医药企业或大型科研机构予以资助,不过 Consano 的出现改变了这个现状。

Molly Lindquist 是 Consano 的创始人。她在 32 岁的时候确认得了乳腺癌,而她的祖母则是在 46 岁的时候患上了这种疾病。Molly 在接受采访时说,她萌生了一个很简单的念头,希望找到方法让自己的女儿不再面临这种疾病的威胁。于是,Molly 创办了 Consano。

Consano 运用了众筹的方式,科研人员可以把自己的科研项目发布在网站上,而公众则可以通过浏览这些项目,直接向自己感兴趣的项目提供捐助。

不过,Consano 面向的群体高度专业而且门槛极高。目前,Consano 网站上公布共公布了五个项目,筹措金额从两万五千美元到二十万美元不等,而大多数项目的筹资进程相当缓慢。

新医疗金融的可能

显然,无论是从绝对数量还是发生频率的角度,患者这一端都要远远好于医疗机构和医生。而从当前的现状来看,在患者这个角度的金融创新形式也是最为丰富的。

互联网医疗保险从春雨医生、丁香园、挂号网-微医等移动医疗巨头纷纷在 2015年 初级保险业务,以及众安、大特保等互联网保险公司在医疗服务方面的尝试,互联网医疗保险当之无愧是 2015年 医疗创新的主流趋势。虽然整个互联网保险呈现了快速发展的趋势,但互联网医疗保险仍处在萌芽状态。

互联网医疗保险的出现,使得发展多年的移动医疗终于找到了建立线上服务闭环的可能。而且,由于移动医疗本身 “轻医疗、轻健康” 的属性,互联网医疗保险的保障范围更多是在健康管理方面。怀着最美好的期待,如果它能够成长起来,将扭转我国医疗保障体系中长期存在的 “重治疗、轻预防” 的沉珂。

医疗费用分期支付这是很早便出现,但一直没有形成气候的支付形式。在过去十多年当中,一直有地方的不同层级医院宣称实施 “按揭治病”,但始终没有明确的大面积出现。

某种程度上,按揭与治病存在矛盾。按揭的本意在于刺激消费,但问题是,治病是刚需,有钱没钱都得治,不存在刺激一说;而且对于真正面临经济问题的患者,后续还款能力也存在问题。

这可能也是医疗费用分期支付长时间无法取得突破的原因。不过仍然有投资人表示看好这种形式的前景,只是还需要一个更好的运营模式。

互助这是现在最火的一种医疗金融形式。两个背景:一个是互联网金融在近两年中的风靡,张马丁说,抗癌公社在 2014年 的成功融资很大程度上由此影响;另一个是中国保监会在 2015年1月 发布了《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随后各路机构在申请互助保险牌照方面摩拳擦掌。

有媒体曾披露称,保监会的文件公布仅 5 个月,就有近 20 家机构排队申请互助保险牌照。实际上,互助和互助保险都是非常古老的形式,早在二十世纪初就已经产生了互助保险机构,而如今卷土重来的互助保险之中裹挟了互联网和众筹两大流行思路。

目前已经披露的互助平台包括抗癌公社、e 互助、互助家、必互、公能相互等。这类平台相比传统商业保险公司的鲜明特征是,门槛极低,只要条件符合,申请人只需要缴纳最高不多于 10 元的保证金,有时甚至无需预付费。

互助平台与互助保险存在一些差别:已有的互助平台往往不需要预缴费或缴费很低,而互助保险最常见的形式则是在保险期开始时,投保人缴付全部保险费。但从互助平台未来的走势看,成为互助保险机构是其重要选择。

互助保险机构 这是互助平台未来商业化的一个选择,在互助平台上形成沉淀资金,做与保险公司类似的生意。

接入第三方服务 由于这类互助平台都是对个人健康高度关注的人群,因此,对目前市场上大量提供健康管理服务的公司而言是个高度精准的用户群体。

不过对于互助平台来讲,由于前置门槛极低,保证真实、透明就成了这些平台所面临的巨大挑战。目前,这些平台所发生的案例并不多,全年只有几十起。从长远角度,如果大量互助案例的发生,这些平台如何做真实性的审查则是巨大的挑战。

再有,目前这些互助平台的筹资标准高低不一,30 万、50 万不等。与传统保险公司一样,这些互助平台对医疗质量完全没有任何干预能力,而只能用这种一刀切的粗放筹资方式。但是否也要像社保一样选择定点医疗机构,可能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此外值得一提的还有 医疗众筹 ,与互助平台略微不同的是,医疗众筹的对象没有特定范围。这类平台在我国还不多见,在美国比较有名的有 Watsi、GoFundMe、indiegogo 等。不过,医疗众筹如果单个看,似乎与普通的慈善捐助并没有本质差别。

关于新医疗金融的探讨

过去一年当中,人们谈论最多的便是医疗支付端的变化。除了互助平台的兴起外,还包括商业保险的成长,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互联网医疗保险。相对对基本医保的主导地位,这些支付方式主要发挥补充作用。但补充医保体系的变化有没有可能构建一个新的医疗生态?

从为患者解决医疗费用的角度,在此前,除了政府的基本医保和保险公司的商业保险外,患者几乎没有第三种选择的可能。现在,互助显然提供了一种不同的选择。

从患者角度出发的金融模式,本质而言是医疗支付方的构建。无论是互联网医疗保险还是医疗互助平台,都是都是医疗服务的不同支付方。而按照现在的趋势,医疗支付方参与医疗质量的管理、医疗费用的管理将是必然。

伴随着新医疗金融形式的出现,是否也会对医疗服务产生新的影响?尤其是强调公开透明的医疗互助平台,哪家医院、哪个医生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在同一种疾病的治疗上要远远高于同行?

无论是互联网医疗保险还是医疗互助平台,都处于早期,但考虑到我国的医疗费用支出以及肿瘤等重大疾病的发病率都处在快速上升阶段,新医疗金融服务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明年,这里会不会是个新的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