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厂商人物

专访蚂蚁高管:一个支付以外的蚂蚁金服

时间:2016-01-01 编辑:robin 阅读:2 次

 

近日,支付宝钱包上线了一款新的航空延误险产品,名曰“晚点乐”。蚂蚁金服副总裁、蚂蚁金服保险事业部总经理尹铭,也首次以新身份公开亮相。

不久前,搜狐科技曾经独家专访过尹铭,以及蚂蚁金服副总裁、财富事业群总裁袁雷鸣。在春节红包大战来临之前,搜狐科技试图以另一个视角,从两位蚂蚁高管的口中,展现一个支付业务以外的更完整的蚂蚁金服。

保险:场景化+平台化

蚂蚁金服的保险事业部正式成立于2015年9月底,从财富事业群中独立出来,由原中国人寿财险副总裁尹铭担任总经理。

(蚂蚁金服保险事业部总经理尹铭)

尹铭在蚂蚁的花名叫团长。让很多蚂蚁同学感到惊讶的是,团长是一枚典型的白羊座,行事风风火火,和大众心中对传统机构高管的印象相差甚远。

在搜狐科技的采访中,他透露,年前还打算和保险公司一起推一些和春节相关的险种。“其实我们是有一个产品库的,具体会根据条款是否成熟、是否符合用户习惯等考虑,决定先把哪个拿出来。”

公众对互联网保险的印象,通常是更为小额和分散。也就是说,和传统保险比起来,花样要更多些,价格也比较亲切,经常是个位数。团长认为,和传统保险比起来,互联网保险属于技术方面的进步,但并未离开保险的本质。只是在数据更充足的情况下,能够帮助传统机构一起做出原本不太好做的险种。

他举了机票退票险的例子。“如果是我妈那样的退休工人肯定不会买,因为她们空闲时间多,说好几点走就可以走。但年轻人、上班族就不一定了,尤其是一些销售、记者等出差频繁的职业,这些人群的赔付率其实很高的。”

团长说,如果是传统机构来做,费率肯定会比较高,投保的意义也就不太大了。但通过互联网和大数据来设计模型的话,可以加入用户的购买行为、航空公司历史航线数据等因素,进行更合理的分级定价。

同时,他认为出于这个原因,互联网保险可以做得更加细分。

目前规模最大的两个险种依然是运费险和账户安全险。其中运费险在双十一达到3.08亿单,账户安全险用户超过一个亿。据团长说,现在很多银行、p2p都在学账户安全险的思路,不少和支付宝合作这个险种的保险公司都接到了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意愿,保证保险业可以做的更加细分。

另外,团长大致介绍了蚂蚁的保险业务2016年要做的几件事。

一是反欺诈模型的对外合作。团长说,现在在和保险公司商量,针对银行卡欺诈、电信诈骗等欺诈风险,明年做反欺诈模型,给保险公司做输出,效果类似防黑客软件。

二是o2o的险种。对于这个最热门的场景,团长表现的比较冷静。他认为,o2o尤其是上门服务,设计保险其实比较复杂。因为共享经济重构了很多服务关系,导致整个链条中人物较多,保险中非常关键的投保人、被保险人、可保利益,在上门服务中要复杂很多。一个简单的例子是,送外卖可能面临治安风险,但外卖小哥经常换人,精确定位可保利益会比较困难。

三是保险的公众教育。

在大方向上,他表示蚂蚁的保险业务今后主要会分为两部分。

一是场景类的保险,就是已有的运费险、刚推出的“晚点乐”、以及未来会做的o2o险种等。

二是与保险公司合作,搭建保险平台,比如汽车理赔平台等。这个合作不是一对一的,而是会延续阿里系一贯的平台思路,涵盖行业内的多数保险公司,类似OTA与航空公司的合作。

理财:寻求增量的产品和用户

由于监管政策等多方面的因素,蚂蚁金服的理财业务线去年进行了几次产品调整。

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蚂蚁正在扩大自己的产品范围。从最初的余额宝,到去年的招财宝和今年的蚂蚁聚宝,产品已经从单一的货基,扩大到理财、借款、保险等产品,以及基金。袁雷鸣称,后续仍然会大量引入专业金融机构的服务,包括业务和资本两个层面。

(蚂蚁金服财富事业群总裁袁雷鸣)

2015年11月底,天津金融资产交所完成增资,新增加的股东中就包括蚂蚁金服,并且是股权占比最高的。一同出现在股东名单中的还有天津产权交易中心、长城资管、东方资管、中信信托等,多数是国资企业。

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成立于2010年5月,是国内第一家全国性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据袁雷鸣介绍,这并不是和蚂蚁有股权关系的第一个交易平台。在此之前,蚂蚁曾与恒生电子、中国投融资担保,一起发起设立浙江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袁雷鸣说,天交所的股权结构比较均匀,蚂蚁持股不到20%,只是比其他几家稍微高一点点。

迅速增加的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意味着蚂蚁的非标资产来源和可控性正在逐步扩大。这反过来对招财宝是一个利好,作为蚂蚁的重点产品之一,招财宝缺的不是流量,而是产品。

另外,与国资系和传统机构的合作,是蚂蚁去年的主打策略之一。袁雷鸣解释,作为互联网公司,蚂蚁在金融方面的积累仍然有欠缺,“很多经验和教训,不是拍拍脑袋就能想到,一定要交了学费才能学到”。他认为,股权合作是降低信任成本的最好办法之一。

对于未来的投资策略,袁雷鸣明确地说,短期内不考虑天弘式的控股投资。

他把对天弘的投资称为“唇齿相依”,因为余额宝已经有2亿多用户,涉及的用户面太广,因此对风险必须要严格控制,所以选择控股。

在他看来也确实起到了效果。“很多基金会有大额或巨额暂停赎回的条约,余额宝三年了没有类似的约定,在双十一、打新股等可能面临巨额赎回的情况也没出现过问题。”

袁雷鸣说,去年的主要精力还是在基金上。他很满意蚂蚁的纳新能力,“天弘的后台统计说,蚂蚁这边带来最多的是新用户,而不是从别的平台抢来的存量用户”。

他把原因归功于用户教育,比如学基金知识有小额奖励、把广告变成客户需要的内容等方式。袁雷鸣的看法是,做好用户教育,其实是给公司省麻烦。“如果你给用户看的产品都是他不了解的,那亏了一定会回来找你。如果他能清楚判断风险就不会了。”

他们的考核标准也很有趣,不是按照基金的成交量,而是客户的使用情况,其中一项就是用户是在用了多久后开始买基金,是否有经过学习。袁雷鸣透露,下月会上线一个基金涨幅排行和跌幅排行的轮播,不能像很多基金公司的页面那样“江河一片红”,给用户造成稳赚不赔的假象。

另外,袁雷鸣透露,尽管股票业务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但今年有可能在监管允许的情况下,根据客户的教育进展情况再进行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