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庄辰超离职,去哪儿大变脸,“去携”整合大幕开启?

时间:2016-01-05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今天下午庄辰超在去哪儿的内部邮件中宣布了离职的消息,以及一些其他的人员变动。

对于 CC 离职的消息,我并不意外, 据我所知之前他本人在一次行业内露面上就非常笃定的透露他将离开去哪儿。那一次他还提到,人生的下一站将离开旅游行业去做投资了。

如他在邮件末尾所提到,“我会持续参与全球技术创新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同时希望能在创新的大潮中以创造力的冒险创造出有趣的独特价值”。那么应该是早期投资吧。

我想这是一件非常确定的事情了,除了感叹时代落幕或是感叹资本驱动行业发展之外,我们能做的也就是祝福庄辰超了。

*     *     *

不过,回头我们再来说说那些不确定的事情,这些事情才是最有趣的,也是可能影响行业走向的。

首先是去哪儿的人事变动,在之前总裁孙含晖离职的那次组织架构调整中,COO 和 CTO 两个职位空置,那时候我还在猜测是不是会有百度空降(现在想来还是太幼稚,空降的也是携程的人啊),现在看来结果是内部提拔。

无线事业群的老大谌振宇将担任新 CEO,之前目的地事业群 CEO 张强将接替担任 COO;之前担任战略及投资者关系高级总监的朱小路将接替赵轶璐担任 CFO;杨淼、甘泉、何伟平和李继锋四个人将担任更高技术职务,并分担接替 CTO 吴永强的工作。

这里多说一下四个人的背景。杨淼是去哪儿支付中心的技术负责人,有 “大神” 之称,是去哪儿的早期员工,工号只有两位数,CC 在内部邮件中也提到,杨淼让公司业务有了可规模化的基础。何伟平是度假事业部的技术负责人;李继锋是目的地事业群的技术负责人,2014年 才加入去哪儿。甘泉则在无线事业群负责国际用车业务,CC 在邮件中也提到甘泉为无线业务的增长很有贡献,但其所在的业务却不是非常核心,这个提拔可能出乎意料。不过,暂时看来 CTO 的职位还会继续空缺。

之后,庄辰超、赵轶璐、彭笑玫和吴永强四个人会继续担任公司的战略顾问,“和携程未来也会在旅游投资方面开展合作”。

去哪儿同时宣布董事会调整,新的董事会将由五名成员组成,包括携程董事会主席兼 CEO 梁建章、新 CEO 谌振宇、以及三名独立董事,赖佑明、朱剑岷和时颖——独立董事的履历都与携程和去哪儿没有太多交集,除了朱剑岷曾在 2011年 之前在携程担任副总裁。

在随后谌振宇的一封内部邮件中,去哪儿的组织架构再次发生了调整,一些新的人事任命也明晰了一些:

  • 王懿担任集团财务 VP,向朱小路汇报 
  • 甘泉担任平台事业部 CEO 
  • 杨淼担任金融事业部 CEO 
  • 杨昌乐担任大住宿事业部副总经理,管理酒店产品和技术,向张强汇报 
  • 李继锋担任 VP,协助昌乐管理,向杨昌乐汇报 
  • 何伟平担任度假事业部 CTO

而最新的组织架构图则如下所示,第一张图是上一次组织调整的结果(具体报道链接点这里),第二张图是这次调整之后的。

人事和组织架构的变动往往与业务调整有说不清的联系,目前我们可能还不知道这样的人员调整是不是最终局,但也许我们能从中判断出一些趋势——我更愿意将其理解为携程在在线旅游行业所做的防御战。

谌振宇接替 CEO 其实顺理成章, 很早之前无线事业部的业务就是开发移动端产品,而当移动端业务体量起来之后,无线事业部(群)的业务其实就穿插于其他各个事业部(群)之间了。 因此谌振宇对去哪儿的整体业务都有很强的认知。而在纳入携程之后,去哪儿的独立品牌还在,继续保持移动端的业务体量也是毫无疑问。

新的大住宿事业部以及张强在最近几次调整中的快速上位,是不是可以认定为携程依然不想放弃低端酒店市场?而这可能也是阻击美团的重要战场。之前去哪儿杀入低端酒店市场的做法并不被很多业界人士看好,而现在看来这个战略依然要坚持下去。

新成立的三个事业部也许可以理解为是去哪儿未来发展的方向——虽然这些业务都显得不疼不痒,未来能不能爆发,我个人持悲观态度。其中比较有趣的是专车事业部,难道去哪儿也看上了目的地用车这块蛋糕?

之前曾有业内人士预测,手握艺龙和去哪儿的携程,会让两家的业务重心分别回到酒店和机票领域——这也是两家的老本行。 而我也认为,去哪儿未来的价值依然会在机票领域。

机票依然是最稳定的流量入口,无论是用户的旅行决策,还是平台做精准营销,都离不开机票的数据。而随着出境游用户数量的增加,国际机票搜索的技术门槛逐渐体现出来,携程当然希望维持自己在这个领域的持续领先。而在去哪儿擅长的国内机票领域,刚好补上了携程之前的短板。

不过短期看来,机票领域的挑战来自于行业外。在过去几天的时间内,海南航空、南方航空和中国国际航空,以及重庆航空、首都航空都先后关闭了在去哪儿的旗舰店,理由是接到用户大量投诉。而去哪儿的回应是海航和南航提出将页面排序改为按照时间排序,不符合消费者习惯,由此分歧导致双方合作暂停。不过对消费者而言,依然可以在其他机票代理商购买上述多家航空公司的机票。

双方的理由都不那么令人信服,真实原因是航空公司被相关主管部门要求提高机票直销比例。航司在努力吸引用户来自己的直销渠道预订机票的同时,也希望关闭一些分销渠道。大量的中小代理人太分散,因此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从 OTA 开刀。随着携程去哪儿联姻,关闭去哪儿这一单一渠道不会引发太多反弹,同时还能检验自己的机票销量是否会出现滑坡。如果一旦航司证明损失去哪儿这一渠道之后不会导致机票销量滑坡(同时直销比例一定会增加),那下一步也有可能就是携程了?

不过国内航司能搅和的,也就是国内机票板块。国际机票板块携程依然具备不错的先发优势,配合上去哪儿近来表现抢眼的 “穿山甲”,强势地位依然稳定。

这一次调整,谢幕的是庄辰超时代的去哪儿,而拉开的则是携程和去哪儿资源整合的大幕。之后的调整可能都会暗合在线旅游行业发展的趋势,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