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厂商人物

谷歌也帮骗子卖过禁药,不过它交了 5 亿美金的罚款

时间:2016-01-17 编辑:robin 阅读:6 次

2015 年 12 月,百度通过竞价的方式,把“血友病吧”的吧主位置,用几十万元卖给了一个名叫“血友病专家”的用户。结果该用户开始在“血友病吧”疯狂投放药物和治疗方案广告,并私信对贴吧用户进行诈骗活动。1 月 12 日百度正式宣布,所有病种类帖吧全面停止商业合作。“尿毒症吧”“糖尿病吧”等病种类贴吧的运营,全部交给权威公益组织。

1 月 15 日,百度被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信办)点名整改。

百度的“血友病吧”丑闻引起了不少网民愤怒。百度这不是帮着骗子卖药么?很多人不禁产生了疑问:同样是搜索引擎又宣称“不作恶”的谷歌,会做出这种事吗?

△知乎用户“@ytytyt ”上传的《百度贴吧热门疾病吧情况统计》结果称半数热门疾病吧被卖

谷歌还真帮过骗子卖禁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还因为这件事罚了谷歌 5 亿美元。

2008 年,联邦调查局在调查一名前医疗诈骗犯大卫·安东尼·惠特克(David Anthony Whitaker)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原来这位医骗之所以能成功骗到几百万元,背后有谷歌的默默帮助。

据惠特克透露,谷歌广告平台 AdWords 的雇员们经常会帮着一些诈骗公司卖非法处方药(包括类固醇、荷尔蒙素等),哪怕是谷歌的自动屏蔽系统屏蔽掉了这些网站,AdWords 的雇员们还是会帮着这些公司“绕过”政府的监管。

美国法律规定,如果一个广告公司(比如谷歌)明知一种产品是非法的,就不应该继续帮助该公司为这种产品打广告。谷歌内部有一个对非法药物广告的屏蔽系统,如果谷歌的系统屏蔽了这个广告,那么依照法律,谷歌应该停止它。

不过谷歌的销售员总有办法绕过这个屏蔽系统,哪怕知道他们是在为禁药打广告。比如,谷歌的雇员们会偷偷告诉非法药物的生产商,把医药购物网站伪装成教育类网站,这样系统就屏蔽不掉了。只要躲过了自动屏蔽系统,那么执法机关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也就是说,谷歌的销售员们,不仅帮医骗打广告,还一起跟骗子骗警察。

联邦调查局为了拿到证据,开始对谷歌的广告服务 Adwords 做卧底调查。而这个卧底,正是那个提供线索的犯人惠特克。

△大卫·安东尼·惠特克

惠特克在联邦调查局的指导下,建立了一个销售荷尔蒙和类固醇(steroids and human growth hormone,非法处方药)的网站 SportsDrugs.net 。这个网站由一位美国国税局的员工设计,设计的目的就是:看着越非法、越招摇越好。网站上有各种非法药物的列表;一个大大的墨西哥国旗暗示了这些非法药物的走私途径;网站上还许诺,如果这些药物被海关没收,我们还可以再送一遍货。

果然,这个网站被谷歌的自动屏蔽系统屏蔽掉了,谷歌停止了给这个卖非法处方药的 SportsDrugs.net 的全部广告。

惠特克在联邦调查局的指导下,反复追问谷歌 Adwords 销售代表,怎么才能让这个网站躲过屏蔽系统?谷歌的销售代表开始给惠特克支招:把网站名字伪装成NotGrowingOldEasy.com ;删掉药的图片;加一些说明书;删掉那些一键购买的按钮,让顾客打电话订购。

经过了三次对网站的伪装行动,谷歌的销售代表终于让这个非法网站通过了谷歌的审查系统。一旦通过了审查,惠特克又把网站给改了回来,又变回了当初那个招摇过市卖禁药的 SportsDrugs.net 了。

因为谷歌当时的屏蔽系统存在漏洞,审查一旦通过就不再追究。结果,这个网站竟然大摇大摆的在谷歌做起了贩卖禁药的广告。

而谷歌对这些行为睁一眼闭一眼。

联邦调查局继续和惠特克合作,分别设计了卖堕胎药的网站 NextDayProgram.org 和卖治疗精神疾病药物的网站  TaoTeWellness.com 。(堕胎药和精神疾病药物都是处方药,按美国法律必须由医生开处,不能随意售卖。)谷歌的雇员们为了 2 万美金每月的广告费,对这些非法行为同样视而不见。

在掌握了充分证据之后,联邦调查局终于对谷歌进行了起诉。起诉的不是几个销售代表,而是整个谷歌公司。

公司高层知道他们在帮着药贩子卖非法药物吗?答案是肯定的。“拉里·佩奇(谷歌当时的 CEO)知道这些事,”参与调查此案的律师彼得·内朗哈(Peter Neronha)在接受华尔街时报采访时说,“我们做了调查,翻阅了文字记录,采访了目击者。这些证据都表示:拉里·佩奇知道这件事。”

2011 年,谷歌停止了辩护,老老实实地交了 5 亿美元的罚款,又另交了 2 亿 5000 万美元对股东的赔偿金。“我们对我们的行为负全责。”谷歌的 CEO 拉里·佩奇无奈地承认:“回头再看,我们当年不应该把这些(非法)广告放上去。”

然而谷歌真的改了吗?

2013 年,由 20 个国会议员组成的检察团再次向谷歌提出控诉:“谷歌又在 Youtube 上给禁药打广告了。”这场官司直到今天还在打。谷歌还会不会再赔钱,所有人还在拭目以待。

原来口口声声讲“不作恶(Don’t be evil)”的谷歌,有时候也会禁不住“赚黑心钱”的诱惑。

不过这件事不能仅仅停留在“谷歌也赚黑心钱”这个结论上。毕竟,所有企业的第一目的都是赚钱。而对他们非法行为的监管,需要完善的法律和检察机构。

联邦调查局对谷歌的这次调查和起诉,只不过是简单的一例。Facebook 因为监听私人通信在 2014 年被诉讼,亚马逊因为贩卖氰化物在 2015 年被诉讼。关于互联网公司被起诉的案例,真是数不胜数。

无论是谷歌、Facebook、亚马逊,还是这次的百度,在商业探索的道路上都可能会发生违法的行为。让它们自我纠错,或者指望公司 CEO 的道德束缚是远远不够的。

谷歌帮骗子卖禁药,罚了 5 亿美金。那百度犯错,除了“整改”,还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