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湖北首家互联网上市公司是从走廊开始创业的

时间:2016-01-26 编辑:robin 阅读:3 次

 

2015年的最后一天,对盛天网络及其CEO赖春临都是不寻常的一天。就在这一天,盛天网络成功登陆创业板,成湖北当地首家上市互联网企业,此后连续创造13个涨停,市值百亿。

本次发行前,赖春临持有盛天网络51.2%股份,发行后,赖春临持股仍高达38%,赖春临由此身价大增,成为湖北当地新一代的女首富。

盛天网络原本是湖北当地一家草根企业。在差不多的时间,类似PPTV这一类互联网企业还从武汉搬走了,还有很多企业消失或者被并购整合,但盛天网络坚持了下来。

赖春临日前在武汉光谷“互联网+”创新发展大会上也透露,盛天网络创业10年,曾经搬过13次家,最开始就是在走廊创业。

回顾创业的这10年,赖春临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表示,最难的是盛天网络上市的前半年,原本以为公司将马上顺利发行,却遭遇A股2015年7月、8月的股灾,IPO暂停半年。

期望越大 失望越大

赖春临说,当你离曙光越近的时候,就会觉得越来越焦虑。而当初你以为能上市,马上能获得资本市场的门票,可以有更大动作,IPO突然暂停多少会导致人的内心很失落。

“那天我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周六,我马上给高管打电话开会,通知我们内部还要做好哪些准备。IPO暂缓可能是半年,可能是一年,谁也不知道,我们必须重新调整自己的战略,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赖春临透露,开会的目的一方面是给团队打气,给大家更多信心,另一方面也冷静的认识到,走向资本市场毕竟只是公司经营的一个助推方式,更关键的还是要踏踏实实的把企业做好。

实际上,当后来IPO重启,盛天网络发行时间确定后,赖春临反而有些不相信,以至于别人问过来,一开始还以为是谣言。

为筹备IPO 盛天网络有得有失

企业筹备IPO上市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最初提交招股说明书公示的时候,盛天网络主要业务是从事互联网娱乐平台的设计、开发、推广和基于此平台上的网络广告推广及互联网增值服务,以及游戏联合运营业务,是网络内容与服务聚合平台运营商之一。

在等待IPO审核直至发行上市的过程中,盛天网络已经开展了更多更为广泛的互联网业务。

当前,盛天网络在国内的主要竞争对手是顺网科技,早在2010年8月,顺网科技就顺利在国内创业板上市,成为行业首家上市公司。盛天网络上市要比对手整整晚了5年半的时间。

过去几年时间,顺网资本运作很多, 如收购网吧计费软件公司成都吉胜、上海新浩艺,还先后入股浮云网络和慈文传媒,这些动作之后,顺网的业务逐渐从单一到多元化。

而盛天网络在筹备IPO这个过程中却面临着两难的选择,一方面觉得如果进行部分并购整合动作可以帮助企业更快发展,另一方面,又觉得创业板可能会很快放行,舍不得因为大规模的资本并购而导致盛天网络排队上市的名次往后排。

其原因在于,一旦进行大规模并购,企业就需要重新向证监会递交申报材料,证监会规定,筹备创业板上市的企业重新递交材料则需要重新排队。

“这个期间对盛天网络而言最难受,这是中国资本市场最猛的一段,行业充满兼并、收购、上市公司重组整合,都是资本的力量在背后助推。”

赖春临说,在2015年最后一天盛天网络依然登上创业板,对企业来说仍然不算太晚。

“虽然中间失去一些机会,今天来看最重要的是调整自己的观念和意识,利用好这个机会,也许将来资本市场会放得越来越宽。”

随着盛天网络上市,赖春临认为,企业发展进入到一个新阶段,关键是能否有觉悟和意识转变自己,利用好资本市场给的新门票,快速发展自己,这对盛天网络组织内外都是考验。

如今,盛天网络成功上市,赖春临说,拿到这张船票后,盛天网络就可以积极的开始围绕着自身的优势资源以及核心业务,进行产业生态链的收购,快速做大做强。

上市后要更多进入董事长角色

随着盛天网络上市,赖春临在公司的角色正发生微妙的变化。

在盛天网络,赖春临既是董事长又是CEO。上市前,赖春临做CEO的事多,董事长的事相对少。上市后,赖春临很多CEO职责会交给其他高管,更多时间转入到董事长的角色去。

上市后的盛天网络发展也进入到新阶段,这一点和暴风科技很类似。

比如,暴风科技上市后开始扩张VR,VR项目单独融资,刚获2.3亿元融资,还从阿里挖来人才做CEO,给分出很多的期权,暴风CEO冯鑫( 微博 )说,暴风魔镜可能就成100亿美元市值公司。

冯鑫还说,暴风现在可不是视频概念,而是娱乐的概念,VR要做,其他也要做,乐视、掌趣科技、昆仑万维都要这么大体量,暴风为什么不能呢。

赖春临不久前和冯鑫沟通交流过。赖春临说,作为企业负责人,恐怕永远没时间和机会等着学习和成长。每天遇到的事都是不一样,每天接触不同的人,看不同的书,都会对你产生翻天覆地重要影响,改变你的观点。

从盛天网络的角度,未来发展会是两条路:

1,密切围绕着主业布局,从主业向产业的上下游进行延伸,第一把自己的主业巩固得更强,第二为公司主业的本身创造更好的利润和价值。赖春临认为,A股最终要回归到价值曲线。

2,把自己的主业外围生态圈扩得更大,通过资本市场的优势,广泛去投资,战投一些跟自己主业外延业务相关的生态链,帮自己建立一些护城河,并寻找更多资本和业务合作机会。

具体而言,盛天网络可能一方面会与更多知名基金与投资机构合作,密切建立与资本市场的联系,另一方面则会积极的涉足到场景化运营、电竞等与原有业务密切相关的新业态中去。

湖北互联网发展须借助资本力量

过去多年,湖北互联网企业普遍规模偏小。2015年腾讯科技发布《湖北消失在中国互联网版图》文章,提升当地政府重视。

湖北互联网企业的特点是很少融资,即便融资,融资额也比北上广深低很多,有一些企业也烧钱,但远不如北上广深。这些企业都是草根出身,比如,A站最早也是从武汉草根发展起来。

湖北互联网创业者与北上广深的创业者相比还有一个显著特点是,喜欢等政府政策。

谈及这一现象时,赖春临指出,从大的格局看,湖北当地创业者普遍对行业远景缺乏判断,因为大家只有想清楚未来才敢于投资现在。客观原因也是,资本市场对湖北的关注度过低。但是湖北互联网创业企业也有比较务实的特点,能生存的企业多半是盈利的。

“湖北很多创业者是卖房子、卖地干企业,更多要考虑如何活下去,花自己的钱在办企业,哪敢谈格局、理想和情怀。北京,上海的创业者则容易拿到投资人的钱,解决了近忧,就可以做更多更有远景的事。”

赖春临说,过去由于创业氛围不好,好的企业都出去了,很多留下来的企业步履维艰,更希望政府能多给政策和补贴。但企业显然不是靠补贴活下去的,需要企业自身的经营和努力。

“政府这一边则看到补贴钱创业企业也没活下来,为了资金的安全,也会更多投入到大企业,就没有带动创新,新的文化,又进一步形成了恶性循环。”

另一方面,由于缺乏资本的关注,湖北互联网企业要拿到投资也要比其他地方困难得多。

正是意识到这一问题,武汉提出了城市合伙人计划,准备引入创新工场、顺为资本等基金入武汉光谷,湖北还成立了400亿的长江基金,准备大量发展湖北当地互联网产业。

最近武汉光谷还出台了促进互联网+发展的政策,包括设立2亿元互联网+产业基金,支持独角兽企业创新发展计划,对上一轮融资5000万且估值5亿的企业,给予租金补贴。

政策还提及支持企业开展电商应用和服务,对年线上交易规模额首度达到1000万、1亿元、10亿元、50亿元的企业,分别一次性给予20万元、30万元、50万元、100万元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