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厂商人物

第一个立传者记录的扎克伯格最本质的模样

时间:2016-02-07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2月7日消息,据外电报道,转眼之间,社交网络 Facebook 已陪伴我们走过了12个春秋,它已深深地渗入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迄今为止,已有无数人撰文庆祝它的巨大成功,描绘它的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远见卓识。

那么,第一个为扎克伯格立传的人是谁呢?据我所知,这个人就是哈佛大学学生日报《哈佛深红报》(Harvard Crimson)的记者迈克尔-戈林鲍姆(Michael Grynbaum)。他的文章题目是《马克-E-扎克伯格:Facebook.com网站背后的奇才》(Mark E. Zuckerberg '06: The Whiz Behind the Facebook.com),该文发表于2004年6月10日,也就是扎克伯格的社交网络刚刚诞生四个月的时候。

《哈佛深红报》报道了Facebook.com网站的迅速崛起——在仅仅数天内,就有650个用户注册。而在此之前,扎克伯格还在捣鼓他的美女评选网站Facemash。这篇文章甚至还介绍了扎克伯格和他的朋友亚当-德安杰罗(Adam D'Angelo)在高中一起开发的播放列表创建软件Synapse。不管怎么说,戈林鲍姆的这篇1800字的文章是第一篇公开发表的扎克伯格的小传记,而不是新闻故事。

大约12年后,它仍然是最有意思的介绍Facebook故事的文章。它让人们有机会见到这个社交网络创始人在刚刚想出这个绝妙创意时的情景。尽管现在的扎克伯格经常穿着灰色T恤,行为举止总是充满了孩子气,但是在必要的时候,他也能表现得自己就像一个政治家。然而,戈林鲍姆却成功抓住了他最本真的模样。

戈林鲍姆是在哈佛大学本科生宿舍Kirkland House采访到扎克伯格的。当时正是学期末,这位Facebook.com网站的创建者正在打包他的东西。“即使是在那个时候,Facebook也是称得上是一个奇迹。”这名当时的学生记者、现在的《纽约时报》总编辑说,“在它推出的大约72个小时内,校园里就无人不知它的存在了。我不敢说我们当时就知道它一定能够成气候,但是当时确实有很多人对马克充满了兴趣。”

好吧,介绍这篇文章够多了。下面让我们来摘录其中的几段文字欣赏一下吧。不过,说实话,整篇文章都很值得你去读一读。

电脑总是让我感到兴奋

现在,我们往往以年为单位来衡量Facebook的历史,但在2004年的哈佛大学,他们衡量它的单位是学期,而且它都还没有过完第一个学期。

在创建Facebook.com将近一个学期后——该社交网站是在2月4日推出的——马克-扎克伯格似乎并没有把它当回事。

他穿着黄色T恤、蓝色牛仔裤以及露趾的阿迪达斯凉鞋。在杂乱无章的Kirkland House本科生宿舍中间,扎克伯格就坐在一个破沙发上,周围到处扔的是衣服和半开半闭的箱子。

在这种凌乱不堪的环境中,他仍然笑靥如花。

“我就像个小孩子。我很容易就会觉得无聊,而电脑总是能让我感到兴奋。这两样东西就是我的驱动力。”

创建Facebook不是为了钱

扎克伯格称,创建Facebook是为了创造一些有用的东西,而不是为了追逐金钱。他现在也仍然经常这么说。但是,相对于现在接受采访时的样子,当时的他更愿意夸夸其谈。

“我总在做这样的东西。”扎克伯格以轻松的口吻说道,“Facebook实际上只花了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做完了。”

这话要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可能就会显得很傲慢。但是,对于扎克伯格来说,他就是这样的说话风格,尤其是在谈论当今世界称得上是现象级成功的东西时。

他满脑子都是点子:“我开发的一半东西都没有发布。”他解释说,“我昨天晚上花了五个小时编程,做了一个非常酷的东西。我只把它给了我的几个朋友看了看,学校里其他人都不知道。”

他对钱不感兴趣。“我就喜欢开发一些东西。如果我知道这些东西有用,而且我能把它搞得很成功,那么我就觉得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但是,说实话,赚钱不是我的目的。”

只专心做好小事情

下面这段话可以说非常简练地概括了Facebook对待产品开发的态度,尽管现在开发项目的已不再是一个大学生,而是1万多人的团队。

“我真不知道下一个大热门是什么,因为我不会把时间耗费在做大事上。”他说,“我只是专心开发各种小的东西,然后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把它们整合到一起。”

曾对Facebook失去兴趣

显而易见,曾有一些其他的东西非常吸引扎克伯格,以至于他在尚未开发完成Facebook的时候就对它失去了兴趣。

在去年1月底,当他埋头在寝室里开发Facebook.com的时候,他的室友几乎就忘了他的存在。

而所有的付出都是没有报酬的。

“如果我那天没有推出Facebook,我想我可能就会放弃它,转而去开发我准备做的其他东西去了。”他说。

逸闻趣事:扎克伯格最开始是通过一本通俗读物变成程序员的。

“《C++语言傻瓜书》(C++ For Dummies)是使他走上正式编程道路的入门书。但是扎克伯格称,他在与朋友交谈的过程中学到的知识最多。”

“不喜欢别人给我做的东西标价”

这篇文章还详细讲述了扎克伯格在高中做的Synapse项目。当时,有人斥资几百万美元收购它,扎克伯格也不愿出售;这为他后来的生活埋下了伏笔,当有人斥资几十亿美元收购Facebook的时候,他同样给予了拒绝。

“有些公司立即给我们报价100万美元要收购我们的项目,另一个买家则出价200万美元。”他说。

他和德安杰罗起初决定不出售。

“我不喜欢别人给我做的东西标价。这样做没有道理。”扎克伯格说。

但是,在他们俩被大学录取后,他们最终决定接受别人的报价。结果却发现,原先想收购他们项目的公司现在已不感兴趣了。

与文克莱沃斯双胞胎的纠纷

扎克伯格讨厌的文克莱沃斯(Winkelvoss)双胞胎和迪夫亚-纳伦德拉(Divya Narendra)也在这篇文章中有提及。我敢打打赌,在当时没有人会猜测到下面两段文字中提交的纠纷日后会演变成一部美国大片的故事主线。

上个月,有人指控扎克伯格剽窃了哈佛大学一个网络社交通讯薄的创意。三名来自德国普福尔茨海姆的大四学生要求扎克伯格给他们帮忙开发ConnectU网站,它类似于扎克伯格上个月推出的Facebook.com网站。扎克伯格为ConnectU网站忙了一阵子后就离开了。后来,他就推出了自己的Facebook网站。

扎克伯格否认了窃取知识产权的指控,他声称ConnectU开发者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

不想要朝九晚五的工作

扎克伯格总是憧憬着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他还不知道如何赚到钱让自己过上这种随心所欲的生活。

“我的目标是不要朝九晚五的工作。”他实事求是地说,“开发一些炫酷的东西是我热爱做的事情;不让别人对我指手画脚,要求我在规定的时间做这做那,是我追求的一种奢侈生活。”

谁能资助这种惬意的生活呢?

“我最终认为,我要做一些能够赚钱的东西。”他承认。

一道永恒的风景线

这篇文章的重点:

“Facebook网站上出现了一些广告,因为建造这个网站花了不少钱,而且服务器又不是树上长出来的。”扎克伯格说。

但是,扎克伯格会把Facebook卖给最高的竞价者吗?

“也许有一天当我厌烦它的时候,我会卖掉它,然后我再开发一些别人的东西来。”他说,“但是,我在短期内还看不到这种可能性。”

扎克伯格顿了顿又说:

“我说的‘短期’是指未来七八天的样子。”

扎克伯格说七八天的样子大概是说着好玩的。但是,你知道吗?如果他说他准备把Facebook.com当做他的终生事业,可能《哈佛深红报》的读者,甚至是已迷上他的社交网站的忠实粉丝们,都不会相信他的话。也许,作为一个自称很容易感到无聊的人,他并没有意识到他已把Facebook打造成了一道永恒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