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反思微信红包让过年来带的变化

时间:2016-02-15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这次回家过年,变化真的很大。因为雾霾,再也鞭炮声的春节。因为微信红包,我们几乎离不开手机。太多的变化,引起了很多的思考。

一、为什么微信红包会分为随机性的拼手气红包和每个人平均性的普通红包?

先说每个人平均都会有的普通红包,这就是最简单的普惠原则。普通红包并没有多说的。反倒是拼手气红包,这个设置非常的巧妙。首先,先从产品设计的角度来说。为什么先进入的拼手气的红包?实际上,拼手气红包可以巧妙的成为平均分配的红包形式。但是最终出现在微信聊天界面却是不一样的。这就是产品设计上的巧妙。 第一、用户进入发红包界面不需要过多思考。所以平均也能通过拼手气的红包进行发送。第二、拼手气红包在无需用户计算平均每个人该得到多少,而是考虑自己该发多少。这就是用户思路的思考。 再考虑随机性设计,这是考虑到用户的心理。首先红包界面是是没有的数字。接下去进入随便性设计能增加的贪嗔痴中的贪念。随机性设置上更具趣味性和好奇心。 互联网的产品首先打动用户关键就是好奇心。 人类的好奇心几乎人类科技进步和人类世界的成长。 而在趣味性方面,随机性具有很大的乐趣。所以产生了很多红包游戏,增加了微信小额资金的流动。而话题性方面,微信红包几乎已经打下了牢不可破的市场定位。支付宝的口令红包设计上,就是运营思路太强,不够产品上的简洁设计的思想和不要让用户思考的想法。

二、为什么会有红包接龙的游戏?

根据上面所说的,因为随机红包产生的趣味性让用户有了这个红包接龙的游戏。其实连微信红包团队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变成游戏。后面还特地出了政策要封杀,原因在于小额资金流动太过频繁对服务器和资金池不太好,还有就是对微信本身的产品机制理念否定。回到随机性问题上,趣味性产生就意味着游戏性的产生。 游戏作为娱乐的一种,注重是参与感、开心、胜利者的感觉。 而红包接龙正是三种感觉的例证。抢一个字,看到是速度、时机、网速等要素。抢和贪的心理形成的互动,所以形成了极强的互动感。因为抢到钱所以开心,但是开心的时候,看到是手气最好。虽然很开心,但是又要发红包出来,心理从贪变成嗔,这一个心理转变非常微妙。接下去是胜利者,玩游戏最重要的是胜利者的感觉。但是也会失败者,会越玩越输越多,那么心理层面从嗔转化为了痴念。而胜利者处于一直贪念状态。 整个游戏过程形成贪嗔痴的心理转换。所以红包接龙游戏具有很强的沉迷性。

三、弟弟问:“为什么在地上的一元钱没人捡?但是微信红包一分钱有人捡?”

1、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隐私性。如果你在马路上捡一元钱是属于公众视线下的行为,而我们从小的文化传统就是捡钱要上交的。其实一元钱对于现在的意义真心并不大,上交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存在。但是这个公众行为,哪怕钱再少,也要背负一定的道德影响力在心理。而手机上却不同,这个行为本质是在互联网上是合乎情况的。加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手机特性是具有很强的私密性。比如你的电脑,私密性就差很多了。这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隐私特质的体现,哪怕你抢了1分钱,也不见得会多开心,但一定是心安理得的。 而且收到是网络钱包里,多和少的概念其实就是一个数字,无法用重量或者质量进行衡量的。

2、互联网的免费特性延伸。互联网具有很强的免费特质。比如,免费洗车,免费吃饭,免费电影票等等。移动互联网时代都来,我们有了更多的免费特质。换做以前的,绝对不可以想象的。但是你现在哪怕抢到一分钱,也是这种思维的延展。我都可以免费做这做那了,那么抢个一分钱也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3、人性的贪嗔痴把握。上文提到的抢的价值,这里也同样适用。抢的特性把贪念无限给放大了。而红包一分钱把人性把握恰到好处。

4、红包产品设计上的巧妙。上文也提到了设计上巧妙,随机性和游戏性特征同样可以回到这个问题。

5、互联网中的一分钱价值远大于生活中的一分钱价值。有的时候,你花一分钱可以得到某某新用户活动,某某新用户得到什么商品。互联网时代的一份钱价值远远高于现实中一分钱,甚至一块钱。现在你花一块钱,可能连公交都坐不起。

四、一家人过年吃饭的习惯已然变成了红包游戏了。

在《如何再做一款社交产品》一文我提到了社交关系是以朋友关系为核心的构建的。(有兴趣朋友可以查看我的公众号第67篇文章) 而朋友关系构造前提就是有一定的话题以及共性关系在里面。 比如:兴趣爱好,相同工作圈子,相同的背景,相同的话题。(连你谈朋友也是这样的。)而一家过年关系,可能就是每年过多抱怨的你啥时候结婚,结婚后啥时候要孩子,多少钱一个月,最近怎么样这类话题。但是在城市中的人却会有些差别(这就是北京、上海城市特性,引领潮流)。在饭桌上没有共同话题怎么办?用抢红包关系构造社会关系。而红包关系中,本身就是存在老人给小辈这样的降维度的社交关系存在。所以红包游戏可以完全缓解这层我们所说的代沟问题。今年作者一家就坐在饭桌上玩起了红包游戏。不分年龄,都不亦乐乎。才引发作者这次思考,形成这篇文章。 而可以感叹的是,红包社交完全符合互联网的降维攻击原则。

五、相互拜年才有的微信红包习惯。

今年你给谁谁拜年,可以得到微信红包一个。所谓通俗的话说是私包。其实就是古时代最简单的金钱来往。随着时代发展,互联网红包远比现实的红包来得便宜而快捷方便。哪怕多大的人都可以得到红包,这种快感是以前任何一个时代所得不到的。大家相互拜年,通过小额的红包也能够提升彼此的关系。 中国式社交中,金钱关系是不可避免的。 可以想象,未来的受贿只需要一键发送即可,完全不需要被别人知道,这种隐蔽性是完全不可以察觉的。 社交关系中,金钱关系是长久存在,你请客吃饭也是其中的一种。所以微信红包习惯会成为长久必然的行为存在着。

简单的过年思考,也是产品思维锻炼的一种。

构析其中的用户心理和产品设计,也能让自身得到历练,养成产品的职业习惯思维。

#专栏作家#

晓翼,微信公众号:上海人在北京。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专注于电商、O2O的产品经理。会IOS开发、会P图、会运营的逗比一个。常关注社交、旅行类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