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微信取现收费战略没错,因为微信红包是“狗屎GDP”

时间:2016-02-18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微信针对累计超1000元取现要收取1‰取现费用,一时用户哗然。虽然评论不少,不过更多聚焦于银行是否收费如何收费等战术性问题。在我看来,这次微信收费战术执行上的确粗糙,但就坚定推进支付大战略,是正确的一招。

微信为何要收取取现费,作为外人我们无从得知。但必须假设他们是为了推进战略的举措,而非瞎拍脑袋的随便决策。所以我们先得明了微信的战略取向。

支付是门大生意

虽然和支付宝先后切入第三方支付,并有了类似余额宝的理财通基金平台,但我相信支付依然是微信在金融领域最重要的战略。

我们首先要明白一个道理:支付本身就是一门超级大生意。

是的,这些年支付宝缔造余额宝以及众多P2P企业的快速发展,让互联网金融的热点在快速转移。但不可否认的是,支付作为一个高频基础金融服务,其价值依然巨大。

下表是2月5日时美股市值五大金融企业的对比,你可以看到老老实实做信用卡支付的Visa,以市值而言只是逊于巴菲特最爱的富国和业务繁杂庞大的摩根大通,比起赫赫有名的美国银行和花旗银行都要来的高。当然,比市值更重要的则是旁边一列的市盈率,这代表华尔街以多高的代价去购买这些企业——Visa作为支付企业的市盈率是27倍,近乎银行类金融企业的3倍,可见华尔街对支付企业的热爱。

能够缔造高市值,同时又有高估值,这就是支付的魅力。

不谈股市,单说业务模式也是如此。对于微信和支付宝的金融业务,许多人将焦点放在了那笔余额及随之而来的利息上。其实这笔利息归属,央行相关规定一直没有界定,所以对微信和支付宝,其实只是麻烦——支付宝推出余额宝,就是为了将账面上巨大的余额转化成货币市场基金,并通过每年0.3%的渠道服务费获利。

虽然余额宝是个现象级产品,但必须说其盈利规模也就是如此,以余额宝目前6000多亿元的规模,一年的渠道服务费也不过18亿元而已。

与之相比,刷卡支付的想象空间可就大多了。目前银联POS线下刷卡的费率动辄1-2%,即使优惠也在0.5%——相比单次就有如此高的费率,货币市场基金一年才0.3%显然微不足道。就是刷卡费好赚,所以VISA没用户资金暂存没有货币市场基金,依然可以赢得巨大市值。

所以我相信,微信在做相关举措时,应该是以推进支付为战略诉求来考量的。那么随之而来的话题就是,微信这两年大热并带来巨大资金流入流出成本压力的微信红包,虽然是支付业务很好的导入推广手段,但作为一个常态业务,本身是“狗屎GDP”式业务,没有实际意义。

微信红包是狗屎GDP

今次微信推出针对余额的取现收费业务,那么微信钱包的余额从何而来,自己充值进去的微乎其微,大多数还是红包抢来的。

微信红包,当年是个神创意,小小功能撬动了微信的绑卡和随后的支付业务,作为推广手段,顶尖设计。但是,当微信红包使用常态化时,放在支付的业务下,这就是一个“狗屎GDP”式的业务。

狗屎GDP的段子,相信不少人知道,大体的故事如此:

两个人在路边打赌,赌对方是否敢吃路边的狗屎,敢的话就给100万。结果两个路人分别都吃下了一堆狗屎,从对方手里拿到了100万。但因为双方都这么做了,所以其实没有人口袋里的钱因此变动。但是经济学家这时候跳出来,表示由于进行了两次100万元的交易,所以GDP增加了200万元,经济增长数据大幅飙升。

这个故事正是为了凸显某些行为经济意义上的荒谬性,而微信红包某种意义上也是如此。

相信不少在春节大玩微信红包的人会发现,一个春节发了上千元红包,又抢了上千元红包,最后一经一出算下也就赚了一两百或者亏了一两百——虽然在这一进一出中,人情来往大大增厚了交往,促进了彼此的社会资本,但从经济资本角度,这不过是一个简单的金钱转移,一个转账行为。

彼此发红包,从公布的新闻稿或者微信内部的KPI来看,几十亿次或许是一个耀眼的数字,但这个数字和吃狗屎制造的GDP一样,对经济 (腾讯盈利模式) 本身没有实际意义。

说到底,微信是要通过支付业务的手续费赚钱,而红包的来往现在无法实现这个目标,甚至许多初级用户就频繁取现,然后发红包时再从银行卡提取资金的重复行为,只为微信带来了额外的大笔成本——这也是微信取现公告中提到的成本。

承担成本无所谓,关键是要有得赚。就像微信针对银行卡申购赎回货币市场基金依然免费,就因为这块有销售服务费可赚;支付宝整体不收费,就在于其大量的在线支付、线下支付等可以转移大量成本。 微信之痛,就在于红包的过于耀眼带来了一个甜蜜的负担,看似花团景簇甚至要招来支付宝的迎头猛赶,但却不实在,别说吃肉连汤都没有。

当然,作为现象级产品,微信红包不可能被暂停,否则那就真是助攻支付宝了。所以微信需要做的,是将红包带来大量小额提现支取通过取现来压制到最低——免费额度只有1000元,你得省着用,所以抢到红包就不要取现而是消费或者用来再发红包。

虽然再发红包微信依然无法盈利,但至少规避了多次从银行卡支取的困扰;而通过购买电影票或者便利店支付的方式,那么就能获得交易佣金,就实现了变现。

是的, 微信取现收费,战略上没错,抑制高成本但对经济毫无贡献的红包来往的银行进出行为,进而刺激高利润的线上线下支付行为。 战术上,的确粗糙,但战略大方向却没错——战术上的东西,用户往往是粗糙和健忘的,也是容易被公关的,也许没过多久就健忘了;而战略上的收益却是持久并可持续的,更重要的是能反映在财报上的。微信针对累计超1000元取现要收取1‰取现费用,一时用户哗然。虽然评论不少,不过更多聚焦于银行是否收费如何收费等战术性问题。在我看来,这次微信收费战术执行上的确粗糙,但就坚定推进支付大战略,是正确的一招。

微信为何要收取取现费,作为外人我们无从得知。但必须假设他们是为了推进战略的举措,而非瞎拍脑袋的随便决策。所以我们先得明了微信的战略取向。

支付是门大生意

虽然和支付宝先后切入第三方支付,并有了类似余额宝的理财通基金平台,但我相信支付依然是微信在金融领域最重要的战略。

我们首先要明白一个道理:支付本身就是一门超级大生意。

是的,这些年支付宝缔造余额宝以及众多P2P企业的快速发展,让互联网金融的热点在快速转移。但不可否认的是,支付作为一个高频基础金融服务,其价值依然巨大。

下表是2月5日时美股市值五大金融企业的对比,你可以看到老老实实做信用卡支付的Visa,以市值而言只是逊于巴菲特最爱的富国和业务繁杂庞大的摩根大通,比起赫赫有名的美国银行和花旗银行都要来的高。当然,比市值更重要的则是旁边一列的市盈率,这代表华尔街以多高的代价去购买这些企业——Visa作为支付企业的市盈率是27倍,近乎银行类金融企业的3倍,可见华尔街对支付企业的热爱。

能够缔造高市值,同时又有高估值,这就是支付的魅力。

不谈股市,单说业务模式也是如此。对于微信和支付宝的金融业务,许多人将焦点放在了那笔余额及随之而来的利息上。其实这笔利息归属,央行相关规定一直没有界定,所以对微信和支付宝,其实只是麻烦——支付宝推出余额宝,就是为了将账面上巨大的余额转化成货币市场基金,并通过每年0.3%的渠道服务费获利。

虽然余额宝是个现象级产品,但必须说其盈利规模也就是如此,以余额宝目前6000多亿元的规模,一年的渠道服务费也不过18亿元而已。

与之相比,刷卡支付的想象空间可就大多了。目前银联POS线下刷卡的费率动辄1-2%,即使优惠也在0.5%——相比单次就有如此高的费率,货币市场基金一年才0.3%显然微不足道。就是刷卡费好赚,所以VISA没用户资金暂存没有货币市场基金,依然可以赢得巨大市值。

所以我相信,微信在做相关举措时,应该是以推进支付为战略诉求来考量的。那么随之而来的话题就是,微信这两年大热并带来巨大资金流入流出成本压力的微信红包,虽然是支付业务很好的导入推广手段,但作为一个常态业务,本身是“狗屎GDP”式业务,没有实际意义。

微信红包是狗屎GDP

今次微信推出针对余额的取现收费业务,那么微信钱包的余额从何而来,自己充值进去的微乎其微,大多数还是红包抢来的。

微信红包,当年是个神创意,小小功能撬动了微信的绑卡和随后的支付业务,作为推广手段,顶尖设计。但是,当微信红包使用常态化时,放在支付的业务下,这就是一个“狗屎GDP”式的业务。

狗屎GDP的段子,相信不少人知道,大体的故事如此:

两个人在路边打赌,赌对方是否敢吃路边的狗屎,敢的话就给100万。结果两个路人分别都吃下了一堆狗屎,从对方手里拿到了100万。但因为双方都这么做了,所以其实没有人口袋里的钱因此变动。但是经济学家这时候跳出来,表示由于进行了两次100万元的交易,所以GDP增加了200万元,经济增长数据大幅飙升。

这个故事正是为了凸显某些行为经济意义上的荒谬性,而微信红包某种意义上也是如此。

相信不少在春节大玩微信红包的人会发现,一个春节发了上千元红包,又抢了上千元红包,最后一经一出算下也就赚了一两百或者亏了一两百——虽然在这一进一出中,人情来往大大增厚了交往,促进了彼此的社会资本,但从经济资本角度,这不过是一个简单的金钱转移,一个转账行为。

彼此发红包,从公布的新闻稿或者微信内部的KPI来看,几十亿次或许是一个耀眼的数字,但这个数字和吃狗屎制造的GDP一样,对经济 (腾讯盈利模式) 本身没有实际意义。

说到底,微信是要通过支付业务的手续费赚钱,而红包的来往现在无法实现这个目标,甚至许多初级用户就频繁取现,然后发红包时再从银行卡提取资金的重复行为,只为微信带来了额外的大笔成本——这也是微信取现公告中提到的成本。

承担成本无所谓,关键是要有得赚。就像微信针对银行卡申购赎回货币市场基金依然免费,就因为这块有销售服务费可赚;支付宝整体不收费,就在于其大量的在线支付、线下支付等可以转移大量成本。 微信之痛,就在于红包的过于耀眼带来了一个甜蜜的负担,看似花团景簇甚至要招来支付宝的迎头猛赶,但却不实在,别说吃肉连汤都没有。

当然,作为现象级产品,微信红包不可能被暂停,否则那就真是助攻支付宝了。所以微信需要做的,是将红包带来大量小额提现支取通过取现来压制到最低——免费额度只有1000元,你得省着用,所以抢到红包就不要取现而是消费或者用来再发红包。

虽然再发红包微信依然无法盈利,但至少规避了多次从银行卡支取的困扰;而通过购买电影票或者便利店支付的方式,那么就能获得交易佣金,就实现了变现。

是的, 微信取现收费,战略上没错,抑制高成本但对经济毫无贡献的红包来往的银行进出行为,进而刺激高利润的线上线下支付行为。 战术上,的确粗糙,但战略大方向却没错——战术上的东西,用户往往是粗糙和健忘的,也是容易被公关的,也许没过多久就健忘了;而战略上的收益却是持久并可持续的,更重要的是能反映在财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