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跨境电商Wish和中国卖家再起争端 部分店铺被封

时间:2016-02-25 编辑:robin 阅读:7 次

 

北美最大移动跨境电商Wish,成功的诀窍是以“中国制造”的低价商品来吸引顾客。但如今,Wish平台上的一些中国卖家却因为账户上的资金(销售商品所得的货款)被“强退”而与其反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这次引发矛盾的主角是年前因涉及安全及知识产权问题被 亚马逊 平台一度封杀的平衡车。

因为平台单方面认定卖家在物流配送上存在问题,去年12月,来自深圳的吴先生于Wish上销售平衡车的资金账户被冻结,此后账上钱款被退,至今不知是退给了Wish还是退给了买家。此外,一些销售平衡车包以及手表等智能产品的卖家也牵涉其中,涉及金额达数百万元。

2月19日上午,几名卖家代表来到Wish中国位于上海静安嘉里中心的总部,想要了解事情的进展并希望平台方面提供其存在物流配送问题的证据,Wish方面则直接让律师出面商谈。不过,因为Wish并未提供其“强退”卖家账户资金的具体依据,截至目前,纠纷仍未解决。

账户资金 去哪儿 了?

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Wish是一家新兴的移动电商,其App上销售的产品走价廉路线,包括非品牌服装、珠宝、智能手机和淋浴喷头等,大部分产品都直接从中国发货。跟eBay类似,Wish也是一个纯粹的第三方在线集市,零售商需要自己解决快递问题。

卖家代表吴先生来自深圳,其所在公司是一家工贸一体的企业,主要生产智能设备及平衡车等,销售渠道之一就包括了Wish。

“当时亚马逊平台下架平衡车时,Wish相关负责人还一直鼓励我们卖,因为卖出产品他们就能拿到15%的扣点,可是没过几天就冻结了我的账户,之后账户里面的钱都没了,共计有100多万元,我们也不知道这些钱是退到了Wish这边还是已经退给买家。”几天前,吴先生这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吴先生表示,关于其公司账户被冻结乃至资金被退,Wish方面均未及时给出理由,也未出具告知书。他说,其此前多次联系Wish方面,一开始有平台相关人士承诺美国总部会给出回复,后又表示账户遭遇冻结以及账户资金被退的原因是物流存在问题。“我有300多票订单是有客户签收的,其中100多票有显示签字,Wish方面告诉我,其中有21票订单是客户没有收到货但是物流显示已经妥投了。以前Wish的说法是妥投就可以给钱,但现在又说我们存在欺诈行为。另外,他们还把我们卖平衡车以外产品的款项也退了。”

尽管一样是账户被冻结、钱被“强退”,王先生的情况又和多名意欲维权的Wish卖家有些不一样。“2015年11月7日,我的账号被暂停,当时系统显示3月1日放款。”王先生说,“此后我就去询问原因,Wish方面表示,我卖平衡车但发的货是包(平衡车包),这就是诈骗。但我确实是卖包,顾客询问也是这样回复。”于是,王先生找到了Wish一位名为张悦的负责人,他告知卖家账户一个月后就可解封,并鼓励王先生回去继续发货。“我就回去了,准备继续发货,但发现账户资金所有款项都已经清零且变成负数。而且1月到11月份所有别的产品的货款也都显示被退掉了。”

此后,王先生又联系了张悦,对方却表示卖家存在诈骗行为因而要去法院起诉,代表Wish出面的律师则称,王先生销售的产品在标题上有提及别的品牌,涉及侵权。但此后,Wish方面又表示王先生是存在地址配送错误的问题。

官司要去美国打?

19日当天,包括吴先生在内的多名卖家代表来到Wish中国上海总部。

“2016年2月16日接到Wish律师的电话,说我发的货有21票是空包,就是所谓的欺诈。我当时就要求他们提供证据,他说19日应该会有具体的证据出来。但是19日和Wish的3位律师见面沟通,他们提供了一个客户的单号,却追踪不到信息。”23日,吴先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和他情况一样,其他几名卖家也未得到Wish提供的确凿证据。

记者了解到,这并不是Wish平台首次发生这样的事件。2014年底,因为涉及知识产权等问题,部分平台卖家被封店扣款。彼时,Wish方面曾表示扣留的销售额在180~240天后就可退还。不过,8个月后,卖家仍旧没有等来消息,后只好前往Wish上海总部讨要说法。

“Wish平台常常用我们的货做人情,只要买家稍微反映产品有瑕疵,wish客服就会退款并告知买家不用退货。他们有什么权力,这是我们卖家的产品啊。”吴先生还向记者表达了他对Wish其他方面的不满。

至于为何当初会选择在卖家现在看来存在诸多问题的Wish平台开店,多名卖家向记者反映,因为开店流程简单便利,其当初并未注意太多,截至目前也不知晓其合作主体是哪一方。

2011年9月,来自东欧的犹太人Szulczewski和来自中国广州的张晟在美国硅谷成立了Wish的母公司ContextLogic。此后ContextLogic推出了Wish并获得了多轮融资。2013年,Wish正式转型成为服务中国卖家和国外买家的跨境电商平台。2014年,为了进一步拓展中国供应商资源,Wish在上海设立分支机构,此后吸引了一批具有价格优势的生产厂商在Wish上开店。

工商资料显示,Wish于上海设立的分支机构——上海薇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13日,注册资本为121万元,法定代表人为Szulczewski,股东正是ContextLogic,其认缴出资额为121万元。资料还显示,Szulczewski是这家公司的执行董事,张晟为监事。

所以,针对卖家要走法律途径的表态,Wish方面表示,其是美国公司,如果想走法律途径要去美国起诉。

根据卖家提供的Wish相关对接人联系方式,记者电话采访了Wish一位招商运营负责人。对方态度较为谨慎,表示对于相关事件并不了解,并让记者直接同律师联系。

搞不清楚的主体

24日下午,记者尝试在Wish商户平台进行注册。在知识产权、履行订单以及用户服务等方面,其确列有相应政策,如果商户遵守规则,就不会受到平台处罚的影响。那么,Wish和维权卖家之间的是非是业界常态吗?

就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一位从事类似业务的跨境电商平台人员,对方表示,在遇到针对平台卖家的一些投诉等时,其均会在采取措施前联系取证。“只有极少极其特殊的情况之下,比如交易双方的诚信度,货物价值非常低,或者商家都主动承认没发货,我们就直接退款。但是事后一般都是会有申诉的机会。”

电商观察员鲁振旺表示,就平台方来讲,卖家出现产品虚假宣传、价格欺诈等情况应该是事先都要想到的。“平台可以通过保证金等方式进行约束,而不是等到出了问题就冻结卖家账户。目前来看,平台的监管是有问题的。”他指出,一旦出现问题,平台也不能“自己说了算”,要提供充分的证据。

此外,还有一种业内猜测:Wish平台或是出现了财务问题导致供应商的款项不能及时给到,而“找了一些其他理由”。记者未能从Wish处证实这种说法,但鲁振旺表示,“这种情况一旦出现,供应商应该看下到底是和谁签的合同,假如打官司要和谁打。如果由中国公司负责就可以在中国起诉,一旦是美国那边就比较麻烦,起诉他们要到美国去。”在他看来,跨境电商迅速崛起,但在监管上还比较混乱,尤其是跨国电商平台很难监管,因涉及归属问题。

不过,知名维权律师严义明则表示,就此事,目前Wish的卖家完全可以在中国起诉。“假定国内卖家的钱是莫名被扣掉,以这个假定作为侵权案件来起诉,起诉后被侵权的人或者侵权结果发生在国内,国内有权管辖这个案件;第二,侵权的人无论是在美国还是中国的这家公司,中国都有权管辖。”

严义明说,“假定这家公司是在美国的,执行方面有可能带来一定的问题,如果上海注册的这家公司(上海薇仕)有一定资产的话,可以以这家公司的股权(美国公司持有上海公司的股权)来作为它财产的保全,以作为将来判决生效后执行的财产。如果是上海的公司来操作这件事情的,可以直接以其作为被告。”严义明表示,以谁作为主体进行起诉,需要看卖家是在哪个平台交易,“是在美国那家公司的平台做的还是上海这家公司的平台做的,这个问题必须查明白。”

不过,关于主体问题,上述卖家均不清楚。目前来看,还存在疑问的一点是,Wish中国的平台同上海薇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之间是否有产权关系,一旦不存在,意味着卖家并不能起诉上海薇仕。虽然卖家已经多次询问Wish中国的平台业务同上海薇仕以及美国母公司之间的具体构架及关系,但Wish方面拒绝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