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苹果的这场隐私之争,也是一场与白宫关系的测试

时间:2016-02-28 编辑:robin 阅读:4 次

 华盛顿电 — 上个月,在与科技巨头以及美国 总统奥巴马 的高级国家安全官员会面时, 苹果 公司首席执行官 蒂姆·库克 丝毫没有留情。他坚称 iPhone 等加密设备将继续保持现状。在这个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的新世界里,执法部门需要找到别的办法来完成它的工作。

几位参加了那次会面的人士说, 联邦调查局 局长小詹姆斯·科米和美国司法部长洛雷塔·林奇给予了回击,但库克一点儿都没有动摇。

“虽然我对你们满怀敬意,但我认为,白宫在这件事是缺乏领导力,”库克对着会议桌前的各位说道。奥巴马的反恐主管以及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国土安全部的各位主管都在场。

总统办公厅主任丹尼斯·麦克多诺(Denis R. McDonough)表达了强烈反对,说库克这话毫无根据。执法部门的官员认为库克是在“训斥”,还说麦克多诺是被库克给刺痛了,不过当时在房间里的科技公司高管坚持说,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态度还是很恭敬的。

不管怎么说,这场两个小时的讨论会一开始气氛还很友好,聊的都是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最后却变成了白宫和库克都对对方的话表示异议——这也预示了一场苦战,在这场争斗中,一方是一直以来都很迷恋苹果公司产品和硅谷的总统,另一方则是在提到奥巴马时总是热情洋溢的科技巨子。

虽然总统和库克私底下并不是朋友,但他们的助手们说,他们之间已经出于职业的崇敬之情和共同的私利而形成了一种关系。至少他们两个人身上都体现出了类似的特质:自律,天生理性,而且都难以忍受办公室政治。现在,他们发现自己各自进入了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角色之中,成为了这场涉及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的激烈辩论中的核心人物。

通过违抗奥巴马手下的司法部的命令、拒绝解锁加州圣博纳蒂诺枪击案中一名枪手用过的 iPhone ,库克已经成为了硅谷为加密而发声的领头羊。而通过发声表达对联邦调查局的强烈支持,奥巴马现在事实上也成为了政府允许执法部门侵入 iPhone 一案中的首席检查官。

奥巴马的办公厅主任丹尼斯·麦克多诺。他上个月与苹果公司进行了面谈。图片版权:Glen Stubbe/Star Tribune

科技公司的高管们说,如果说苹果公司和 Google 、 Facebook 和微软一样,过去在华盛顿有一些影响的话,那么这场争论有可能已经悄无声息地解决了。但是却几乎没有哪位苹果公司的资深人士得以进入政府高层,像其他科技公司的工程师和高管一样进入奥巴马的白宫、担任安全、科技和科学方面的职位。苹果公司花在华盛顿的游说经费也远比其竞争对手们少。

库克上周在接受 ABC 新闻采访时说:“我还没有和总统谈过。我会和总统谈谈的。”一天之后,苹果公司提交了反对政府的法律材料。库克说,他计划请奥巴马“帮忙让这事儿转到更顺畅的道路上去”。

苹果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他不知道库克可能会在什么时候发出这一呼吁,白宫的官员也没有透露过任何奥巴马和库克计划很快进行会谈的意思。

还不清楚奥巴马和库克初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但在库克接任史蒂夫·乔布斯担任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的四年里,他至少到访过白宫 6 次。

2013 年夏天,就在爱德华·斯诺登揭露了政府的一些最秘密的监听项目后不久,库克和其他 16 位科技公司高管和隐私倡议人士在白宫罗斯福厅里向奥巴马倒了倒苦水。两位参与了那次会面的人说,库克告诉总统说,斯诺登揭露出来的事情已经让人们认为苹果公司在帮助政府窃听美国人了。

最终在苹果公司和白宫之间发展出了一种紧张的气氛,而那次的谈话就是后来事情发展的一种预兆。

哈佛大学法学教授、隐私倡议人士拉里·莱斯格(Larry Lessig)当时也在场,他回忆道:“他担心公众会就苹果公司合作的深度对公司产生误解。”

4 个月后,库克参加了另一场与奥巴马的会面,也是在罗斯福厅,也是在谈类似的话题。第二年,2014 年 12 月,白宫访客记录显示,库克在白宫西厢呆了两天,在那里,他在总统办公室里见了奥巴马,他们还在白宫和约翰·波德斯塔(John D. Podesta)一起吃了一顿饭,当时波德斯塔还是总统的顾问和环境问题主管。

2015 年 9 月,库克再次去了白宫,在参加宴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国宴上,他还坐在了比较显眼的位置上。

现任和之前的白宫官员都说,奥巴马很欣赏库克吸引人们注意到的一些议题,比如移民、比如同性婚姻和气候变化。当奥巴马请苹果公司和其他科技公司支持他与学校科技相关的 ConnectED 项目时,奥巴马赞扬了库克决定捐助价值 1 亿美元的 iPad 和 MacBook 的行为,说它体现了“非常强的责任感”。

但苹果公司和白宫之间也有关系紧张的时候。白宫官员们并不乐于见到苹果公司把数十亿美元放到离岸账户里的决定,他们还反复催促库克,让他解释一下为什么把公司畅销品的生产放到中国,而不是在美国。

但这场关于加密的争论,以及政府上周针对苹果公司采取的法律措施,都在检验着白宫与苹果公司的关系,而且这次的检验非比寻常。

曾经在 Google 抵制司法部索要用户数据时担任 Google 法务总监的黄安娜(Nicole Wong)说:“公司在违抗政府之前,都会经历痛苦的思考。”但她说,如果发生了意见不一致的情况,“让这个政策争论的过程透明地发生在法律程序中也没什么不好”。

与此同时,一个越来越大的同盟也在白宫和硅谷之间的这场争斗中成长起来。虽然其他的美国总统都向硅谷的创新者和风投资本家们寻求过资金、政治和意见上的支持,但这届政府所争取到的科技高管的数量却远远超出以前。奥巴马总统早前也和科技行业中支持他的人们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其中就包括 Netflix 的首席执行官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和 LinkedIn 的创始人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

现在,尽管 Facebook 、Google 、微软和雅虎预计都会向法院提交材料、一致支持苹果公司在加密方面的立场,但库克基本上还是一个人在战斗。这在 1 月份硅谷召开的会议上就体现得很明显。

当时参会的人士回忆说,是库克把谈话主题转到了加密上,也是他促使 Dropbox、Facebook、LinkedIn、Twitter、雅虎和其他公司的高管们最后点头表示了同意。

不久之后,麦克多诺宣布会议结束。当时参会的人士回忆说,麦克多诺当时说的是“这事儿暂时先就这样”(Put a pin in it),所以很明显这方面的谈话将来还会继续。

但一个月后,司法部起诉了苹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