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厂商人物

和格灵深瞳CTO聊人工智能:情感和灵魂是非主流

时间:2016-03-01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格灵深瞳联合创始人、CTO赵勇

今年1月底, 谷歌 开发的AlphaGo(阿尔法围棋)的人工智能系统以5比0完胜欧洲围棋冠军樊麾的消息一宣布,立刻引发了人工智能的关注热潮。3月9日即将举行的韩国围棋九段棋手李世石和AlphaGo的对决,也被认为是科技圈最受瞩目的事件之一。

在中国,除了巨头们布局之外,也涌现了不少人工智能方向的创业公司,从事计算机视觉识别的格灵深瞳就是其中一家。新浪科技近期就人工智能专访了格灵深瞳联合创始人、CTO,也是Google Glass团队早期核心成员之一的赵勇。

赵勇对新浪科技表示,感知层面上,人工智能会在未来几年有巨大的突破。它会成为一个有智能的机器,但不能跟有灵魂层次的东西相提并论。不过现实角度而言,人工智能的情感和人性完全不是必需的,一是做不到,二是没有用。

人工智能已超最优秀人类的感知能力

在2015年,人工智能已经是一个很热的话题,大公司、创业公司、研究机构的消息都一直层出不穷。其中让机器“听懂”和“看懂”,是目前谈到人工智能时最常听到的两个词,也是人工智能突破最大的两个方向。

赵勇和格灵深瞳专攻的就是计算机视觉,让机器“看懂”。

他对新浪科技表示,现在计算机识别能力,主要还是集中在底层感知。今天的人工智能从某种角度上讲,底层感知已经很强,能超过一些最优秀人的感知能力。但在逻辑判断、创造和情感艺术上,依旧是个白痴。

人脸识别、安防监控和智能汽车,都是机器“看懂”之后常见的应用方向。赵勇说,其实这些领域,人工智能在感知之外的能力都还很弱。

“比如说格灵深瞳的皓目行为分析仪可以清晰的记住一万个人的脸,并且找到他,可能任何人都做不到这个事,但是它没有情感不能做更高级的事情。例如自动驾驶汽车,可以做到看清路、看清人、看清车,可以开这个车。但是它也只会开车,开车以外更复杂的情感,他不会判断。”

赵勇的判断是,感知层面上,人工智能会在未来几年有巨大的突破。它会成为一个有智能的机器,但不能跟有灵魂层次的东西相提并论。

至于目前常见的人工智能到了几岁的论断,他认为这种说法很不精确,不能简单用年龄角度来看。“人的智能有很大一部分是基础的感知,就是明白什么是什么,发生了什么事。上面有决策推理,再往上有创造力、有发明、艺术、哲学、情感,分很多层次。一个小孩子,他也有基本的感知能力,也有基本的逻辑判断能力,也有他的发明和创造的能力和他的情感,所以说不是简单用年龄来发展的”。

人工智能不需要有情感和灵魂

关于人工智能,在各种影视作品和科幻小说的影响下,人们通常会认为会思考、拥有情感是人工智能必备的特质。

但赵勇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他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强烈地反驳了这一观点。

“会把人工智能或者机器人炒作成有情感、有人性的这些人,都不是做人工智能的。因为在我们这个领域里面做这样事情的人非常非常少,往往都是一些特别超前的,不太靠谱的科学家”。

他觉得,这个领域的从业者,其实现在都还在解决一些基础的问题。比如说看懂一段文字,了解这个人想说什么意思,;看得懂一张照片,帮助机器人做一个判断,或者是看懂一段语音可以支持交互,都还在做非常具体的有用的东西。

对于人工智能要有灵魂和人性,他的观点是,一做不出来,根本没到那个程度;第二没什么用,知道做了这个东西,谁会去买它,不知道市场在哪。

“好莱坞也好,或者科幻小说也好,喜欢把人工智能描绘成有灵魂、有人性的东西,但是人们为什么在家里面增加一个有人性的东西?我已经娶了老婆、有孩子了,我家里已经够了,再来一个人有人性的跟我闹矛盾,这不是我们想做的事情”。

在他看来,媒体和大众容易被这些说法吸引,好莱坞喜欢这类题材,但是这真不是人工智能的主流。所有真正在做业务的人工智能公司,99%都没有做那些东西。也许在宅男还有游戏方面会有一些意思。

难点是在变革行业

在否认了情感类机器人的现实意义之后,赵勇给出了他眼中人工智能的主要应用方向。

“四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是安全,第二个方向是自动驾驶汽车,第三个是医学,第四个是机器人。这四个方向,我个人认为在未来五年最重要的战场,也是最主要的机遇,他们会解决这四个领域的问题,过去解决的很不好,现在可能会解决的很好。”他说格灵深瞳对每个方向都感兴趣。

对于人工智能的推广,他觉得最大的难点不是在技术方面。“人工智能不光是要推出一个产品,你要变革的是很多行业,而这个过程要艰难的多,所消耗的时间也比较长”。

“人工智能要解决的行业问题,过去一直是以人力为基础。安防监控的图像全是人看的,今天所有的汽车都是人开的,今天也依旧还没有什么机器人,你只能在展厅里看到一些机器人。不仅仅是把技术优化做成产品解决不同领域的问题,还要依据市场去做产品、去销售,能够帮助客户。”他解释说。

“比如谷歌自动驾驶汽车很棒,技术上是遥遥领先,可是这个车的感知成本200多万人民币,10倍贵于车子本身,像这样的汽车没人买,没有商业上的可行性。工业界就要试图保证200万变成2万块或者2000块,只有这件事情发生了才会有普及,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你每年都会在新闻上看到,你们媒体界会很忙,但是到真实世界去看不见”。

对于人工智能所带来的冲击,他认为其实没有大家想象的可怕。工业时代以前,95%的人都是农民,都在地里刨吃的,后来发明了工业之后,变成工业社会了,95%的农民消失了,现在变成工人了,变成商人了,变成销售人员了,变成各行各业的人员,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竞争,所以这个循环不会停止的,人工智能也只是帮助产业不断升级或者转型而已。在工厂里面组装的人会变少,在监控室里面看录像的人变少了,路上开车的人变少了,但这些人必然会做更高端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