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在谷歌看来 为老人提供无人驾驶汽车是一门大生意

时间:2016-03-04 编辑:robin 阅读:5 次

 

谷歌无人驾驶汽车

北京时间3月3日消息,佛罗伦萨·斯旺森(Florence Swanson)已经94岁,在她的一生中几乎见证了美国所有的汽车,从福特Model T到特斯拉Model S。现在,斯旺森又试驾了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在谷歌看来,无人驾驶汽车才是汽车的未来。

斯旺森老太太曾画了一幅画,这幅画在谷歌举办的比赛中获胜,因此谷歌邀请她来试试公司的无人驾驶汽车,斯旺森成了最年长的试车者。

“只有当你坐上无人驾驶汽车才不算白活这一辈子。”来自德州奥斯汀(Austin)的斯旺森坐了半小时的无人驾驶汽车后感叹说,“真不敢相信它居然能说话,我觉得汽车是绝对安全的。”

谷歌相信其它人也是这样的感受。在美国,65岁及65岁以上的老年人超过4300万,每天数字还要上升1万,年长的美国人成了谷歌无人驾驶汽车的目标市场。对于年长者来说移动是最高的需求,因为在美国79%的老年人生活在郊外和农村。

“老年人成为生活方式新技术的引路人,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麻省理工学院老年实验室(AgeLab)主管约瑟夫·考夫林(Joseph Coughlin)说,“年轻人最难离开的可能会是智能手机,但对于50多岁的消费者来说智能汽车最重要。”

今年1月时,谷歌无人驾驶汽车项目主管克拉夫切克(John Krafcik)在底特律讲话时提到了斯旺森。克拉夫切克的母亲已经96岁,她和斯旺森一样都放弃了驾照,从而也放弃了自由,10年前她们还可以自己开车。克拉夫切克说:“对于像佛罗伦萨和我母亲一样的老年人来说,全自动驾驶汽车将会带来巨大的影响。全球有无数人没有驾照,汽车应该向这些人敞开大门。”

福特和丰田

福特汽车公司未来趋势专家康奈尔妮(Sheryl Connelly)认为,无人驾驶汽车可以从战略上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为了设计出面向老年人的汽车,工程师和设计师开发出“第三龄(中年和老年之间依然活跃的年龄段)套装”产品,它包括眼镜和手套,眼镜可以方便视力不佳的人使用,而手套可以减少手指控制、降低力度要求。

在日本,丰田汽车正在加速将无人驾驶汽车推向市场,部分原因在于老人更容易引发交通事故,他们受伤的比例也要高很多。丰田的一部分研发工作是在美国进行的,在美国它已经聘请普拉特(Gill Pratt)担任丰田研究院主管。丰田将投资10亿美元开发AI和机器人技术,目标就是终结司机的人为失误,降低交通死亡率。

普拉特去年上任时曾说:“我们在谈论无人驾驶技术时好像它的目标只是让机器自主。”实际上不只如此,有了无人驾驶技术,人们将可以去想去的地方,在想去的时候就可以去,不必受到年龄和疾病的限制。

老人愿意接受无人驾驶汽车吗

美国公路安全保险协会(Insurance Institute for Highway Safety)的资料显示,婴儿潮世代喜欢移动,而年长的美国人保有驾照的时间延长,他们开车的里程也在延长。问题在于老年人往往健康状况不好,比如视力下降、记忆衰退、关节炎及其它生理损害,这些都会影响驾驶能力。

根据美国交通部的数据显示,85岁及85岁以上的老人发生严重车祸事故的概率是最高的,主要是因为老年人更脆弱,受伤后的并发症也更多。

麻省理工学院老年实验室(AgeLab)主管约瑟夫·考夫林(Joseph Coughlin)认为,无人驾驶汽车可以为老年人带来安全和便利,如果新技术带来的“价值”很明显,老年人就会愿意采用。

尽管如此,完全无人驾驶的汽车离我们还是有点遥远。汽车制造商和科技公司正在利用AI训练汽车,它可以避免碰撞、可以识别交通信号,同时还可以对各种不同的情况、乘客的需求作出响应。例如,老年人可能会有几个医疗预约,他们希望汽车能将自己送到特定的医生那里。

互动的汽车

谷歌(Alphabet子公司)工程师正在评估司机与汽车互动的各种方式,包括语音命令。谷歌新闻发言人陆路(Johnny Luu)说,目前的汽车已经可以就行驶路线发出语言警告,比如当汽车改变车道时发出警告。

谷歌正在测试的小型白色机器人汽车可以搭载2名乘客。斯旺森乘坐的雷克萨斯SUV已经修改过,它安装了同样的技术。斯旺森和70岁的女儿坐在后排座位上,司机和另一名谷歌员工坐在前排。

谷歌是不是打算将老年消费者作为无人驾驶汽车的实验品?考夫林并不这样认为,他说无人驾驶汽车肯定会存在过渡的问题。年轻人不验证就会相信技术,而年长的人希望了解正在发生什么。

对于开发机器人汽车的制造商来说可能会面临营销上的挑战。麻省理工学院老年人实验室2015年1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婴儿潮一代不愿意购买无人驾驶汽车。302名参与者接受了调查,虽然70%的人说他们喜欢测试车,但愿意购买的人只有31%,即使无人驾驶汽车的价格和常规汽车一样不会有多少改变。利用系统来减少控制,人们的热情仍然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