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没有了巨头做“干爹”,钛媒体你还能做什么?

时间:2016-03-04 编辑:robin 阅读:8 次

 

这两天钛媒体报道阿里入股财新的事,引发了激烈讨论,我也收到很多朋友的关心询问,当然也少不了很多嘲讽,这个标题,就是我收到最多的问题,只是不同人向我问出来,感受会很不一样吧。

一个是刚刚退出钛媒体股东会的,我的原股东;一个是给了我新闻生命的我的原东家。世界就是这么小,兜兜转转,生命也就是这样,不过正如冯唐所说,上上下下才有生命。

阿里是钛媒体的天使投资人,虽然我们在春节前刚刚进行了管理层股权回购了,通俗说,这个有钱的“干爹”没了。

今天很多人都在点评阿里资深副总裁王帅那段朋友圈评论,看到很多批评,但这个男人就是这样,性情到你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说“不”,有时候连说“是”,你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对王帅至今始终都是心怀感激的,曾经支付宝事件爆发时,我们在微博上发生过非常激烈的冲突,但我创业时,正是他和志刚对我特别坚定的支持,才给了我这个体重花了10年都突破不了45公斤的女人,有了足够的勇气来到这个充满雄性气息的互联网野蛮丛林里,以我自己那种完全不愿受束缚的任性,跌跌撞撞,奔跑到现在。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阿里最初给我的那笔130万天使资金,因为出资主体不成熟,是王帅个人给我做出的借款。他对“义气”这两个词的理解,确实是不计成本的。就像他无限宠爱着他那对双胞胎女儿一样,他对很多朋友同样也都不知道怎样说“不”。

大家可能更不知道是,虽然钛媒体发展如此之快,已成为了中国新媒体的标竿之一,以及第一阵营中的佼佼者,但是就这笔130万元的天使资金,我花了快3年,相比都已经做到D轮且还在继续融资的同行,我直到去年年中都没有做A轮融资,在跟《商业价值》谈合并时,湘明看了我们的报表简直惊呆了。靠什么呢?就是死扛。一个女人可以扛到死都不怕,还能怕什么呢?所以帮过你陪你经历过生死的人,你一定不会忘。

我记得最开始那一年,因为我个人和家庭所有的资金都投入到公司里了,我孩子连幼儿园学费刷卡都刷不出来了,抱着孩子坐在窗台边,我对她说,你觉得妈妈漂亮吗,她说,妈妈最漂亮了。我哭了。因为我已经整整一年没有上过一次街,买过一次新衣服,化过一次生活妆了。

就在那时,我突然收到支付宝上一笔巨款,是阿里投资团队的一个朋友,私人直接打给我的,他说“我先借给你,不着急还”。

昨晚大哭了一场,也许是触景生情,各种往事浮现心头,直到半夜被女儿的梦呓震了一下,我去给她扯了扯被子,然后洗了把冷水脸,还是有些寒冷的初春,深夜的冰冷刺到骨头里,我对自己说做完一个方案就去睡,然后做完倒下后想起还有个邮件没回,又爬起来把邮件回完,继续倒下休息,朦胧中又想起还没有个同事的稿子我还没有改完,又爬起来改完稿,索性把手头积攒的今天未尽的事全部梳理了一遍,一一处理完⋯⋯前阵子肺部感染,咳嗽了好几个月,想起今天的药还没吃,再爬起来把药吃了,安心睡下⋯⋯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

现在也许整个阿里的公关部都在骂我吧,从给我打电话的语气和朋友圈的各种评论,我多少能感受到。钛媒体还在继续做着他们可能不愿意看到的报道,以及大家都在陆续表态时,作为主要创始人的我,沉默了。而这不是第一次了。

我不是一个时常能够与人套近乎的人,这个性格可能从小就形成了,我妈常说,人情就是多跑动,多动腿,可是再好的朋友,再好的亲戚我都非常少跑动。我始终觉得,有的好记在心理就可以了,但关键时候只要朋友真的需要我的帮助做什么,能做的我都会做。也许因为我从中学就开始住校了,性格极其独立。

所以阿里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我们之后,阿里公关部部分人其实很不喜欢我,对我不满,源于觉得我不懂得“感恩”。我知道他们的不满,但我更记得,那些对我好的人。阿里包括蚂蚁金服在内的团队里,才华者众,也有很多对我很好的朋友。然而不管评价好或不好,都并没有影响钛媒体做很多报道的决策。

在钛媒体《 他缔造了招商系,也成就了马明哲,袁庚逝世|变革人物志 》这篇文章底下,我留了一条评论,我说:

我期望钛媒体是一个有担当有历史感的平台。编辑整理得好,写得好。尤赞这段话:很多年轻人可能并不熟悉他,甚至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中国未来的变革离不开这些历史重要人物的“以史为鉴”。

这不是说着玩或者故作姿态的说法,这就是我内心最最真实的想法。

虽然钛媒体现在还很小很小,很多人觉得我们就是个小蚂蚁,但是我们心中装着的那个梦想很大很大,商业也许只是其中一部分,所谓的人情与江湖义气也许也都只是一部分,我们希望能够走向世界,能成为中国商业史,新商业力量崛起的重要参与者,全球创新变革的重要推动者 。我从来不允许这个平台怀着恶意做任何的事,写哪怕任何一篇文章,一句话。

就像即便我跟某些同行可能有口舌之争,不管同行在他们的官方平台上攻击我什么,攻击钛媒体什么,我从来不会允许钛媒体这个平台去攻击同行,无论个人还是机构。我始终分得清,我是个人,钛媒体是钛媒体,虽然我是钛媒体的创始人。

也因为此,在过去的两年,我强制性的控制自己的写作欲,创业过程就是一个学会克制的过程,因为这个平台需要更多的优秀团队和好的写作者。

前几天,有人给“新榜”投了一篇稿子,大意是说,赵何娟过河拆桥,在新的融资时,就把给予她最早帮助的天使投资人阿里用各种手段给挤出去了,全文用词非常的恶毒,新榜的朋友把那篇稿子的部分内容发给我找我求证,我很感谢最终新榜没有把那篇恶毒的文章发出来。

我不知道这些帖子还会不会在网上继续借机散布,昨天我也索性自己也主动交待了管理层回购,阿里退出的事。但阿里退出了钛媒体的股东会,这是我们双方非常友好协商的结果,这也不是我个人能左右的。

一个孩子的长大之路很长,在不同阶段可能就是需要着不同的人生陪伴吧,有着不同的机缘。我们只需要感激每一段陪伴者,珍惜每一段情缘。

对于很多人问的,那接下去的路你们要怎么走,一只小蚂蚁,要怎么在巨头身影密布的森林里前行?

继续与愿意同你一起前行的朋友,努力走吧。前面不是说了,一个女人可以扛到死都不怕,还能怕什么呢?何况我还如此年轻,而且懂得坚持也懂得变化,对吧?

英国牛顿投资管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的Helena Morrissey,这个金融资管最塔尖上的女CEO,她却有9个孩子,从6岁到25岁,其中还没有双胞胎。是不是觉得特别不可思议。

我常常说给钛媒体同事的一句话:努力是一种习惯,不管你在哪,不管做什么,你有多少努力才能有多少成就。

唯有自己,不可战胜,没有什么不可能。

下一步,我们正在组建中国最具梦想组合的商业深调团队,我们有着集公司之力的优质薪资保障,优质的理想保障,优质的组织支撑保障。大家都觉得中国不可能再有做深度记者的生存空间了,但我不认为。 如果你有志做深度商业调查和研究,做深度,愿意来和我一起继续走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