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董明珠为什么选择自己为格力代言?

时间:2016-03-11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她是在努力保住格力电器免于动荡,颓败,乃至毁灭。

——我没有危言耸听。

你有没有见过,有人一心把中国企业卖给外国竞争企业,纵使是以一个中国优秀企业陨落,一个民族品牌的被雪藏为结果也在所不惜?

你有没有见过,为了获得绝对控制,有人与企业家争斗多年,不惜以企业失控为代价,导致企业一片混乱奄奄一息?

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风光无限优秀企业家,身陷囹圄,锒铛入狱?

不管你见没见过,这都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企业史上从不缺少的戏码,在案例名单上,随意可以列出长长的一串:小护士,大宝,南孚电池,中华牙膏,健力宝,褚时健,李经纬……

这些劫难,格力都经历或者险些经历过。

首先,我们要讲清楚格力的股权结构,我们所熟悉的那个格力,那个造出了千家万户的格力空调的格力,龙头老大的格力,成就了董明珠的格力,是指处于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的格力,请一定要注意格力后面的“电器”二字,和处在股权结构上面那个格力集团公司,珠海格力房产,都没有什么关系。

以上是2015年的股权结构,在06的格力年报上,股权结构是这样的。

简单点

珠海格力集团,前身为“珠海特区经济发展总公司”,从这个名字就可以知道,这是一个带有浓厚行政色彩,为了应付“政企分开”政策设立的外企业,内衙门的行政性企业,其历任董事长除朱江洪(原格力电器董事长)外,都是由珠海市国资局干部调任。自94年左右,格力走入正轨以来,其利润的90%都由格力电器贡献。

从1991年(格力电器创始之年,前身为一空调小厂海利,年产空调2万台。)到2003年,在朱江洪与董明珠管理下的格力电器从一个不起眼的空调小厂,成为营收过百亿的国内空调行业龙头老大,并牢牢占据这个龙头老大位置至今。

儿子出息了,本是好事。但是爹的心眼太多,欲壑难填,“父子之争”在所难免,家里永无宁日。同样在这段时间里,作为上级母公司的格力集团,进行无序的多元化,投资房地产和诸多子公司。有些子公司,如格力小家电,和格力电器指向同样目标客户群体,不但白白使用格力电器打出来的格力品牌,更与格力电器存在着潜在竞争关系。通俗地说,大儿子开了买卖赚钱了,把利润孝敬老子,老子四处乱花也就算了,还让其他的儿子乱开铺子,拿着大儿子打出来的字号开字号李鬼装李逵,搁在谁心里都发堵。

为此,“父子”双方进行着多年来的争夺,朱江洪多次向集团提出收缩格力品牌使用,由格力电器收购格力小家电等多元化企业屡遭拒绝。到2003年,这“父子反目”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代表着“格力集团”立场的财经记者公开发文,炮轰格力电器集团董事长朱江洪是褚时健式的人物,而彼时,褚时健正在铁窗里度过第四个年头。父子之争已经闹成”通电全国“之势,那个不惟命是从,俯首帖耳的大儿子,再不听话,铁窗生涯不是不可能的!

这篇在国内财经新闻界(包括新华网)上公开转载的文章毫不避讳,公开写到:

“了解内幕的人都知道,格力集团内部历来存在着最高领导权力之争。”

在这种拔刀相见的情况下,朱江洪在身陷囹圄的威胁和对道德品质泼脏水袭击面前,以高风亮节和顽强毅力顶住了压力,终究是保住了格力电器的独立自主。

儿子既然管教不了,那就卖,格力集团依仗着控股一半的绝对大股东身份,决定将格力电器卖给美国开利,尽管已经有无数的前车之鉴,卖给国外企业的优秀民族企业,没有一个有好下场,这仍然改变不了国资委,格力集团出卖格力电器给外资企业的决心。

对于开利收购,格力电器行了强烈抗争,朱江洪多次,公开表达反对意见,然并卵。

“2005年7月底,踌躇满志的开利集团准备进驻珠海格力电器,展开收购前的尽职调查。“直至此时市政府才把相关收购方案透露给格力电器管理层,后者的震惊和抵触其实可想而知。”

真正拯救格力免于被出卖外邦,肢解雪藏命运的是证监会一纸关于股权分置,实行“全流通”的股改意见——尽管这个意见并非针对格力而发。

就这样意外地,格力电器被保住了。

2006年,经过艰难的博弈,朱江洪任格力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总裁,给格力电器撑起了一个保护伞,成为董明珠的坚强后盾,免去她的后顾之忧,让她能够专心去对付市场上敌人。然而此时,朱江洪已经60岁高龄,无论他多么愿意坚守这个阵地,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2012年,在格力集团桥头堡坚持了6年的朱江洪退休,由于朱董配时代打下的坚强基础,董明珠接下了朱江洪的接力棒,但是,她只获任格力集团的董事长,珠海市国资委,仍然控制着副董事长,总裁,党委书记的关键人事安排,并立即空降了周少强任格力集团总裁、党委书记。

随着朱江洪的离去,格力电器原生管理团队对企业控制权的稳定性,已经出现裂痕。无论如何,即使没有意外,随着时间的推移,董女士日益增长的年龄,增加的是国资委手头的筹码——时间在她的对手一边。

2012年,也就是仅仅三年前,随着朱江洪卸任,围绕着集团总裁人员,和格力董事席位的争夺的这一幕表明,这20年来的“父子之争”,直到今天也没有,且在可见的将来,也很难有彻底解决的一天。硝烟从未远去,大战随时可能再开。

作为仅持股0.73%的董明珠,即使加上毫无疑问会支持他的朱江洪,一共持股也不过1.5%,如果算上河北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格力电器第二大股东,由格力核心经销商联合组建,应该也是董系)9.09%,一共也刚过第一大股东格力集团18.22%的一半(另外格力地产还有1%)。

和朱江洪不同的是,董明珠是更加彻底的企业家,她没有朱原本具有的国资委干部身份,永远无缘与格力集团党委书记这个体制内角色,当然也不可能像朱一样的拥有体制内关系网,同时,在格力的资历和职位,她又略逊一筹。那个德高望重的元老无奈离去了,原来两个人顶的压力,只有董女士一个人扛了。

这一切资源的欠缺,董小姐只能在市场上补足。为了防备国资委随时可能进行的反扑,董明珠必须高调代言,必须有知名度和曝光率,必须对代表格力电器,必须和格力电器捆绑在一起,才能让蠢蠢欲动行政权力投鼠忌器,才能在必要的控制权争夺中,获得足够的第三方的支持,才能在必要情况下,召唤白衣骑士的到来。

中国企业家,尤其是国有体制背景下的中国企业家所面临的局面之恶劣,往往外人是很难想象的。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看到历史用沉重的事实,印证了“(国有企业)做得越好,(企业领导)死得越快”的定律。在市场竞争无情淘汰中,企业治理必须遵循市场规律,按照现代企业管理理念和制度行事,越是优秀的企业越是如此,而这恰恰与国有管理体制的行政逻辑,形成不可调和的矛盾。而这不可调和的矛盾,最终往往是以企业的颓灭,又或者以企业家的前途和自由为代价收场。

我相信很多人可能忽略了或者从未意识到过,中国具有国资背景的企业家们,面临的是怎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他们的一切决策,都是在复杂的夹缝中所挣扎做出的。如果脱离了具体的社会情境和背景去对企业这些企业家们的决策进行评价,这评价肯定必然流于表面,不得要领。

历史没有如果,但我以我的经验和判断相信:

过去:如果没有朱、董两位的以强人政治在更强势的国资委面前的坚守,现在的了不起的格力电器根本不存在!

将来:如果董明珠丧失了对格力电器的控制,而由珠海国资委,格力集团的官僚控制格力电器,格力的下场可能就是下一个健力宝!

所以,我支持董明珠代言格力。我每一次看到广告上的格力,都不禁会想到,董明珠女士是在以一种外人很难理解的方式,去为必将到来的战斗做着准备。

硝烟从未散去,丧钟随时可以为汝而鸣!

她是在努力保住格力电器免于动荡,颓败,乃至毁灭。

向不容易的中国企业家致敬!

后记:自从去年和格力开始业务往来以来,就不停听到年轻同事们对董大姐及其格力种种做法有颇多揶揄之语。这件事在今年8月派卖格力手机时候达到高潮。

作为吴晓波的忠实粉丝,我对朱江洪董明珠及格力电气一路走来不容易。是有所了解的,有些做法,看似突兀,其实无奈。为了平复一些同事的误解,我曾私下和几位经理讲过格力的历史渊源,也以此为案例,给同事们讲解过,企业经营之难,简单问题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说到底,企业治理最后的问题,都是人的问题。这个人,并不是指某个具体的人,而是所有人,及所有人身上的人性,管中窥豹。从格力代言这件事上,可见一斑。

在知乎无意看到关于格力的疑问,见下面的答案大多不得要领,惜中国优秀企业家之被误解,嘲笑。故而提笔做此答案。

这篇文章是独立写出的,其中,也引用了大量网络资料,作为公众公司,格力电器透明度极高,大量新闻,从06年以来的年报,都是公开可查的。这也方便了我们进行引用,对象包括虎嗅网,观察家报,新华网转载等多篇文章等,但是,对于文章整体构思,写作,引用文献搜索,提炼,浓缩,使其能够更清晰地服务于我提笔协作的本来初衷,这些工作都是我当仁不让地独立完成的,从昨晚11时写到凌晨2点半。驱动着我一口气写罢的驱动力,就是和我所喜欢的吴晓波一样的:

对中国企业家的深深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