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数码产品

小米高通激辩下一个10年:手机会被颠覆吗?

时间:2015-08-17 编辑:robin 阅读:2 次

 

小米和高通正走在类似的关口上:身为行业巨头,然而危机四伏。

凭借强劲的红米与红米note系列,小米已多季度蝉联国内厂商出货量第一的位置;高通凭借4G芯片的领先技术,也远远甩其他芯片厂商几个身位。但危机同时存在,小米模式中遭到其他国内厂商的联手夹击,今年上半年出货环比下降;因部分手机厂商采用自研芯片和政策因素,高通遭受冲击,今年三季度净利润下滑47%。

小米和高通可算“识于微时”。从小米手机1开始,每一代小米手机都采用高通作为其新片供应商,包括最新旗舰顶配版小米note;不久前,高通前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刚区总裁王翔加入小米,担任高级副总裁,负责战略合作与重要合作伙伴关系;据多方消息,高通是小米的早期股东。

面向可能的挑战和机遇,两者一边携手在手机市场的红海中拼杀,一边各自寻求新兴领域的出路。

在8月16日举办的凤凰LINK+大会上,在梁冬主持下,小米总裁林斌和高通中国区副总裁沈劲进行了一场高峰对话,谈论新科技、新趋势、新机遇。

手机难被颠覆?

林斌提出了三点:第一,手机作为主要的信息终端,在五年内不可能被颠覆,仅仅是细节上的小改进,最终改变取决于输入输出方式的变革;第二,手机价格战未必是坏事,通过偷工减料牺牲品质的价格战会造成产业的毁灭,但通过创新而产生的价格战是好事,每个厂商会全力以赴把更酷的技术做到手机里,价格也更便宜;第三,在安卓和iOS的选择上,小米是简单的安卓阵营,安卓将是未来方向。

“今天我们看到的输入还是过去十年的触摸屏,输出就是读,巨大的改变必须在输入、输出上看到突破。短期的比如说指纹,这个技术往前走个半年、一年可能就不需要物理按键的级别,这就可以让手机变得更漂亮,整体功能提升更高。再往前走输入有没有可能变成语音输入?或者之前有监测你的眼球上下一转看书的时候自动翻页的技术?”林斌说。

在输出方面,林斌表示也看到很多优秀的新产品。“比如虚拟现实玩游戏,戴上一个眼镜,完全是虚拟的3D环境,完全是你自己在那个游戏环境里面,非常酷。微软也出了一个很酷的技术,能够直接架出一个虚拟场景,通过手势的识别和人体识别技术,让你真正体验到看电视、看电影不受人控制的终端。我们还知道一家以色列的小公司,能做一个远程的,监控到你的手指的细节的运作。比如一点,五个手指一抓,或者一个拳头打出去,就是这么细的小动作,和各种感应器的组合。”

但是,这些核心技术从实验室走向大众还需要进一步的时间,这段时间,林斌的预测是五年。

沈劲认为需要更久,接下来的10年,手机仍然是个人信息终端。

“手机作为个人信息终端我相信它已经取代了电脑。电脑作为一个信息终端存在了有30多年,现在技术变革步伐正在加快,但是,手机的位置非常好,因为它跟你是形影不离的。”沈劲说,“现在有一个前提,就是人工智能和交互方面有重大突破才可以,像手表这样的东西,晚上戴着就不舒服了,我觉得一定要拿掉的,一个东西凡是不到一个完美的程度是不会接受它的。”

沈劲也首次披露,在下一代芯片820上面将推出人工智能品牌。

那么人工智能到底能干什么?沈劲举了两个例子,第一个,如果你和朋友有一个合影,你要把照片发送给这些朋友,有了人工智能,不需要你自己再把这些照片一一发送给朋友,他自己可以通过图像识别分别发送。第二,开会时,有时候我们会忘记打开手机静音,开会结束忘记关闭静音状态,现在通过人工识别,产品知道你在会场,就自动的把手机静音了。

“人工智能已经谈了20多年了,但是我认为人工智能拐点已经到来了,这是我们首次推出的这样一个能力。”沈劲说。

机器和数据取代人?

开场之初,主持人梁冬抛出了一个问题:机器人的发展影响到了蓝领工人,现在这个情况似乎正在扩展到白领工人,很多的行业都面临着因为技术变革而带来的新失业。

“比如随着高通的技术发展,我觉得在两三年甚至五年之内同声传译、甚至连学外语都没有必要了,一个耳机加耳麦可以跟任何一个国家的语言交流。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梁冬说。

沈劲的回答是,这必然会发生,但不要悲观,因为追求永无止境。

“技术的创新还会提出新的需求,同声传译当中翻译能不能够百分之百地把人的情绪,把人的话外之音都能够传达出来?这就是下一步追求。”沈劲说。

林斌则认为,人工智能的来临更多是帮助个体提升工作和生活效率。

林斌分享了一个案例:“现在有很多新科技,不用破损皮肤就可以测血糖。Google投了一家公司,通过唾液就能测试出DNA,可以测出整个祖先的人种,这个人种有没有什么病的概率。这个如果到了实际使用,不需要抽血的检验,就可以在穿戴设备上使用起来。这些设备全部应用起来之后,大数据的能力就非常强了,可以算出这个人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做很长远的预测,甚至服用一些药物的治疗。”

高通也在考虑类似的投资项目。其中,有一个项目是可以连续性通过激光来照射血管,再通过算法来推算出血压,同时末梢神经能够判断你现在的情绪,比如焦虑的情绪、或者中毒疲劳。

显然,大数据已经成为一条必经之路,但林斌不建议创业型小公司言必谈“大数据”。“公司刚开始的时候规模特别小,没有资源,简单说你这么多数据要买服务器,存储起来的钱很多,我建议大家先从一个用户的痛点入手来解决这个点。举一个例子,像我们投资的华米,他们就抓准了一个痛点,大家每天希望了解运动状态,希望更健康,希望睡眠更好,怎么用手环能够解决这个痛点?”

而沈劲认为更进一步的是对非结构数据的储存。“以前一篇文章、一个财务报表、一张照片,比如用Oracle数据库存储的是结构化数据。但像血糖、睡眠或语音片断都特别多,怎么样能够非常有效地存储下来呢?实际上,现在的技术很成熟,有一些创业公司都在做,包括有一种标准的叫做Hadoop来处理非结构化数据。”

最终,科技还是为了服务人本身。林斌说,“我也是一个父亲,我理解未来科技是提高人的效率,最核心的还是人和人的交往,我们家小孩特别会用小米电视,玩游戏、玩视频用的比我还熟悉,反而让他们沉迷在这些科技里面,会让我们的下一代更忽略了人的效率,面对未来20年的科技发展,其实更多的是人和人的交往。”

沈劲也认为,随着高科技越来越普及,人际关系正在被冲淡。“真正的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怎么处理?这个要给小孩花一点时间教育,建议他多做一些团队的游戏和活动。比如一起打篮球,一起踢足球,就是互动的游戏。现在智能手机的普遍,大家整天就是玩游戏,包括虚拟空间的感情陪伴等等都出来了,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在拉远。”

创业:痛并爽?

在对话最后,林斌分享了自己在小米的创业感受,此前他在微软和谷歌分别工作11年和4年。

在小米的五年中,他几乎没有在半夜12点前回家过,经常凌晨加班到一两点。

“大家觉得如果创业有自由的时间支配是完全错误了,创业的时候基本是第一个到公司,最后一个走。你负的责任会让你想这个决定是你打工的时候不会这么想的,创业的时候想的不是你一个人,是整个公司和影响到很多跟你一起创业的兄弟姐妹,所以这个责任非常大。”林斌说。

“如果大家希望在一个非常好的公司专注于做最新的研发,能够非常投入的做一件事在一个大平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大公司不失为非常不错的选择。但如果大家能忍住苦逼和压力,创业的乐趣是很大的,这个乐趣说不出来,享受这个过程,关键是要排解自己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