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不盈利的业务那么多 为何偏偏是波士顿动力躺枪?

时间:2016-03-19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今天根据彭博社最新的消息,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不想要这家机器人子公司了,他们正在考虑出售这个机器人业务,原因是这家公司在未来几年中不太可能生产出可上市销售的产品。

因来自于Alphabet内部人士的爆料,加上前者到现在都没出来辟谣,这个消息成真的可能性很大,但很多读者看到这家机器人要被抛弃的原因,都觉得缺!乏 ! 说 ! 服 !力。

不论是过去的谷歌还是现在的Alphabet,谷歌盈利能力的大头从来都是坚不可摧的搜索广告业务,谷歌眼镜、无人汽车,热气球、延长寿命的Calico这些玩意在公众看来,都是一直赔钱的好玩意儿。甚至刚刚走红的DeepMind,你也不能保准它在后面的几年就肯定能为谷歌带来多大的实际效益。

但这当中,偏偏波士顿动力却被无情的拧出来了,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呢?雷锋网认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能让Alphabet不惜对一家具有本土军方背景的公司下手,它的问题还不止一个。

仓储和军事两头都不靠

谷歌3年前收购波士顿动力,让其剥离军方背景的本意就是想让它朝仓储或物流机器人发展,但是从两周前这位伢子视频中的表现来看,它健步如飞的本领比搬东西什么的强多了,在仓库搬东西也用得着搞个仿生双足的,这劈刺劈刺的液压成本比车轮式或履带式机器人贵多了,而且不见得效果更好。

于是有热心网友就认为谷歌出售波士顿动力是为了回避道德风险,但是,早前(2014年)美国军方就宣布决定“不采用其与谷歌子公司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合作研发的四脚机器狗,原因是机器狗的引擎声被嫌太吵”。 请注意这里的时间是2014年,当时波士顿动力已经被谷歌收购,也就是说谷歌对于和不和军方合作这个事并不敏感,波士顿动力能不能达到军方要求才是问题 。

而直到两周前的视频,Atlas的噪音依然挺大,换句话说,Atlas仍然是没能找到自己应该朝哪边靠的方向。

仿生机器人还是一个坑

若要追究造成上面问题的根源,则要找仿生机器人本身的问题了。不说国外,从国内目前都找不到一家正儿八经做多足仿生机器人的企业,你就能明白这个技术离实际应用有多远。

对此,哈工大智控研究室的沈俊楠之前和哈工大机器人研究所一起研究过多足机器人的步态控制问题,他表示——

两周前Atlas里的步态控制技术到实用恐怕还得10年左右功夫。

而在今甲智能(做2B人形机器人、替身机器人)的陆永科眼里

仿生机器人还是太遥远,对于国内企业研制双足,我觉得 这是很大一个坑,所以大家都不公开搞,而且相比谷歌的另一个项目无人驾驶,后者是可以看到清晰价值的,未来可以替换很多司机,但人形的价值比这个要远,用(人形机器人)去搬砖根本就没必要。

从把技术应用到商业上这个经验看,春晚上提供人形机器人的阿尔法周剑则表示——

按我以前的观点,人形机器人最终会进入家庭(应用),但在时间上还需要一点时间,同时要注意如何布局、如何把目前的技术应用到机智,把它商业化,两条路一起走路才是未来的方向。

有了上面两个主观原因打基础,你就不难明白下面这些客观原因产生的缘由了。

它和Alphabet内部的矛盾

彭博社的报道提到,机器人项目“Replicant”的核心问题在于,Boston Dynamics公司的高管不愿同谷歌加州的其他机器人工程师合作,也不愿意同丰田合作。而且这间公司也没有拿出短期内可以发布的产品。

渐渐地,Boston Dynamics与谷歌机器人项目团队其他成员的矛盾逐渐公开化。

另外有个关键的节点,

去年12月, 谷歌宣布将“Replicant”事业部整合进谷歌的高级研究部门Google X。在整合前后的一次全员闭门会议上,Google X的主管阿斯特·台勒尔(Astro Teller)对员工表示,如果机器人不能实际解决谷歌想要解决的问题,员工就应该去做别的事情。不过,Boston Dynamics未被整合进Google X……

也就是说从那时候起,Alphabet就动了要单独出售波士顿动力的心。

至于为什么,

罗森伯格在会议上说,“像我们这种规模的创业公司,不能把超过30%的资源花在需要10年才能取得进展的事情上”,以及“创造营收来覆盖费用,这需要有个时间表,这个时间表必须安排在几年内”。

这段引用的会议内容反而有一定参考意义,以谷歌无人汽车为例,它在搜集地图数据、算法运用(人工智能),搜集人们出行数据上都有极大应用,跟它的主业务——搜索算法和数据应用,不远的未来一定能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

但仿生机器人除了机器人算法,跟控制学和动力学更近,这让一加以搜索起家的公司去权衡未来的时候,更容易考虑那些跟自己一脉相承的业务,这时,波士顿动力创始人马克·莱伯特的坚持虽然不是主因,但成了加剧内部矛盾的砝码。

特殊的时间节点

不知道心细的读者有没有注意到,现在离谷歌母公司2月发布财报不到一个月时间,许多公司都有发财报后前后“神经一紧”的习惯,比较夸张的则大规模裁员,之前思科、高通、IBM都干过这事。

重组后的谷歌母公司虽然在2月份创了市值新高、虽然不用裁员,但一想到创新部门2015年的全年亏损达到36亿美元左右,比2014年的亏损19亿美元差不多翻了一倍。任你再怎么有钱任性,围在在办公桌边开会的高管,看着手里的财报,都会心里惦记着要做些什么,而这个游走在创新部门边缘的波士顿动力,就成了最好的靶子之一。

终于,下定决心

相比外界人士对于波士顿动力将被出售消息的一片唏嘘,很少人站在Alphabet的立场上去想过这件事,或许,我们应该这样想,如果你是Alphabet

3年前你收购了一家你当时觉得很牛的机器人公司,期待着它能像iRobot那般,既能向美国国防部提供军用机器人,也能向消费者提供举世皆知的扫地机。

然后,当中主导收购的那个人离职,这家机器人公司的军用机器人计划也遇阻,你就只能指望它做个举世皆知的扫地机了。

但是,不巧的是,貌似这家傲娇的机器人公司在做不出军用机器人之前就没劲做扫地机一样,一直闷闷不乐,这时Alphabet再去看这家公司,经过两年的亲密接触,它的健步如飞其实是这样的,它的噪音问题一下子解决不了、它三年前让Alphabet五体投地的算法其实是这样的,它离扫地机的境界貌似还有10年啊……

然后,既然两方都心知肚明,那么不如……于是,Alphabet终于决定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