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摆脱山寨:华强北开启创客+传统制造业新模式

时间:2016-03-20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曾几何时,深圳华强北被视为“山寨”产业的总部基地,热闹非凡却也毁誉参半。在经济转型的大潮中,华强北一度面临败落的危机。随着国家层面对创新经济的鼓励和支持,自主研发的智能硬件正在成为华强北的新亮点,无人机、电动独轮车、智能机器人、3D打印机等新潮电子产品今天已是华强北街头的寻常风景。而这一新趋势的背后,是“孵化器+创客+传统制造业”的新模式。在这个昔日以“借鉴”为生的空间里,创客现象正在兴起。

洋创客漂洋过海

Michael和Stephen是两名分别来自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创客搭档,在一个网络无人机论坛里认识后一拍即合,于是带着项目加入了全球著名的“硬件MBA”———HAX孵化器,他们的项目是一台无需操控的无人机。

“在我们老家,仅仅为了找一个零件可能就需要半个月时间,开发无人机对我们这样的爱好者根本连门儿都没有。”———而如今他们研发无人机用的所有部件都来自淘宝,每台机身成本花费不到500元人民币。

他们的无人机设计理念,是通过双摄像头感应器和G PS实现三角定位,从而使无人机获得躲避障碍物以及通过累计飞行数据获得三维地图的能力。而日前大疆发布的最新机型的功能中已有涉及到他们的研发领域,面对中国无人机巨头的新技术,Stephen表现得很乐观,认为这说明越来越多人希望拥有一台更好的无人机,所以市场前景很乐观。

两个月后,Michael和Stephen将带着样品到硅谷寻找风投。如果顺利,他们将带着美金回深圳,在中国工厂的流水线里把他们的设计转化为商品。

设计师破釜沉舟

成为创客以前,赵俊拥有一家自己的设计公司,崇拜红点,崇拜乔布斯。三年前他决定要有一个自己的产品,于是走上了创客这条“不归路”。

赵俊的第一件产品“易去时光”,是个带蓝牙音箱功能的沙漏形LE D灯。当他第一次拿着“易去时光”的草图到处找工厂,发现没有工程师能读懂他的意图,才知道从设计到成品,设计师还需要跨越很多道鸿沟。第一次尝试以一个粗糙的半成品告终,心灰意冷的他叫停了自己的创业冲动。

2015年1月4日,新年第一个工作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突然到访深圳南山华侨城创意园里的柴火创客空间,此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深圳市政府的热情也被点燃。深圳本土企业也大手笔投入创客产业。

创业大潮重新点燃了赵俊的创业梦。去年下半年,赵俊的公司正式进驻华强北创客中心,“易去时光”重新启动。因为生产量太少,没多少盈利空间,少有工厂愿意接他的单。最终,东莞一家工厂愿意一试,只是抱着他回头能做得更大的希望。

在创客中心的另一个晚上,赵俊刚刚拿到最后10万元的投资,这笔资金使得“易去时光”可以正式投入生产,出资方正是他在创客中心的“邻居”何杰。何杰眼里,赵俊是一名优秀且执着的设计师,但未必是个好商人。他认为进驻创客中心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很多像赵俊这样执着的追梦者,因为“创业的过程太孤独”。

“成功者”颠覆自己

33岁的何杰曾经修过火车、开过旅馆网吧、卖过医疗器械……如今是“宅急修”的CEO。

2012年是何杰生意的顶峰,在成都拥有超过1000平米的实体店,每天来换手机屏幕的客人都要排队。两年后,他意识到这个行业的传统模式已经没有上升的空间,于是只身来到深圳,开始探寻手机维修行业的互联网模式。

“宅急修”一开始的模式是师傅接单上门维修,何杰很快发现这种模式风险高效率低,他又开发出一套利用视频远程指导顾客更换手机屏幕的系统,“标准化产品+工程师直播教程,物流+信息流,现阶段最好的诠释。”——— 何杰在微信朋友圈里这样总结自己的产品。

去年下半年,何杰带着“宅急修”进驻华强北创客中心,资金短缺,何杰常常会做“兼职”补贴公司。在一单安装办公室电脑台式机的生意里,何杰遇到了他的第一个投资人,对方听完何杰解释“宅急修”以后,决定投入100万元的资金。

何杰认为创业过程中最艰难的是被理解,他的“宅急修”模式被昔日的生意伙伴认为是背叛。今年3月“宅急修”已经拿到累计400万风投。但他认为尽管创客中心有华强北深厚的商业根基作为依托,思维模式仍过于传统,商业的未来终究属于互联网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