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我们跟随全球最大的同性社交应用来到腐国围观一场重量级的颁奖

时间:2016-03-23 编辑:robin 阅读:1 次

 这篇文章可以被视为是虎嗅站内 《Blued入围《金融时报》的商业魄力奖后,我们和CEO耿乐聊了聊同志产业》 的续集:1月中旬,来自中国的同志社交软件Blued入围了英国《金融时报》和安赛乐米塔尔公司联合设立的 “商业魄力奖(Boldness in Business Awards),这该奖项是“留给那些在别人觉得危险的领域看到了机会,并且不惧怕改变公司方向,挑战行业现有秩序的公司。”一个月后,我们接到blued邀请:前往英国参加颁奖典礼,在办完一系列复杂的签证申请手续后,于是有了这篇文章。

必须要说明的是,这是一篇看上去不那么严谨、略带游记性质的记叙文。它集合了作者的所见所闻,以及所思所想,由于不可避免的带有一定的主观因素,因此离标准意义上的新闻相去甚远,但可以保证,文章看上去不会那么枯燥和乏味。

伦敦第一印象:深深的英伦范儿

经过10个小时的飞行,我们终于降落在伦敦希斯罗机场,这是伦敦最繁忙的机场之一:它负责接待来自全球90多个国家的旅客,我们一行人下了飞机之后,便直奔机场的车库。伦敦的建筑普遍都非常矮,通常只有4,5层,即便是居民楼也是如此。伦敦绿化非常好,大片大片的森林,公园,以及湖泊,从飞机的舷窗往下鸟瞰,感觉像是来到一座被植被覆盖的城市,当然,空气也是非常好的。

(希斯罗机场外景,注意,那条白色的折线不是流星,只是拍摄时的反光)

由于有8个小时的时差,因此我们到的时候仅仅离出发时间过去了3个小时不到,伦敦仍是下午,天气很好,我们强忍着困意,办好入驻之后,在伦敦的大街上四处乱逛。

和美国不同,英国的建筑依然保留了非常浓厚的欧洲传统风格,不论是街边的商店还是居民住宅,乃至办公空间,都是清一色的上个世纪欧式建筑,并且风格非常统一,每一个房间都拥有很大的的立式窗户,透过窗户就能看到里面的风景,伦敦的市区绝大多数都是这样的建筑,以至于我们很难分清楚这到底是住宅还是写字楼。

伦敦的商店普遍关的比较早,除了酒吧和餐馆以及夜间场所,大部分商店约莫7,8点不到就关门了,整个大街上冷清清的,其实这还算好的,一些在欧洲留学的朋友告诉我,欧洲的一些国家,商店6点不到就关门,周末也不营业,对于习惯了北上广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的城市居民来说,这一点的确有些不习惯。

(从酒店往外俯拍)

罗伯特波西格在《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反复谈到肖陶扩,事实上肖陶扩是19世纪末期与20世纪早期在美国非常流行的成人教育运动,在1920年代中期以前,肖托夸集会在美国农业地区广为传播。肖陶扩为社区提供娱乐与文化教育,与会成员包括了当时的演说家,教师,音乐家,艺人,牧师和其他各方面专家。因此,某种意义上,这次英国之行,也更像是一次肖陶扩。

英国的路很窄,不管是车道还是人行道都是这样,大部分时候都是阴天,和香港很像,不过道路非常干净,我们在路边买了一本英版的《wired》,封面就是那张著名红太阳雷军,价格很贵,折合人民币50块钱。

英国被称为腐国,一部分原因是出于LGBT人群数量庞大,但事实上如今基情四射的英国,也曾全民恐同,冷战时期的间谍小说总是把同性恋与秘密、偷偷摸摸或者背叛联系在一起。同性恋和保密之间的关联、偷偷摸摸和潜在背叛令同性恋成为了冷战时期间谍小说的固定形象。英国著名间谍作家约翰•勒卡雷所著的《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中就有这样的潜台词。这部小说在2011年被改编为电影,这一点在电影中体现得更为明晰。

在当时的那个时代,LGBT的性取向一旦暴露,就会有丢掉工作和自由的危险。直到1952年,而直到1967年,同性恋行为在英国才被正名。

而现在的英国,不仅民众对同性恋非常友好(仅次于荷兰),还拥有gay区以及相关的产业服务,同性应用也很多。这次英国之行,也是一次非正式的市场调研。我们跟随blued穿梭在英国的大街小巷,除了买买买之外,还会同时打开好几个同性app,观察不同app之间的用户分布,密度,以及人群属性,虽然从用户量和公司规模上来说,blued已经是全球第一,但在欧美国家,依然是Grindr用的比较多,Grindr于2009年创立,在196个国家拥有1050万注册用户,日活跃用户超200万,其势要成为全球最大的纯男性移动社交网络。超过30%的用户为美国用户,平均每日用户时长超Facebook,达54分钟以上。

1月11日消息,昆仑万维发布对外投资公告,宣布拟9300万美元(约合6.1亿元)收购New Grindr.LCC现有股东所持有的9844.8万股份,占总股本60%。

从目前来看,Grindr应该是blued海外化最大的竞争对手。

此外还有一些非常小众但是增长很快的新的同性app,比如hornet,scruff等等,这些小的app特点就是主打某一个功能或者细分领域,在垂直中继续垂直。

来之前,我的同事跟我说,在英国其实不需要会太多的英语,只要两句excuse me和thank you就可以了,到了之后发现的确如此,英国人很爱骑车,到处都可以看到骑着自行车穿梭的人,并且路边到处都是这种专门锁车的杆子,而且英国骑自行车和中国不太一样,所有人要么穿着专业的骑行服,要么穿着荧光色的安全服,据说这是英国的交通部门强制规定的,而且一定要佩戴安全头盔,不佩戴不允许上路,看来英国对于自行车安全这块还是很重视的。

逛吃逛吃,当然少不了吃,早就听说英国东西难吃,结果实际到了之后才发现,真的很难吃啊。怎么说呢,英国作为一个21世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那么它的饮食还停留在中世纪。每一个中国人到了英国,都会变成一个厨子。在英国,要么吃意面通心粉,要么是类似chip&fish这样的一小份薯条一小份沙拉一小份鸡排的拼盘,英国的烹饪技巧中是似乎是没有“炒”这个概念的,品类极少,价钱很贵(平均人均100人民币起步)。

当然我们还是找到了伦敦当地的夜市,起初以为会有烤串什么之类的,最不济也得有个奶茶或者海鲜,结果清一色都是热狗汉堡点心这类食物,而且没有地方坐,我们找了一家看上去像是做煎饼果子的店,随便点了一份,两位老板年纪不大,一男一女,看上去像是夫妻店,我本来想说能不能放点葱,但一下子语塞不知道葱用英语怎么说,后来发现,他们似乎也没有葱。

颁奖现场

18号晚上,我们参加了由金融时报举办的颁奖典礼,地点在我们住的酒店附近一家不知道应该称作会所还是饭店的地方,形式和中国的发布会类似,一上来要签到,然后由相关的负责人引领到二楼。由于这次活动是没有邀请也严谨别的媒体进入,于是我乔装成工作人员,临时注册了一个身份ID混进去了。

不得不说英国办活动做事还是比较严谨,每一个位子都对应一个号码牌,由于我是刚注册,我被安排到另外一桌,旁边是几位老外,我通过他们胸口上的牌子得知他们有的来自韩国的一家化学药企,有的是亚马逊的AWS员工, 还有的是一些没有听过的创业公司。我和邻桌一位PWC的女士攀谈起来。我们聊了聊关于LGBT的话题,以及在英国购物的话题,她告诉我,她其实周围有很多同性恋的朋友,英国人对此好像蛮不在乎的,她个人也很支持LGBT,然后她询问我LGBT在中国的情况,我说出柜的依然是少数,绝大多数人还是不敢出柜,一部分因为社会,一部分也因为家庭的缘故,后者往往是最主要的原因,她听完连忙说yes yes。

颁奖的过程大同小异,所有的公司被分成7个组,每个组竞争一个奖项,所以一共要颁出7个奖项,blued所在的是商业魄力奖(Boldness in Business Awards),很可惜,这个奖项最终被一家来自日本的机器人公司,FANUC拿走,不过可喜的是,除了blued之外,还有另外两家来自中国的企业入围,分别是腾讯和大疆。

没有获奖并没有太大的关系,CEO耿乐似乎也没有很不开心,因为blued这家全球最大的同志社交app,马上要宣布新一轮融资了。

目前消息还没正式公布,不过就我了解到的情况,这轮融资的金额过亿,投资机构包括银泰在内的一些基金,按照耿乐的说法,融资的额度比之前直接翻了一倍,主要原因是因为刚刚推出的直播业务向外界展示了他们的盈利能力,因此投资机构愿意追加投资,并且同性这个领域,巨头不屑于做,小公司进来又有一定的门槛,马太效应很明显。

“如果你不是第一,那你什么都不是,尤其是同性社交领域。”耿乐反复强调这一观点。目前国内同性社交软件竞争泡沫初现,保持现有数量与粘性优势,适时走向国际市场将成为必然选择,但回顾MySpace、MSN、Whatsapp等国际巨头本土化遇阻,以及国内玩家即便是微信在国外推广也要付出极大代价的事实,以Blued为代表的国内同志社交,可能预见的挑战就显而易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