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黎瑞刚携手阿里腾讯,乐视小米可颤抖?

时间:2015-08-30 编辑:robin 阅读:2 次

8月13日,微鲸科技在上海发布了55寸4K互联网电视微鲸。微鲸科技创始人兼董事长黎瑞刚宣布,华人文化、阿里巴巴、腾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将从资本、政策、技术、内容、服务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共同打造微鲸电视。他透露,公司仅成立4个月,首期启动资金20亿元,腾讯、阿里均有份参与投资。

阿里、腾讯牵手,少见。上次还是滴滴和快的合并时见此盛况。不过,这可是促成上海大小文广合并、百视通和东方明珠合并、打造华人文化基金的黎瑞刚,黎瑞刚要创业,谁不赶紧捧上钱来。

内容巨头携手互联网巨头干起互联网电视,在这一领域正撕得不可开交的小米乐视怕是又要加派公关人手。智能电视的龙虎斗局面,即将进入三国杀阶段。

智能电视市场,拼杀无非靠三项:硬件、软件、内容。微鲸电视最大优势就是内容。华人文化旗下有强大内容资源:时代华纳、TVB、东方梦工厂、灿星制作、IMAX中国、财新传媒、体奥动力、BILIBILI……“我们不是内容的搬运工,我们是内容的制造者。”微鲸科技CEO李怀宇如是说。

而这台既能看B站吐槽,又能看《权力游戏》的电视机,首款产品3799元+2年的内容捆绑价格398元总价4197元,在售价上直接冲击乐视、小米。面对先行者的竞争,黎瑞刚在发布会上表示,“我们虽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我们会是第一个吃到螃蟹肉的人。”

在微鲸电视发布会前,黎瑞刚接受了《中国企业家》杂志的专访,畅谈他对中国媒体生态、体制内外以及互联网电视的看法。

2013年你接受本刊采访时曾提到“当下中国传媒业的困境和80年代美国有线电视相似”。两年时间过去了,业内人士的很多判断都在发生变化,互联网曾高唱“电视已死”变成了互联网公司大量投放电视广告,“为BAT打工”变成了“互联网+”。在你看来,中国媒体生态将走向怎样的未来?

黎瑞刚:传统电视的生产方式正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和挑战,但家庭的电视机屏幕是一直在那里的,用户需求也是在的,并不因为互联网起来了,大家就都去手机上看、去Pad上看了。

只是电视屏不再是当年那块屏。它有自己的内容生成方式和体验,它的服务方式是互联网的服务方式。终端和产业结构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一路往上看,内容生成出现变局,更多还是看到机遇的来临。

以往我们都讲中国无法产生付费电视,但我相信,互联网电视就能在付费电视方面有新的拓展。PC上是付费非常难,但移动端大家已经能接受付费,我相信互联网电视也是。

在这个趋势上,中国可能会跨越美国以及其它国家。他们会被有线电视拖累,而中国以前没有这样的包袱。当然这个不是好事,原来我们有线电视的发展是滞后的。但是智能电视兴起后,付费可能会有加速发展,使整个产业发生新的良性循环。

用户愿意看,就会有广告,有付费收入进来,这就会滋润整个产业链向良性发展,包括上游的产品开发。

CE:为何你对互联网电视付费有这么大信心,市场上现有互联网电视的付费情况似乎并不理想。

黎瑞刚:这需要点时间,我觉得现在时间还都太短。一个电视上市以后几个月、一年,你就说这个模式用户不接受,言之尚早。

首先你要有好的产品,好的产品体验,让用户接受这样一种行为和内容消费方式。接下来你要有独到内容、原创内容,这样用户愿意不再只用免费广告模式,而是为优质内容买单。像NETFLIX出的纸牌屋,这样品质的现象级内容,未来会在中国互联网电视里出现。当用户规模到达一定程度,内容投入就会到一定程度,这样的内容就会出现。

CE:有人评价你是要打造“国家资本主义的传媒帝国”,你怎么看?

黎瑞刚:我们的资本来源很广泛,不光是国家给我们的(笑)。

今天国家也都是些商业机构,就像我们的投资人国家开发银行等那都是商业机构,不是我们拿了国家财政的钱挥霍去了,我们也要有回报,而且是非常严格的回报要求,跟市场上机构是一样的。

传媒帝国我觉得还言之尚早。现在行业变化速度太快了,已经快过了我对行业的认识,每天都发生新的动荡。

为什么我很回避说“帝国”,因为帝国一定是会腐朽掉的。我们一直在努力创业。不能因为我曾在SMG,可能有个光环在那里,出来就一定会做一个庞大的机器出来。

造不出来的,我得老老实实的和同行一样,包括小米乐视,影视行业有光线、博纳等等优秀的企业,我们今天是很平等的去竞争。国家资本主义没好处的,这个成分太大了,我们就又回到传统的架构里去了

CE:跳出体制内,你是感觉终于有了在市场里搏杀的合法身份,还是也会觉得顿失所依呢?

黎瑞刚:我在体制内时,也不把自己当成什么体制内的如何如何。你拿体制内的优越性,只能针对民营企业,但事实上是在蒙蔽自己,因为那种东西会让你越来越懒惰,越来越没有创新。

我们在SMG能够做一些创新的事情,我们出去也被别人骂被别人打。今天我以华人文化为平台,很多人觉得我是转型了,我并不觉得。在我身上几乎没有这样的感觉,这种变化切换。

我觉得自己这些年一直在做新的事情。我不觉得自己一下子松绑了,也不觉得我失去了一些东西,做事情越来越难了。

真的没有这个感觉,因为原来我在那个位置时,我也没把自己当个官来当。现在出来,我也没觉得我以前当过官,现在就能一呼百应。

CE:现在做互联网电视,你也要和政策博弈了。你是不是会比小米和乐视更有这种对话优势?

黎瑞刚:政府没有限制这个行业。政府总体来说对互联网和广播电视的融合是推动的。你可以看到,政策并不是在限制,而是在监管,对行业本身还是有促进作用的。

在任何市场里,都要面临政府监管。当然政府监管的尺度随着时间推移会有变化,在行业起步阶段会严一点,慢慢会有所调整。

关键是你认清自己做的这件事是不是产业发展的趋势,是不是用户的需求。把这两件事想清楚,政府监管你要关注要沟通,在政府规定的框架里做事情。但不要把事情当成偷偷摸摸和政府博弈,这种心态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