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外国版权都被买光了,未来中国综艺模式怎么走?

时间:2015-06-10 编辑:robin 阅读:2 次

日前,在上海电视节联合世熙创立的首届“中国模式日”论坛上,世界前十的综艺模式制造和发行公司全部来华,与国内同行热烈讨论了如何才能制造有中国特色的、具有“互联网+”的模式节目。

话题一,讲中国故事

2014年中国播出的节目模式总数达63档,当年新引进节目模式就达35档……据悉,这三四年间,由于疯狂争购外国模式,其价格在中国猛增了数十倍。对此,国内电视人不无担忧地认为,中国人几乎用尽了国际电视业花30年研发的所有成功模式。引进已经走到尽头,现在是认真考虑如何研发中国原创节目并推出模式的关口了。如何将海外模式本土化成了重中之重 。

浙江卫视俞杭英以《中国梦想秀》为例,认为中国版更重视故事性,概念上重视节目中的打动人的因素。这些对于中国观众来说有吸引力的东西,他们在节目本土化改造中就会加强表现。此外,俞杭英以当下最热的《奔跑吧,兄弟》为例,认为“中国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跑男”的节目游戏设计中,他们会结合国人熟悉的元素,比如“老鹰抓小鸡”,借此可以拉进与观众的距离。

在SMG节目模式研发博士后高级研发员马忠君看来,

目前阶段,韩国模式之所以能在中国大行其道,是因为这些节目的本土化暗合了中国人的情感逻辑,家庭里面的事,社会里面的事,儿女情长的事。欧美这些模式也可能会有适合的方面,只不过我们在本土化欧美节目模式的过程中,目前还没有找到一个比较好的方式。

BBCW模式构思总监凯特·菲利普则表示,“在进行本土化时我们会参考当地的书籍、电视来做出相应调整,主持人、明星选择等也会按照当地观众的口味来选择,我们还会邀请不同国家的制片人来英国交流经验,所以购买模式不单单只是一次交易,更是构建了一个国际性的关系网”。制作公司ALL3Media高级副总裁萨布丽娜·德奎特则表示,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禁忌,比如在法国,医疗诊断是禁止上电视的,其公司制作的医疗节目就在法国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有趣的是,搜狐视频制作总监王一提到, 很多模式商很爱惜自己的羽毛,很多“模式”进入中国,“本地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这还关系到如何说服原始的模式商,“让他能够允许我们对他的模式进行本地化” 。搜狐影视版权总监马可看来,

欧美真人秀节目当中,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放大冲突、放大残酷性,用现在讲的流行词语就是“撕”。但中国模式本土化、内容本土化上受到韩国影响,相对展示的是更具戏剧性与和谐性,没有太大的逻辑冲突、利益关系。

话题二,未来中国模式一定重素人,但现在不是

最近几天,真人秀限令传闻颇多,尤其是对“明星富人俱乐部”这一现象,娱乐资本论就知道引发了不少保守主义者的反感。对此, 俞杭英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正式通知,跑男第二季节目依然在紧张的后期制作中。至于第三季跑男被传将挪至明年上,她表示还没有确定,“不过马上就知道了。”

其实,国内真人秀的明星费用一直被业界感慨过高,俞杭英说:“不止‘跑男’有这个现象,我们论坛中也说到很多大型户外真人秀拿明星作为主要参与者,这已经是普遍现象了。这个成本的确非常高,是不能承受之重,所有大型户外真人秀制作者当然不希望这么高额的成本中这一块比例太高。但市场就是只无形的手,有这个存在,那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不过这一点在搜狐马可看来, 主要还是受到韩国节目模式制作的影响非常深刻:“韩国模式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明星化,素人的节目下一步可能是一个趋势,但现在来讲市场空间不大。”

A&E网络中国区总经理艾德维娜·尼高也发现到,中国在做节目时明星很主要,“当前国外大多数真人秀的参加者都是素人,节目作用和收视率也都极好,但依托广告挣钱的中国电视台这么做就不可,节目只要有明星加盟广告商才情愿资助,这是中国市场和世界市场很大的不一样”。

《年代秀》的模式方DRG现在与深圳卫视协作了《加油吧新郎!》,原版中这档以新郎为新娘打造定制婚礼的节目模式由素人参加,但中国版就加入了每期约请一位明星参加新郎的婚礼策划并担任婚礼证婚人,DRG首席执行官杰瑞米·福克斯表明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学习过程,“任何模式到了一个全新的国家都是不可能直接照搬的,咱们的经历是在中国找到靠谱的协作伙伴,并习惯中国的明星需求”。

话题三,用户参与感是互联网的核心,但技术手段不是

每年当中国电视人去参加戛纳的“Mip Formats”时,都会感受到欧洲电视人强烈的变革,尤其是今年更是将“互联网+”玩到了极致。

确实,新媒体时代网络技术和数字技术的发展,为电视节目带来了无限发展空间,各种媒介的相互叠加与结合日益增强,这既是对电视节目的挑战,也是对电视节目内容创新的促进。那么,所谓的“互联网+”,对节目模式意味着什么?

还是以欧洲为例,DoriMedia首席执行官Nadav Palti表示,他们很早就嗅出互联网将会带给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08年Dori在以色列推出了一个产品,观众可以来选择在电视节目里面发生什么情况。有点像“老大哥”节目的类似模式。24小时里面每个观众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手机投票决定最后的结果和走向。而《New York》是专门犯罪题材电视剧,一共三季,每季50集。Dori 通过社交媒体、互联网、facebook等让受众参与进来,观众甚至可以参与到警察对主角审讯的过程中,通过用户在互联网、游戏等各方面参与来提升活跃度。从2011年起,公司就为互联网量身定制节目内容。

而来自瑞典的DRG,则给出了不少数据:

  • 瑞典在过去的一年,免费电视台收视率已经下降了14%。
  • 瑞典每一个上网的网民,其在网上花的时间是电视的两倍。
  • 互联网的黄金时间主要集中在工作时间,从技术上来讲,要对广告做一些重新的安排。

目前,电视荧屏还面临一个新的竞争对手:手机。其碎片化、社交化的特征,更为复杂和深刻地改变着青年一代。传统媒体的使用是被动接受,网络是主动搜索,而在手机上的刷屏、分享取代了前两者,需要以精炼的内容和互动体验满足受众。Nadav Palti介绍了一个名为“自拍挑战”的节目,两组挑战者需要完成一些高难度自拍任务,通过网络回传,其中一些拍摄动作可以由观众指定。这是一个能把数种媒体相融合的节目模式,已经在数十个国家落地并获得成功。

而马可认为, 要关注的不是“屏幕”,而是屏幕后面的人。互动元素、技术手段都不是最核心的要素,依然“内容为王”,谁的节目能迅速匹配屏幕背后的用户口味,谁就赢下这一城。

未来中国模式怎么走?先去戛纳定制,再集纳资源建立模式工厂

近一年来,中国节目市场的火热也引起了海外的关注,就连小娱这个电视边缘人都差点去了戛纳电视节。

从2013年起,戛纳电视节还专门设立中国电视节目模式现状与趋势研讨会,但据乐正传媒研发与咨询总监彭侃介绍,中国同行对于模式版权的引进逐渐谨慎,以学习交流为主,真正谈成的模式引进少了。

“ 我们已经将韩国模式买空了,下一步怎么办? ”华策爱奇艺影视公司CEO杜昉提出,“中国电视人不缺创意,但目前的市场和平台只认引进模式,这需要从政策层面引导。”马忠君则认为,世熙传媒在上海节首创“模式日”活动是一种风向标,“过去中国电视人去戛纳买模式,完全是买手的感觉,这两年已经慢慢发展成定制方向,去戛纳商谈资源。其实,离中国电视市场最近的地方不在国外,上海电视节应该成为中国电视人建立自己模式工厂的开端。”

此外,美国A+E Networks 副总裁和中国区总经理区詠卿则主张,不仅模式进入中国时要进行本土化,而且从中国走出去时也需要做一些本土化,“中国的模式在情感上面比较重视”。CJ E&M内容部部长黄振宇表示,他正在引进一档中国节目,但是把他移到韩国本土后,他也会进行本土化,将节目焦点置换。